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曹州侯黑虎

  “此战东夷出奇兵,致吾军损失惨重,于汝等有责,但亦无力阻止!罢了,随孤进城再议!”殷辛扫向快要昏过去的辛甲,坐在逍遥马上,并未多言。


  “臣等叩谢大王。”


  姜桓楚等人这才缓口气,刚才太过压抑,殷辛不开口,他们心里就没底。


  西岐、东鲁十万大军征讨东夷,将损失惨重,东鲁军直接撤退龟缩在东鲁境内,不敢再战,何其的丢人。


  即便仅西岐一方损失惨重,但姜桓楚乃联军统帅,尤其是东鲁军按兵不动,退守回东鲁,此事亦乃姜桓楚不作为。


  殷辛若追究此事,他一样无法逃脱罪责。


  姜桓楚内心忐忑胆颤!

  看向殷辛的眼神透着一抹担忧。


  姜桓楚在殷辛面前不敢肆意妄为,尤其是殷辛这段时间展现出的手段,让他更不敢稍加妄动。


  只希望皇后姜瑶镜能帮他们说说好话,否则姜桓楚相信,即便现下殷辛不表态,此战结束后他亦会翻后账。


  连西伯侯姬昌这般老狐狸在殷辛手里,都一直落于下风,处处被坑,他可不相信自己能强过姬昌多少。


  姜桓楚起身忙吩咐姜文焕引导五万商军安营扎寨,他则请殷辛进东鲁府商议军事。


  殷辛进入东鲁议事大殿,东伯侯以下诸侯、将领分立两侧。


  突报,曹州侯崇黑虎率领抵达东鲁,请令驻扎。


  东伯侯姜桓楚忙派其子姜文焕前往接引。


  至于西岐十五世子姬子藤率领的西岐三万大军路途遥远,尚未抵达,或许二日方可。


  大殿内,殷辛只字未提此次兵败罪责,却反倒安抚众将,尤其关照辛甲。


  “姜侯,讨伐东夷之事,汝可有何对策?”殷辛虚伪的客套一番,话音一转,目光移到姜桓楚身上。


  堂堂东伯侯,二百镇诸侯之首,竟被东夷吓得龟缩回城,此事当真丢人丢到家了。


  殷辛旧事重提,也是为了刺激一番姜桓楚而已。


  “老臣……老臣觉得此事我方需有异士对阵对方巫者,至于凡人将士的对决,吾等自可抵御,定可杀的对方片甲不留!”姜桓楚硬着头皮回应。


  他现在只能将罪责归责到对方有巫者参战,若是普通将士的对决,他们定不会败的如此惨烈。


  姜桓楚不愧是老油条,甩锅甩的倒是干净利索。


  “姜侯所言甚是!孤此次调派神威大将军丘引和曹州侯崇黑虎助阵,便专为此事。”


  “孤相信由他二人在,管教对方有来无回。”


  殷辛将丘引和崇黑虎拉到台前,为的就是替他吸引众将的目光。


  姜桓楚等人亦曾听闻过丘引和崇黑虎的手段,不禁都微微松口气。


  由他俩出战,或可逆转战局。


  很显然,此战殷辛是有备而来。


  “大王威武!”


  议事大殿内,众将高呼。


  众将原本一直绷紧的弦,此刻总算是放松。


  这些时日提心吊胆,哪怕殷辛御驾亲征,都未能消除他们内心的忐忑。


  尤其是姜桓楚和西岐大将辛甲,生怕殷辛前来问责,五万大军仅剩不足万数,此罪足以问斩!

  当然,若此次由闻太师率军征讨,他们早没了顾忌。


  不多时,曹州侯崇黑虎随姜文焕进殿。


  “臣曹州侯崇黑虎叩见大王!”崇黑虎单膝跪倒在地,恭敬的行礼叩拜。


  殷辛扫了一眼崇黑虎,只见他面如锅底,海下赤髯,两道白眉,眼如金镀,带九云烈焰飞兽冠,身穿锁子连环甲,大红袍,腰系白玉带。


  崇黑虎进殿时,手里还拿着用两柄湛金斧,后背上还背着一个红葫芦。


  至于他的坐骑火眼金睛兽留在大殿外,不便带入议事大殿。


  殷辛结合后世封神中记载的崇黑虎形象,二者重叠起来,正是本尊无疑。


  殷辛一直握在手中的信仰落宝金钱翻动,崇黑虎名讳下方十颗星,仅有四颗星亮起。


  “果真!”殷辛暗自嘀咕一声,心中冷笑。


  原本他还想给他留个机会,若忠诚指数达到六颗星以上,他会放他一马,甚至会招安。


  但没想到崇黑虎对他的忠诚度才四颗星,除了姬昌和比干,就属他最低。


  既然他这般低的忠诚度,那殷辛如何会留他。更何况杀了他或许还能让紫金玉石紫、金两面获取些能量也说不准。


  如此他反倒死得其所,尚有些许价值可言。


  毕竟崇黑虎日后会对崇侯虎不利,他绝不容许这种事发生,崇侯虎殷辛而言尚有大用,暂时还不能死。


  殷辛内心已将崇黑虎归为已死之人,但脸上却没有任何表现出来。


  “快快平身。崇侯一路舟车劳顿,当真辛苦!”殷辛起身走下大殿,将崇黑虎扶起。


  “为国效劳,岂敢言苦!”崇黑虎将两把湛金斧别在腰间,忙拱手欠身。


  “好!崇侯果真是气冲云霄!吾大商有崇侯在,天下有何不定也。”殷辛畅快的大笑,对崇黑虎给予极高的评价。


  殷辛是故意而为之,乃是刻意做给众将看的,有些时候需要做些铺垫。


  若是日后崇黑虎被殷辛秘密杀之,众人亦不会疑心于他。


  殷辛又让西岐大将辛甲将那一战详细的说与众将,待辛甲说完,殷辛将目光转向丘引和崇黑虎身上。


  “丘将军、崇侯,汝二人有甚看法?”


  “此乃蛮力小术而已,请大王当心,待老臣上阵斩之。”


  曹州侯崇黑虎料定对方仅仅是蛮力而已,且他有异术铁嘴神鹰,就未将对方放在眼里。


  “由崇侯此言,孤心甚慰!”殷辛大喜,起身离坐。


  殿下众将听闻崇黑虎此言,亦都大大松口气。


  崇黑虎的威名在大商八百镇诸侯中可谓是响当当的,哪怕是东伯侯姜桓楚都对其敬重有加。


  崇黑虎既然言无碍,那亦不足为惧。


  神威大将军丘引却见崇黑虎这般肯定,遂未再开口,就那般静静的站在大殿,一副淡定的样子。


  “姜侯,摆宴接风!”


  殷辛瞧着大殿众将谈笑风生,早已没了先前的压制,内心浮起一丝笑意,继而转向姜桓楚吩咐一声。


  “老臣这就吩咐下去!”姜桓楚赶忙应命。


  两日后,西岐三万大军在十五世子姬子藤的带领下抵达西岐,安营扎寨。


  十五世子姬子藤带两个随从进东鲁城朝见殷辛。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