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一粒紫色的种子

  噗……


  崇黑虎失重,跌落下火眼金睛兽,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殷辛几个跨步上前,乾坤鼎出现在殷辛手中。


  乾坤鼎脱手,对准崇黑虎脑袋砸去,脑浆迸裂,崇黑虎彻底咽气,失去了生机。


  整个过程殷辛一气呵成。


  现在局势已经脱离了他的掌控,他不能再给崇黑虎留任何机会。


  崇黑虎挂掉,殷辛体内的紫金玉石紫色一面和金色一面颜色加深区域同时都有所增幅。


  此正是殷辛所期待的结果。


  殷辛瞥见崇黑虎背后的红葫芦,顺手一把摘掉,不曾想那红葫芦欲要反弹,挣脱殷辛的掌控。


  那股力量太过强大,且来的太突然,差点就要脱手而出。


  殷辛体内的紫金玉石竟动了一下,自体内闪过一道紫色的光芒,那道光芒将红葫芦罩住。


  啵!

  红葫芦瞬间安静,继而诡异般的消失在殷辛手里。


  再看时,那红葫芦居然出现在紫金玉石空间,最诡异的是,那红葫芦竟缓缓融化消失,紫金玉石紫色的一面竟在这一刻大亮,瞬间处于饱和状态。


  “这……”


  殷辛愕然。


  紫色一面颜色加深区域还是次处于饱和状态,占据了一整面,殷辛不由的一阵期待。


  会不会和金色一面颜色全部加深后,会出现《开天诀》那般,也会出现惊喜。


  外面,就在红葫芦被吸纳进殷辛的紫金玉石中,原本遮天蔽日的铁嘴神鹰竟在红葫芦消失的瞬间全部化作一团团黑烟,继而随风消散,就好似从来未曾出现过似的。


  “这……”


  崇黑虎被杀,遮天蔽日的铁嘴神鹰消失。


  姜桓楚大惊失措,整个人差点吓掉了魂,他没想到殷辛居然能反败为胜,将崇黑虎给诛杀。


  “撤!快撤!”


  姜桓楚不敢再做停留,哪还有勇气继续大战下去,当机立断,大喝一声,带领大军快的撤退。


  现下唯有保命要紧,其他的都不算什么。


  不过唯有崇黑虎带来的三千飞虎兵和曹州的将士拼死冲上前,欲要替崇黑虎报仇雪恨。


  “杀!”


  大酋长早已迫不及待,瞧着对面杀上来的敌军,一声令下,东夷将士一股脑的冲了上去。


  殷辛刚欲抓起他的板斧,再杀几个三千飞虎兵,从他们身上捞点好处。


  可就在这时,他体内的紫金玉石竟再次生变化。


  “呃……这是怎么回事儿?”殷辛有些愕然,整个人都不知生了什么。


  紫金玉石紫色一面凝聚出一团紫色的雾,很快那雾气演化成一粒种子。


  若是殷辛没认错的话,应该是一颗普通的葫芦种子,那颗种子就悬浮在紫金玉石紫色一面的上方。


  同时,令殷辛懵圈的是,紫金玉石紫色一面颜色加深区域再次暗淡无光,彻底消失,就好似从来没有饱和过一般。


  不过细辩之下,尚有些许颜色加深区域。


  “这……不会吧?!”


  殷辛当真欲要暴走,满脸的不可思议和难以置信,他有些无法接受眼前这个事实。


  原本紫色一面颜色加深区域全部占据,可以助他抵御外界的攻击,可是现在……


  什么都没了!那仅剩的一丁点起不了多少效果的。


  “这颗种子是什么玩意?”殷辛疑惑的锁定那颗种子,细细观察半天,亦未曾现什么不同。


  “怎么会这样子?”殷辛万分的纠结。


  当然殷辛隐隐觉得,虽然这颗紫色的种子看起来普通,但应该不会简单。


  毕竟紫金玉石不简单,它带给他一系列的东西都然脱俗,那么照此推断,千呼万唤始出来的紫色种子应更不简单才是,虽然现在他尚不知它究竟为何。


  殷辛深吸口气,整个人暴走。


  他欲要化悲痛为力量。


  目光所及,瞧着那正被围困在其中的曹州士兵以及那所剩无几的飞虎兵。


  “住手!”


  殷辛喊停,东夷大军都停下动作,但却警惕的防备着曹州将士逃跑。


  殷辛提着那巨斧,走到近前。


  “尔等可愿投降?”殷辛看向曹州将士,他虽然想杀人,但凡事总得留点余地。


  若是有人选择投降,他还会给他一次重生的机会。但若是硬撑着,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誓死不降!誓死追随侯爷!”三千飞虎兵倒也骨气硬,高呼大喊。


  殷辛不由笑了,他还巴不得对方不投降。


  殷辛手中的巨斧攥紧,他大跨步的冲上前。“尔等亮阵,他们交给我!”


  殷辛开天诀运起,不过仅仅不到两成的力量。


  那把巨斧在他手里就好似被玩出了花一般,飞舞着在曹州将士中穿梭而过。


  对方被殷辛的杀伤力吓到,此时一股脑的疯狂涌上殷辛,但他们的对手是殷辛,他们任何的反抗都是徒劳的,巨斧所过之处,血流成河,脑袋分家。


  没有多时,一切戛然而止。


  殷辛体内的紫金玉石金色一面颜色加深区域增幅不少,此乃唯一让殷辛感到欣慰的。


  殷辛再看向紫色一面,那神秘的,有极尽普通的种子就那般漂浮在紫色一面的上方,静静地没有任何变化。


  不过说实话,殷辛对那粒种子倒是很期待。


  紫金玉石出品,必为精品,不会有错的。


  “收拾战场,打道回府。”殷辛看向大酋长,悄声附耳道。


  “是。”大酋长忙应道。


  殷辛顿了顿,继续说下去。“孤现在就要离开,暂且回东鲁,稍后孤要带军再来征讨,你们可要做好准备。”


  “对了,孤先前所言你可都记住了?到时候两军交战,可不要出岔子。”


  殷辛依旧不放心的再三叮嘱大酋长。


  殷辛生怕到时候他带军前来征讨,大酋长再出什么岔子,那可就露馅了,全搞砸了。


  先前的布局一切都顺利,切不能在最后出什么幺蛾子。


  “巫帝放心,吾等铭记在心。”大酋长拍着胸口,信誓旦旦的样子。


  “记得提醒大巫祭,让其做好准备,孤就不回祖巫殿了,剩下的一切交给他了。”


  殷辛点点头,没再多说什么。


  他还是比较信得过大酋长和大巫祭飞廉的,他们在一些事上,心思足够细致。


  殷辛离开战场,隐于一处,将穿戴换掉,由白斑豹载着快的离开。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