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三选一

  “臣愿随军出征!”崇侯虎更狠,当即请命随军征伐。


  崇侯虎说完还不忘看向姬昌,眼神中透着一丝不屑。


  好似再说:小样,给我抢功,汝还嫩着!


  殷辛将崇侯虎眼神看在眼里,内心不由一笑,却未表现出来。


  “甚善!”殷辛对二人踊跃的姿态很满意。


  “但不知西伯侯欲派何人随孤征讨东夷?”殷辛没理会崇侯虎,转向姬昌,他很好奇姬昌在打什么鬼主意。


  至于崇侯虎那边,他早有人选,但绝不会是崇侯虎本人。


  “罪臣第十五子姬子藤初长成,好舞枪弄棒,懂兵法,善谋略,由他挂将随大王出征,自可助大王一臂之力!”姬昌起身,义正言辞的道。


  殷辛错愕。


  他收到尤浑的密报,西伯侯第十五子姬子藤不是别人,乃是殷辛亲姑姑的儿子。


  殷辛暗自无语,姜还是老的辣,姬昌这一手当真是好算计。


  殷辛刚欲说什么,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姬子藤就姬子藤,他正好寻机会与他一见,姬昌这就送上门来!反正他又不指望西岐大军能做什么,无非是想再坑他一把而已。


  不过姬昌确实是好算计,这一手玩的漂亮。


  由姬子藤领兵,不管胜负,殷辛都无法再问责到西岐方,谁让姬子藤的身份特殊。


  不过姬昌有姬昌的算计,殷辛有殷辛的算计,各取所需。


  “善!”殷辛看向姬昌,笑意正浓。


  殷辛和姬昌这一番过招,堪堪打成平手,不过姬昌忘记了,主导权永远都在他手里。


  姬昌起身稽首,缓缓入座,内心总算是松口气。


  在他看来姬子藤的身份不同,殷辛恐不会再谋划西岐,即便是谋划,亦有所顾忌。


  “崇侯随军出征之事不可取,汝尚有要事在身,不可脱身。”殷辛没理会姬昌,转向跃跃欲试的崇侯虎,当殿拒之。


  “老臣……”崇侯虎一听顿时急了,出班就欲要开口,但却被殷辛打断。


  “按姜侯之意,东夷族此次出动巫脉觉醒者,靠异术袭杀西岐四万将士。孤曾听闻崇侯之地曹州侯崇黑虎曾随异人学艺,习得异术,崇侯可派曹州侯随孤出征。”


  殷辛早就在打崇黑虎的主意,封神演义中记载,此人与冀州侯苏护来往密切,甚至是都出谋暗算崇侯虎,将其诛杀。


  殷辛早早将其列入黑名单,正好借此征东夷之战,将其诛杀之,以除后患。


  正襟危坐的闻太师闻言,不由睁开双眸,不知殷辛为何这般决定。


  虽然曹州侯崇黑虎善异术,但在闻太师眼里都乃小术,他都未曾瞧在眼里。


  若非要靠异术争斗,即便他闻太师不出征,亦可自军中选出几位掌有异术的将领。


  “老臣听命。”崇侯虎未再多言,忙领命。


  殷辛微微颔首。


  随即殷辛转向闻太师。


  “太师,此次征讨东夷,非比寻常,不知可点谁为将,随军出征?”


  闻太师闻言不禁一笑,暗道来了。


  “老臣愿随大王出征!”闻太师请命。


  “孤征讨东夷,朝中需由太师坐镇!主持大局。”殷辛当即拒绝,且理由足够充分。


  闻太师苦笑,未再多言。


  君臣二人早已事先谋划,今日朝堂之上只为掩人耳目而已。


  昨日君臣分开,殷辛曾言让闻太师择将随军出征,昨夜闻太师权衡半夜,敲定三人。


  “现任青龙关总兵张桂芳,不但精通兵法,武艺超群,擅使枪法,且年少时师从截教仙人,有法术在身。且其座下先锋官风林,亦曾习得异术,可随军出征。”


  “神威大将军丘引,亦精通兵法武艺,且擅长左道之术,亦可为将。”


  “潼关总兵守将陈桐曾得异人授艺,掌异宝,出手生烟,百发百中。”


  闻太师一口气道出三人,此三人不但武艺高超,且都曾得异人受艺。


  “此三人都可随军出征,还待大王圣决!”闻太师并未多言,若是不清楚殷辛底细,闻太师或会帮殷辛做出选择,但闻太师很清楚殷辛的厉害,有些事殷辛定有心思。


  “太师当真了得。”


  殷辛来自后世,对封神世界的人物有个全面的认知,却不曾想闻太师对座下将领亦如数家珍,娓娓道来。


  “大王谬赞。”闻太师倒也谦逊。


  听闻殷辛弦外之音,对其择选三人还算满意。


  殷辛对闻太师的赞誉是发自内心的,闻太师所推荐三人跟殷辛心中盘算的三人不谋而合。


  最终殷辛选择了丘引,非丘引乃三人中最强,而是他对丘引日后另有重任托付。


  关键丘引乃妖修,为蛐蟮修炼成人,只要未身魂俱灭,自可重生,此能绝非张桂芳和陈桐所比。


  此次带他出征,只为混个眼熟,磨合一下君臣关系。


  张桂芳和陈桐分别镇守青龙关和潼关,不得脱身,丘引现下为神威大将军,最为合适。


  “张总兵和陈总兵镇守关隘,此次征讨东夷由神威大将军丘引随征吧。”


  殷辛为再多言,当即开口。


  “老臣即刻调神威大将军来朝歌听令。”闻太师起身应声道。


  不论殷辛择谁为将,闻太师都不会多言,只因殷辛昨夜曾告知,此次征讨东夷九族,他有十足把握。


  虽殷辛未提究竟有何底牌,但闻太师却选择相信殷辛,只因殷辛带给他的惊喜太多。


  殷辛微微颔首。


  “首相!”


  殷辛未再多言,而是转向首相商容。


  “老臣在!”商容出班。


  “首相乃大商三世之股肱,今太子子郊、皇子子洪年幼尚小,特加封首相为太子之师,传授其识,监督其行,以筑其栋梁之才,可为吾大商后继有人!”


  殷辛很懂得权谋之道,今日殿议,武将完胜,文臣定多有愤恨。


  殷辛加封首相为太子之师,足可让文官挽回颜面,算是一场平局。


  文武大臣自不会再多议论。


  “老臣叩谢天恩。”


  首相商容这几日很憋屈,他虽为首相,却好似不被殷辛重用,多次提议都被驳回,竟生出一丝退隐之心,不曾今日竟被加封太子之师,顿感恩宠万分。


  原本大殿里众文臣都有些憋屈,有气发不出,此刻见首相被加封,不由都抛开先前成见。


  闻太师对殷辛之手段叹为观止,佩服至极。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