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放冷箭嗖嗖的

  商军刚刚踏进东夷边境,东夷大军随之出现。


  两军对峙!


  商军主帅姜桓楚,东夷主帅大酋长,暗地里则以殷辛为主。


  “姜桓楚,汝屡犯吾东夷边境,到底为何?难道以为吾东夷九族好欺负不成!看来先前屠戮那四万人,还未让汝等长记性!”


  大酋长接到殷辛吩咐,率先挑起事端,先拿言语来刺激姜桓楚,试图让其暴走。


  “大胆蛮夷,口出狂言,今日定然汝等血债血偿!”姜桓楚暴走,怒气冲天。


  虽然那死去的四万将士乃归属西岐,但一想到那惨状,姜桓楚就怒火从中烧,同时更多的是胆颤。


  今日恰崇黑虎在,且背后有帝辛撑腰,他务必要将东夷踏平,否则待日后帝辛撤兵,崇黑虎归曹州,独留他东鲁直面东夷,他万万无法抗衡。


  至于殷辛曾答应,若他能踏平东夷,便将其纳入东鲁地盘,这都已非关键!


  若是无法将东夷踏平,日后东鲁恐危矣。


  东夷族与西岐那一战,彻底的让姜桓楚怕了。


  东夷族如今就好比悬在姜桓楚头顶上的一把刀,随时都可以掉下来,将其砍死,一日不除东夷,他一日心难安。


  “那吾倒要看看东鲁的真能耐!可不要再像上次那般吓得屁滚尿流,灰溜溜的滚回东鲁!哈哈……”大酋长满脸不屑,一副完全不把姜桓楚放在眼里的样子。


  “汝欺人太甚!”姜桓楚彻底暴走,大酋长这是在守着他麾下三万联军啪啪打他的脸。


  关键三万联军非他东鲁人马,其中有西岐和大商以及曹州侯的主力。


  若姜桓楚不给予强力反击,日后他有何面目立足。


  “谁人出战擒下此贼!”姜桓楚暴走,尤其是曹州侯崇黑虎尚在,他底气十足,不由朝身后将士大喝一声。


  由崇黑虎坐镇,即便那神秘巫者出手,亦是白搭!


  “末将愿往!”


  姜桓楚话音刚落,便自身后冲出一员不知名的小将,身穿飞虎盔甲,非别人,正是崇黑虎座下三千飞虎兵之一。


  那飞虎将主动出战,不为别的,只为其侯爷邀功,以壮崇黑虎之威!

  姜桓楚畏惧东夷,他们曹州侯崇侯可不怕!

  姜桓楚瞧着此人,不由一震,他没想到被崇黑虎座下抢了先。


  但姜桓楚细想之下也不由冷静下来。


  现在尚无法摸清东夷这边的战力,冒然出击或会遭到反杀,倒不如崇黑虎先试试水再做决定不迟。


  大酋长转向殷辛,殷辛则微微摇摇头,继而转向黎九,朝他点点头。


  黎九抿嘴一笑,如何不明白殷辛之意,弯弓搭箭,一气呵成。


  咻!

  箭矢破空而出,那冲出阵来的飞虎兵策马飞奔,尚未回神,一支箭羽瞬息而至。


  “小心!”


  崇黑虎大惊,他亦没想到东夷居然这般不按规矩出牌,竟拿弓箭射杀,当真可恶。


  但一切为时已晚。


  黎九的箭术无双,又岂能是小小飞虎兵所能抵御。


  即便一百个小心都未必能夺得过黎九的射杀,更何况他根本就没有任何准备。


  噗!

  一箭命中胸口!

  先前策马奔驰,威风八面的飞虎小将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中箭坠落马下,生死不知。


  当然黎九出手,基本上一箭索命!

  不会给他活命的机会的,除非遇上高手,或者是掌控异术者,否则凡人武将几乎没有遁走的机会。


  “尔等……大胆!”崇黑虎那张锅底脸变得更黑,眼神透着浓郁的杀气。


  三名飞虎兵自三面呈弧形冲出阵容,欲要搭救被黎九一箭射胸的那同伴。


  黎九嘴角浮起一丝邪邪的笑,搭箭弯弓,此次是三根箭矢,恰对应着冲出来的三人。


  咻!

  咻!

  咻!

  三根箭矢分前后自不同方向射出,就好似长着眼一般,一根锁定一人。


  噗!

  噗!

  噗!

  三个飞虎兵中箭,以此跌落马下。


  “尔等找死!”


  崇黑虎彻底的暴走,一个照面,四个飞虎兵陨落,这等损失哪怕是崇黑虎都不能承受的。


  姜桓楚此刻骇然的看着对面的黎九,内心生出一丝忌惮。


  不过好在有崇黑虎坐镇,否则他姜桓楚或许会调头就带领大军撤退。


  尤其是姜桓楚瞧见了黎九身旁的戴着面具的殷辛,据西岐讨回来的士兵提到,东夷族那神秘的巫者便是这般打扮。


  “该不会就是他吧?”


  东伯侯姜桓楚在心底暗自嘀咕着,同时亦做好撤退的准备,但更多的是期待崇黑虎一展身手,将东夷族那神秘巫者给镇压。


  现在有崇黑虎坐镇,若是崇黑虎不敌,他只能当机立断撤退,不然三万大军大多数又得埋骨此地。


  崇黑虎骑着火眼金睛兽冲出阵仗,手里拎着两把湛金斧,威风凛凛。


  黎九刚欲搭箭,却被殷辛一把按住。


  他等崇黑虎多时了,岂能让黎九给射死,虽然黎九不一定能将他射死。


  “哪个贼人暗中偷袭,速速出来受死?”崇黑虎怒气冲天,两把湛金斧紧紧攥着。


  大酋长刚欲上前,却被殷辛一把拽住,悄声在大酋长耳边道了一句。


  “交给孤来!”


  殷辛骑着白斑豹晃晃悠悠自东夷军中走了出来。


  大酋长则深深呼口气,紧张的攥着斧头,如若有变故,他会第一时间出手相救。


  不过他亦相信巫帝殷辛的力量,即便连灵魂归位的大巫祭都承认非其对手,更何况是对面的崇黑虎。


  “汝乃何人?藏头露尾有何见不得人的?!”


  崇黑虎叫阵,不曾想殷辛戴着面具走了出来,这反倒让崇黑虎一震。


  崇黑虎不由转向姜桓楚,只见姜桓楚朝他点点头。


  崇黑虎曾听姜桓楚提到过东夷阵中那血脉开启者就是此番打扮,现下乍见殷辛的模样打扮,他不忘向姜桓楚求证。


  “好贼子!西岐四万将士便是遭了汝之毒手?”崇黑虎持湛金斧,遥指着殷辛咄咄逼人的架势。


  “是又如何,不是又当如何?”殷辛并未直接给其答复,反倒一脸玩味的看着崇黑虎。


  殷辛看着对面的崇黑虎,就想到了那四颗星的忠诚度,恨不得此刻就将其诛杀。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