第89章:再再套路姬昌

  “请西伯侯姬昌、北伯候崇侯虎大殿议事。”


  殷辛开始进入正题。


  传旨官慌忙退出大殿。


  片刻,崇侯虎大跨步走进大殿,伏于大殿叩首。


  西伯侯姬昌好不容易缓过气来,身体尚虚弱不堪,唯侍卫扶着走进大殿。


  殷辛召见,他即便病的再重,都不得不去,尤其是西岐损兵折将的情况下。


  “老臣……叩见大王!”西伯侯姬昌伏于大殿叩首。


  此时他内心对殷辛一万个咒骂,四万大军丧身东夷,他的心都在滴血。


  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便是高高在上的商王帝辛,若商王不调遣西岐部队,亦不会出这档子事。


  可如今在朝廷大殿之上,他不敢有丝毫迹象表露,更别提抱怨了。


  帝辛为君,他为臣。


  别说四万将士殒命,即便再翻一番,亦无可奈何,只能打掉牙和血吞了!


  更何况接下来,若殷辛问责,他西岐首当其冲。损兵折将不说,或还要落个重罚!

  “咳咳咳……”


  西伯侯姬昌血气攻心,着实伤得不轻,连连干咳不止。


  此并非西伯侯姬昌假装,而是真的!


  “老臣死罪!”西伯侯姬昌伏首跪于大殿。


  “西伯侯何出此言?”殷辛如何不懂姬昌所言,但却揣着明白装糊涂。


  “西岐五万大军征讨东夷,却溃不成军,惨败而逃,老臣愧对天恩啊!”姬昌心都在滴血,明明损失四万大军,如今却还要在大殿请罪。


  个中滋味唯有姬昌能深刻的体会到,难以自持!


  姬昌绝不相信西岐五万大军会被东夷打的落花流水,毫无抵抗之力,虽然那五万大军非西岐主力,但亦不弱于多少。


  若东夷兵力当真如此骁勇善战,别说西岐、东鲁,即便是连整个大商版图都或落入东夷之手。


  但事情真相在未搞清楚前,姬昌即便一万个不情愿,亦不敢多言,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且西岐大军惨败,他罪责难逃!

  西伯侯姬昌虽怀疑事情真相绝不简单,定有内幕,甚至都怀疑殷辛或都参与其中,甚至连东鲁姜桓楚都脱不开干系,不过此仅仅是姬昌的怀疑,并无实证,他不敢胡乱揣度。


  “东伯侯战报曾提到,东夷族此次出动了上古巫族血脉觉醒者,一人杀吾西岐数万人!”


  “若当真如此,此事与侯爷无关!别说西岐,哪怕大商主力恐亦无力抵抗。”


  殷辛看着伏于大殿下的姬昌,目光扫向殿下群臣,言语并未怪罪姬昌。


  “大王圣裁,老臣叩谢天恩。”姬昌此刻伏于大殿,恭敬的连连叩首。


  姬昌最担心的便是东夷之战惨败,殷辛会问责,不曾想殷辛竟一提而过,并未多言。


  此倒大大出乎姬昌意料,更令姬昌惊疑不定的还在后面。


  “老侯爷身体不适,快平身吧!”


  “来人,赐座!”


  殷辛此举顿时赢得大殿多数大臣之心。


  姬昌慌忙行礼,在侍卫的搀扶下入座,甚是不解殷辛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孤召二侯来殿朝议,正为东夷此事!”殷辛踱着步子,站在大殿之上,进入正题。


  “东夷族肆意妄为,有违天命,亡我西岐四万将士,罪不可恕,今孤欲御驾亲征!踏平东夷,为四万将士报仇雪恨!”


  “啊……”


  西伯侯姬昌和北伯候崇侯虎都惊住了。


  他们原本猜到殷辛或许会派闻太师征讨,闻太师南征北战,未尝有败,若有他统兵出战必胜。


  且闻太师擅法术,如若再遇那巫族血脉觉醒者,定可当场镇压之,岂会容其嚣张。


  事实确实是如此的,不过闻太师不能去,因为殷辛另有谋划,非他亲征不可。


  事情却总是出乎意料,商王殷辛从来不按套路出牌,让他们都有些措手不及。


  “大王万万不可……”姬昌和崇侯虎闻听殷辛挂帅讨伐,都慌忙跪地请命。


  殷辛贵为天子,乃大商之主,绝不可冒险,尤其现下东夷族竟有神助。


  “孤意已决,二侯无需多言。”


  殷辛不想多言,更不想再废话,他御驾亲征之事,任谁都阻拦不了。


  他懒得再去说服西伯侯和北伯候,对他而言,他御驾亲征,与其无关,他们亦无权干预。


  姬昌和崇侯虎都愣住,不由担忧的看向闻太师,只见闻太师好似神游天外,未听到此言一般。


  两人都何等聪明,已猜到些许,遂不再多言。


  闻太师都未阻止,或许是他们想多了!当然也或许是闻太师随军出征,那殷辛亲征不亲征都无所谓。


  “此次征讨东夷,尚需二侯能替孤分忧。”殷辛没给姬昌和崇侯虎任何喘息的机会,当机立断。


  “能为大王效劳乃老臣之荣幸!”崇侯虎闻听,不由抱拳掷地有声的道。


  崇侯虎忠心于殷辛,一旦殷辛提议,他不管什么,都会全力支持。


  姬昌内心大震,看向殷辛的眼神变了,他隐约猜到殷辛又要出什么坏心思。


  连续两次遭到殷辛暗算,姬昌实在是怕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说的便是姬昌此时的心境。


  “老臣莫敢不从。”姬昌心再次滴血,此定是雪上加霜,他默默的祈祷。


  议事大殿,文武百官都在,崇侯虎表忠心了,他姬昌若言不从,那岂非是自找苦吃。


  且东夷之事,西岐虽损兵折将,但大商威严有失,殷辛未曾追责,已是莫大的恩泽。


  “孤御驾亲征!尚需二侯点将派兵随从出征,不知二侯可有异议?”


  殷辛看向西伯侯和北伯候。


  “罪臣领命。此次东夷之败,罪臣负首罪,却需劳烦大王亲征,罪臣万死莫辞!”


  姬昌这次却抢在崇侯虎之前表忠心,掷地有声。


  殷辛愕然,原本他打好的腹稿,竟一下子卡壳。


  原本他觉得姬昌会纠结一番,却没料到他会答应的这般快。


  殷辛不清楚姬昌心里是如何打算的,究竟是想搞什么鬼把戏,但殷辛却无所谓,他当真没将西岐放在眼里,尤其是他现下已跨进修仙者行列,且晋升天仙境。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