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孤意已决

  “无需多言,孤心意已决!”


  殷辛起身站在大殿之上,扫视着大殿下跪倒一片的众将,语气透着坚定。


  “东夷凶险,大王万不可以身试险!”东伯侯姜桓楚不死心的抬起头,试图阻止殷辛御驾亲征。


  若殷辛一旦有失,别说东鲁,即便是整个大商都陷入万劫不复之境地。


  在东伯侯姜桓楚看来,为今之计便是火速请闻太师掌兵,唯有闻太师可镇压东夷宵小之辈。


  但东伯侯暂不敢提闻太师,生怕触怒殷辛。


  “大王,万不可冒险啊!”


  ……


  殿中众将都跪倒一片,齐声高呼。


  他们现下的心思都出奇的一致,定不可让殷辛亲征东夷,个中凶险过于惊悚。


  若殷辛有失,任谁都担待不起。


  殷辛扫向大殿众将,很显然殿下众将都被东夷这两次交锋给吓破了胆。


  其实也不怪他们,假扮东夷血脉觉醒者的殷辛展现出来的杀伤力当真是犀利。


  若非一切都乃殷辛所为,或许殷辛亦不敢轻举妄动,以身试险。


  “都平身吧!亦无需再多言!”殷辛呼口气,他如何肯理会众将的劝阻。


  “孤意已决,势要亲征东夷,为吾大商五万将士和曹州侯报仇雪恨!”


  此战殷辛筹谋已久,可谓是殚精竭虑,总算是走到最后一步,现在他岂能放弃。


  况且在他们看来东夷之战,凶险万分,但对殷辛而言,无疑是旅游一番而已。


  殿下众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彻底的懵了,一时亦不知如何规劝殷辛。


  尤其是殷辛的态度如此坚决!


  很显然,他们也都看透,殷辛是铁了心的欲要去亲征东夷,可东夷之战过于凶险,一旦出现变故,任谁都担不起的!

  但是他们却无力阻止。


  “末将愿随大王杀进东夷!”站在大殿内,一直没有吭声的丘引此刻却出班,抱拳立于大殿。


  “善!”殷辛大喜。


  丘引的举动让殷辛大为肯定,他没料到丘引会出班请命。


  “末将愿往!”


  西岐第十五世子姬子藤此刻亦随之出班,略显年轻的脸庞却透着坚定的眼神。


  他将赌注都压在了殷辛身上,既然殷辛决定御驾亲征,他当仁不让。


  关键姬子藤更清楚的明白,此次征讨东夷,西岐折损四万将士,埋骨此地。


  他作为西岐世子,若在此时不站出来,日后归西岐,定会遭百姓议论,甚至会给一众兄弟留下话柄。


  他能有勇气站出来,最关键的是,他信得过殷辛,虽然不知道殷辛哪来的底气,但他相信殷辛定不会以身试险,他敢去亲征,那自然有底牌在。


  “甚善!”


  殷辛满意的看着姬子藤,孺子可教也!

  日后借助姬子藤之手,干掉姬昌和姬发父子,或许当真是可以一试。


  “老臣愿往!还请大王成全老臣,赐予老臣一次戴罪立功的机会!”


  姜桓楚深吸口气,彻底的豁出去了,他突然转过弯来,总觉得事情好似不太对。


  他很清楚殷辛的手段,且殷辛绝无那所谓的年少气盛,意气用事一说。


  若非他有绝对把握,他绝不会御驾亲征。


  且他们都能知道闻太师统兵,定可手到擒来,可为何殷辛偏偏要御驾亲征?


  明面上有曹州侯崇黑虎和神威大将军丘引二位拥有异术者,暗地里或许还隐藏着真正的高手也说不准。


  东伯侯姜桓楚想通了!


  尤其是殷辛,他听闻曹州侯崇黑虎被杀,虽然看似愤怒,但却没有丝毫的怯意,相反战意正浓!

  “末将愿往!”


  ……


  大殿内众将都好似回过神来,一个个的都不再劝阻,齐刷刷跪倒在地,请命出征。


  殷辛嘴角浮起一丝笑意,内心却在暗地里咒骂这群老狐狸,一个个都精明的很。


  很显然,他们都猜到了。


  殷辛定然有底牌,而绝非曹州侯崇黑虎和神威大将军丘引二人这般简单。


  当然他们亦是在赌,殷辛究竟是否真有底牌他们亦不敢肯定,但现下他们骑虎难下。


  其实他们都清楚,眼下这情况,若不主动请缨,亦拖免不了随军出征。


  倒还不如主动点,给殷辛留下点好印象,日后若有活命的机会,或许好升迁。


  “善!”


  殷辛微微颔首。“众卿平身!”


  “任命神威大将军丘引前锋官,东伯侯姜桓楚为督粮官,东鲁世子姜文焕、西岐世子姬子藤、辛甲将军……随军出征!”


  殷辛当即拍板。


  “末将遵命。”众将单膝跪倒,领命。


  “明日午时出征!”殷辛当机立断,敲定出征时辰。


  殷辛已隐隐有些迫不及待,台子搭起来了,该是他上台唱戏的时候到了。


  “都散了吧!”


  殷辛摆摆手,让众将退下。


  众将退出大殿,殿内只剩殷辛。


  一只苍蝇飞进大殿,当飞到殷辛身前,华丽变身,姜瑶镜出现在大殿内。


  “臣妾见过大王。”姜瑶镜朝殷辛微微欠身行礼。


  殷辛一把将姜瑶镜搂过来,在她额头亲吻一口。


  “辛苦爱妃了。”


  “臣妾什么都没做,何来辛苦!倒是大王来回奔波,臣妾却不能替大王分忧!”姜瑶镜窝在殷辛怀里道。


  “爱妃已帮了孤大忙了!若无爱妃,孤都不知如何避开他们……”殷辛伸手刮了一下姜瑶镜的小琼鼻。


  殷辛说的是心里话,若无姜瑶镜在,他当真不知该如何去避开他们,当然即便能避开,亦需花费不少精力,甚至尚有被发现的危险。


  由姜瑶镜本命神通变化之术在,日后做起事来方便的多,且姜瑶镜已至天仙境,只要不遇上强劲的高手,或掌控异宝者,寻常事对她而言都不在话下。


  姜瑶镜闻言内心一喜,不由抬起头有些希冀的道。“明日大王征讨西岐,臣妾请命相随。”


  “准!”殷辛点头同意。


  明日征讨东夷,看似是凶险无比,实则对殷辛而言仅仅是演戏而已,两方都唯他独尊。


  东夷族称他为巫帝,大商联军称他为大王。


  如此,姜瑶镜一同随军,亦无碍,就相当于随他前往东夷游览观光一番。


  “臣妾谢殿下。”


  姜瑶镜脸上顿时绽开了笑容,犹如百花齐放,让殷辛眼前不由一亮。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