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 赶路中(求订阅)

  大金府,静心城。


  陈大师的大宅中,苏宇和几位铸兵师交流着,态度很友善。


  一边说着自己的铸兵感悟,苏宇一边体验这次意志力晋级的好处。


  意志力进入三阶,强悍了许多不说,几枚神文都处于一个晋级阶段,当然,当时人太多,他没有选择神文晋级,免得被人看出异常。


  初入三阶的苏宇,意志力不比那些凌云中后期的文明师弱。


  不过他在腾空阶段,扩神诀锤炼的不多,实际上越阶不多。


  在养性阶段,他突破之后,就已经接近腾空口气的强度,到了凌云,却是没能达到,大概也就中期阶段,后期的稍微差一些。


  180神窍开启,不需要再开神窍,苏宇在凌云阶段,进步不会太慢,主要也是意志力的问题。


  之后,他就需要考虑山海合一窍的问题了。


  而在这个阶段,他最好也需要勾勒全部神文,否则,如今的拆分法,对山海无效,不勾勒全部神文,到了山海无法填充进去,他的99枚神文战技就废了。


  到现在为止,苏宇才勾勒了23枚神文。


  距离99枚神文,差距还是不小的。


  凌云阶段,若是拆分法没什么进步,那苏宇得一直停留在凌云才行了,不过苏宇也不在意,凌云阶段进步不会太慢,但是就算拆分法不能运用到山海,他也可以学习陈永。


  山海合一窍的时候,不晋级,卡着一起晋级。


  合神法还没推导出来,实际上合神窍也没那么容易,差76枚神文而已,不急,大不了先铸肉身,肉身到现在刚好完成11铸,距离72铸还早着呢。


  和一群铸兵师,说说笑笑的,苏宇很快又想到了张赫。


  他不知道张赫是好人还是坏人,这个他也不在意,杀了张赫的儿子,也没什么好后悔的,但是张赫这边,目前最好还是拖下去,免得给自己造成了麻烦。


  至于邀请张赫护送自己,做贼心虚,不做贼,自然不会心虚。


  大庭广众之下,张赫答应护送自己去诸天战场,他这位准地阶文兵师也不算小人物了,张赫除非不要命了,否则也不敢贸然对自己下手。


  当然,大唐府的程墨,苏宇一直提,其实也是一个威慑。


  告诉张赫,程墨随时会来,最好别打什么歪主意。


  一个个念头,在脑海中闪现,天色也渐渐亮起。


  眼看天快亮了,陈大师几人虽然还想再聊聊,不过还是主动开口道:“崔老弟,那就到此为止吧!你还得赶路,不宜耽误太久。”


  陈大师笑道:“程署长真要收到了消息,恐怕真要来抓人,其实我们倒是觉得是好事,不过老弟还年轻,还想再自由一些年,我们也能理解,就不耽误老弟的行程了。”


  搭上一位日月九重的大能,还是很有好处的。


  不到天兵师等级,你哪怕地阶巅峰,说起来还是不如日月九重大能的。


  比如赵天兵,地位很高,可要说一定比日月九重地位还高,那也不至于。


  除非你真能晋级天兵师!


  苏宇笑道:“那我就不和诸位兄长客气了,得走人了,咱们有机会再见!”


  一群人送他出了大门,门外,张赫已经到了。


  不但到了,还带了一头巨大的飞鹰过来。


  看到苏宇他们出来了,张赫没废话,直接取出了一个包裹,外加一张功勋卡,递给苏宇道:“崔大师,这是昨日冒犯的补偿,崔大师看看,若是不妥……”


  苏宇看都没看,随意收入了储物戒,不太在意道:“差不多就行,要的就是个面子,多多少少的不用在意。”


  说着,飞身踏上飞鹰的背上。


  那飞鹰,也有腾空九重的实力,不过此刻很乖巧,任由苏宇踏上它的背部,没有丝毫动弹。


  苏宇朝下方众人拱手,笑道:“诸位,咱们再会,下次再见,我定是地兵师了,到时候感悟更多,也希望几位兄长有人能踏入地阶,壮大我铸兵师一脉!”


  “一路顺风!”


  众人纷纷抱拳送行,苏宇笑道:“那我就走了,张将军,该上路了!”


  脚下一踏,飞鹰鸣叫一声,速度极快,眨眼间消失在众人眼前,而张赫,也身影一闪,迅速消失。


  作为日月境大能,坐骑速度太慢,哪怕飞鹰速度堪比一些凌云,对他而言也太慢了。


  他其实更想提着崔浪赶路,不过算了,这样显得不尊重人,除非崔浪自己要求,不然很得罪人的。


  下方,那些铸兵师也是感慨万千。


  “崔老弟很快就要踏入地阶了,也不知道此生天兵到底有没有希望。”


  “30多岁进入地阶,想进天阶,哪怕一路顺利,也得百年时光了,难啊!”


  “是很难,但是希望不小,说起来,崔老弟进步飞快,也和赵立铸兵有关,赵氏铸兵法,啧啧,了不得啊,崔浪算是赵立半个徒弟,加上赵府长……大夏府四代一脉,人才辈出啊!”


  众人有些感慨,四代不死,也许就是第二个天兵师了。


  可惜了!

  再想想大夏府六代府长,除了万天圣没啥大能耐,前面五代,都是惊天动地的英杰,都在各自领域做出强大无比的贡献。


  至于万天圣,好几十年了,一直悠然自得,的确没什么大动静,低调的有些不符合六代府长的身份了。


  ……


  他们在议论着。


  半空中,飞鹰速度极快,苏宇俯瞰大地,不得不说,飞行类坐骑,骑乘起来还是舒服一些,可以俯瞰大地,狻猊和钻山牛它们,都不算飞行类坐骑,火鸦倒是算,不过太弱,被苏宇丢给了陈永。


  现在可能在洪谭他们那边,也许再次进入了囚笼,不知道会不会已经饿死了。


  飞鹰身旁,张赫踏空而行,很轻松的感觉,如同散步。


  一边跟着,一边道:“大金府过去,就是大周府,再过了大周府,就是诸天府了,速度快的话,两天内必然可以抵达诸天府。”


  苏宇点头,笑道:“这个我知道,当初我也去过诸天府,也去过诸天战场,可惜……上次想看看神魔族的美人,却是没机会一见,实力太弱了,不敢去前线,哪能看得到。”


  说罢,苏宇笑道:“张将军,最近诸天战场有没有什么趣闻之类的?”


  “趣闻?”


  张赫心中暗骂一声,那是战争的地方,趣闻你大爷!

  不过还是开口道:“趣闻倒是没有什么,不过最近战争有爆发的趋势,各族都有一些异动,强者还没出手,但是年轻一代,现在是交锋不断,也不断有人扬名!”


  他感慨道:“这一代的年轻人,天才,强者,妖孽都蜂拥而出!有人说,大世将至了!神族那边,原始神族有位天才,肉身36铸,开窍144,元气三变,都是顶级功法,淬炼圆满,凌云三重境而已,爆发力超过4万窍之力,前些时日,击杀了一位山海境强者!”


  “始魔族那边,一位凌云四重的文明师,神窍开启144个,战力无双,魔道纵横,一招擒杀了一位山海将领……”


  “人族这边,大秦府秦放,大夏府黄腾,大唐府唐悦……也各自在前线征战四方,杀戮众多,斩山海境强者,震撼四方!”


  他的确有些感慨,又道:“这几年,应该是天才的黄金发展期,强者大战没爆发,年轻一代显神威,都快比得上叶霸天那个时代了。”


  苏宇笑道:“这么劲爆?那我大明府这边,有没有哪位兄弟扬名了?”


  “……”


  张赫干笑一声,我该怎么说?

  想了半天,还是轻咳一声道:“有,前些天大明府的朱洪文殿下去了诸天战场,检阅了大明天道军,实力还是很强悍的。”


  朱洪文,朱天道的大孙子,朱广深的儿子。


  凌云实力。


  至于检阅天道军,这算什么实力不错,苏宇也没搞清楚逻辑,有些无奈,看样子是没什么战绩了。


  张赫也干笑一声,很快道:“大明府不以战力擅长,比如崔大师,很快即将晋级地兵师,这比那些人都要强。”


  苏宇感慨道:“我也曾梦想仗剑江湖,横扫诸天,铸兵……说句不客气的,大家给你面子,你才是大师,不给面子,你算啥?”


  张赫笑了笑道:“崔大师自谦了,我看崔大师意志力雄厚,铸兵之时,那锤子,应该是赵家的扩神诀吧,也算一门强悍的神技,寻常凌云五六重,也未必能敌崔大师吧?”


  “叫我名字就行,别喊大师,张将军不用客气。”


  苏宇回了一句,心中却是知道,这家伙还没打消怀疑,还在怀疑自己可能是凶手呢。


  听闻此言,苏宇笑道:“寻常的凌云,也得看怎么个寻常法,张将军若是将我和那些开窍几十个,铸体九次的凌云比,那就没意义了。若是和那些神文一两枚,意志力虚浮的文明师比,也没任何意义。”


  苏宇傲然道:“我虽不以战力为名,可怎么说也是日月之徒,接受的都是顶级教育和辅导,若是将那些草根一族和我比,我还不敌,岂不是坐实了废物之名?”


  张赫点点头,笑道:“这倒也是,崔……我托个大,喊你崔老弟吧,崔老弟这个没说错,大家起步就不一样,的确没法比,哎,我那儿子,也是文明师一道的天才,勾勒神文繁多,结果……哎!”


  再次叹息!


  苏宇微微点头,“虽没见过张大哥的儿子,但是当日在南元,也听人提起过,是个天才。张大哥,既然都说到这了,我能问个问题吗?”


  “你说。”


  “这南元,真的有遗迹?”


  他看向张赫,“就算有遗迹,说实话,在大夏府的地盘上,我觉得想拿到遗迹,也跟做梦一样,张大哥为何会让令郎前去南元?”


  “碰个运气罢了。”


  张赫摇头,不想多谈。


  苏宇却是不依不饶,笑道:“碰运气?我看未必吧!张大哥,要不跟我说说,反正都到了这地步了,你们是不是有什么发现?”


  说着,又幽幽道:“也许就是有什么发现,才遭了人毒手呢!”


  张赫心中微动,想了想道:“其实真没发现什么,不过南元可能真的存在遗迹。第一,柳文彦你知道吗?昔年退出大夏文明学府之后,就去了南元定居。”


  “第二,大夏王当初也在南元待了好些年。”


  “第三,苏宇的出现,更证明了很多东西。”


  “第四,老弟有所不知,人境不但有南元,还有西元城、北元城、东元城,而在这三城,昔年都有遗迹出现,南元,并非后来命名,很早之前就是这名字。”


  苏宇一怔道:“这个我还真不知道,南元在大夏府算南方,可实际上在整个人境,不算极南,我大明府比南元还南……”


  张赫摇头道:“不是这么分的,按照古人族划分,南元是中原大地的南极,出了南元,就是南荒!大明府其实处于南荒区域了!”


  “北元就在大周府境内,北元城曾出现过一座遗迹,你知道被谁拿走了吗?”


  “大周王?”


  “不是,大周王的弟弟。”


  苏宇恍然,“原来如此!是那位啊,这么说,也是无敌遗迹?”


  “对!”


  苏宇长见识了,“原来如此,怪不得大家都上心了,那以前南元怎么没人关注?”


  张赫笑道:“以前,那是夏家的地盘,谁敢贸然前去?而且,北元、东元、西元出现遗迹,只是最近才流传出来的,以前无敌的证道地都是秘密!现在大家才知道这事,所以都笃定,南元必然有遗迹,所以才有很多人前去。”


  苏宇点头,“难怪,我就说,一群人傻子似的,在那乱转悠,合着是笃定有遗迹!”


  说着,又摇头道:“传递消息的人,不是什么好人,以前没人知道,现在居然知道了三处无敌证道地,传消息的人手段通天,但是不安好心,大夏王的对头?”


  张赫感慨道:“老弟果然聪慧,一语道破天机,传递这个消息的人,的确没安好心,这点大家也清楚。”


  “查不到从哪传的?”


  苏宇疑惑道:“是不是那个叛徒无敌?张大哥别这么看我,现在不是什么秘密了,大明府不少人都知道,这无敌当中,有个叛徒,大汉王说是毒瘤,难道是这家伙干的?”


  “这个……可能吧。”


  张赫开口道:“具体谁传的,其实不太清楚,在资料中查到的,查到的那人,真的是在一家图书馆内的资料库中查到的资料,那家伙实力很弱,查到了这个联系,四处宣扬,之后才引起了大家注意。”


  “那个人呢?”


  “死了。”


  “死了?”


  张赫点头,“真死了……你都怀疑有问题,其他人也不会真的没想到,查了几次,逼问了几次,那家伙……太弱了,被查探记忆的时候,死了。”


  苏宇撇嘴:“也正常,无敌真要那么蠢,随意就被查出来了,就不会有这么多事了!张大哥,那你觉得,无敌当中谁是叛徒?”


  张赫幽幽道:“不要猜,不要提,不要说!这东西,说不得!越是强者,越是慎言,这事情,一些无敌都不会说什么,太容易引起混乱了!”


  无敌查无敌,互不统属,真要那么容易查,早些年就查出来了。


  苏宇笑呵呵道:“我懂!其实大家都懂,全天下的强者都揣着明白装糊涂!不过我觉得,私底下,大家肯定有些怀疑,我就怀疑几位无敌……当然,不敢说名字,免得给自己招惹麻烦。”


  两人一路前行,下方的城池,他们也不路过,不会在城池上空飞行,当然,这在大金府境内,真过路也没事,大金府府军将主跟着呢。


  说说聊聊的,苏宇也将催精诀传授了出去。


  这功法,自然不是牛百道给的。


  这功法,其实来源于一个繁殖速度快的惊人的种族,算是火豚族一属,但是不同族,叫母豚族,母系社会,一头母豚,一个月能生一次,一生就是七八个,效率吓人。


  张赫回去试试,也许真的可以生一堆,当然,精元外泄,实力必然会受到一些影响的。


  张赫也开始研究起了功法,一路上,也拐弯抹角地不经意间试探了苏宇几次。


  作为日月境强者,哪有那么容易打消怀疑。


  他对崔浪的怀疑,自始至终都没停止过。


  而苏宇,没在意这个,他就当自己没杀过人,自己骗自己没干过这事,随便你怎么试探,“静”字神文启动,静心安神,丝毫不慌。


  一路上,苏宇也开始蕴养自己的神文,没在意张赫的看法。


  文明师蕴养神文,太正常了。


  很快,16号夜色降临,苏宇和张赫跨过了大金府,进入了大周府境内。


  大周府之后,便是诸天府了。


  ……


  大周府。


  很繁华,夜色下,城池灯火通明。


  大周府,也是文明师的圣地,大周府文明师很多,数量多,种类多,比起大明府,大周府更擅战,也更强悍。


  这里,有地阶铸兵师,有地阶神丹师……


  各种文明师,在这都有巅峰者存在。


  赵天兵也在大周府,不过是在大周府的府城洛丘城。


  进入大周府,张赫也松了口气,大周府实力强悍,在这几乎不会遇到什么万族教强者,当然,在这也有不小的限制。


  两人还没飞行多远,空中就有警报声响起,很快,苏宇就感觉自己被人锁定了。


  张赫迅速道:“大金府府军张赫路过贵府,前往诸天战场,还请通行!”


  说罢,取出一枚印章,印章散发光芒,迅速传递了出去。


  很快,虚空有人开口道:“是张将军,失礼了!将军,你身边是……”


  苏宇笑道:“大明府崔浪!铸兵师,受大明府文明学府牛府长之令,前往诸天战场!”


  “可有授令?”


  “当然!”


  苏宇笑了一声,从储物戒中取出了一沓授权令,笑道:“各大府授权令都有,我喜欢游历四方,自然都备着。”


  暗中,有一道意志力探查而来,查看了一下,有人道:“二位都曾来过大周府,规矩我也不多说,有城池所在,必须落地,不许横渡城池!”


  张赫笑道:“自然,我们会尽量避开城池。”


  此刻,苏宇也看到了大周府的人,不远处,一朵云彩中,此刻云彩被掀开,露出了一个堡垒,几位身穿铠甲的强者现身,其中还有文明师存在。


  说话的,是那位没穿铠甲的白袍文明师。


  朝两人看了一阵,那文明师又道:“另外,在大周府境内,不允许私斗!还有,近期有万族教徒潜入,二位自己小心。”


  说到这,又看了看苏宇,眼神微微有些不善道:“这还是拜大明府苏宇所赐!得感谢大明府!”


  苏宇耸肩,笑道:“别看我,我又没招惹大周府!这位前辈,觉得苏宇给你们招惹了麻烦,去找苏宇麻烦,别迁怒我啊,我是铸兵师,准地阶铸兵师,我在大周府也有人的,赵府长是我长辈,你虽是山海,可也没道理用这语气跟我说话……”


  苏宇笑着笑着,笑容收敛道:“路过一下大周府而已,上次来,大周府的人就傲气,当年弱小,懒得跟你们说什么,现在还给我甩脸子?”


  苏宇不客气道:“我又没招惹你们,信不信我这次前往诸天战场,找无敌好好告你一状!”


  “……”


  那大周府山海也是无语,我他么说一句,你反驳十句!

  大明府的混蛋,就他么喜欢告状!


  这崔浪,他也知道。


  包括昨晚的事,现在也有一些消息流传。


  即将晋级地阶的铸兵师,他的确不好招惹,闻言微微蹙眉道:“崔浪,没人和你作对,苏宇胡言乱语,为大周府招惹了麻烦是事实!若不是他,哪有这么多麻烦!”


  苏宇撇嘴,“你找他去,不用跟我说,我跟他又不算太熟,见过一两次而已,那又不是大明府的人……咳咳,算是吧,免得府主知道了找茬。”


  张赫在一旁出声说和道:“二位都别这么大火气,别为了不相干的人起了冲突,崔老弟,我们还要赶路,不宜耽误,你不怕程老追来?”


  此话一出,苏宇龇牙,很快道:“那位老兄,回头大唐府程老署长来了,得拦住他,他是来捣乱的,日月九重,小心点,多审查一下,他可能要袭击周院长,我们先走了,你们自己拦住他……”


  丢下这话,他踢了一脚飞鹰,迅速离去。


  那守卫的山海,微微皱眉,等他们走了,忍不住骂道:“好傲气的家伙!地阶铸兵师……不是还没到吗?”


  身旁,一位战者山海境将领笑道:“人家年轻,进入了凌云,即将踏入地阶,傲气才正常!老刘,苏宇的事不要老是说,无端端地招惹一些麻烦,至于这家伙……简单,让人盯着他,大唐府程老真来了,出卖他的行踪,让他被抓回大唐府,看他还嚣张不嚣张了!”


  此话一出,几人都笑了,笑了一阵,那战者山海又道:“不过日月九重入境,还是要多看看,以免发生意外,通知将主过来,我等未必能探查清楚。”


  “这倒也是。”


  几人迅速通知日月前来,日月九重大能入境,还是要警惕的。


  没多久,大周府一位日月强者赶到。


  几人刚聊了一阵崔浪的事,很快,那日月强者脸色微变,迅速道:“可是程老前来?”


  虚空微微震颤,下一刻,一位老人从虚空中走出,笑道:“小孙,是你啊!有些年没见了,你爷爷还好吧……”


  “咳咳,程老,我爷爷过世了。”


  “哦哦哦……”


  老人叹息道:“没太在意,又走了一位老朋友了!行吧,你自己玩着,我还有事,不和你多聊了!”


  “咳咳,程老,您老是来……找崔浪的?”


  “不是!”


  老人否认道:“我是来找那张赫的,听说张赫故意破坏一位地兵师晋级,这种渣滓,得严惩才行,以儆效尤,知道张赫在哪吗?”


  “……”


  几人无语,人家张赫正在护送那位被他破坏了晋级的准地兵师前行呢。


  崔浪都没介意,你还要惩罚人家?


  你不是为了崔浪来的?

  “程老,他们一路朝前,前往诸天府方向去了。”


  老人摸了摸胡子,“诸天府……这家伙要去诸天战场?那边有什么好的,危险万分,区区凌云,去了不是找死?又不是战力擅长的文明师。”


  嘀咕了一句,老人很快道:“那我去找张赫麻烦,你们好好看门,最好通知前面的人,帮我拦一下,免得真给他们跑进了诸天战场!”


  “听程老的。”


  那日月境笑着点头,老人笑了笑,踏破虚空,瞬间消失。


  等他走了,日月统领吐了口气道:“感觉更强大了,人境要说有希望证道无敌的日月,这位也算其中之一,你们几个下次遇到了客气点,别胡乱招惹到了。”


  几人急忙点头,这是肯定的。


  日月九重,哪怕无望无敌,他们也不会随意招惹的。


  日月统领又道:“崔浪那边,之前听说差点发生了冲突,小刘,别谁都刺几句,崔浪即将晋级地兵师,大明府还有几位地兵师,不过年纪都大了,大唐府也只有一位地兵师,这次两府绝对都不会放他走,得罪了崔浪,也没什么好处,府内还有不少地兵师,你是文明师,自己知道情况,铸兵师抱团的厉害,你这事传出去,小心被针对。”


  那刘姓山海有些无奈,“没针对他,我知道铸兵师的德行,那家伙现在傲气的很,我说苏宇,他倒是怼起来了。”


  “这事就这么过去了。”


  日月统领也不想多说,沉声道:“最近大周府不太平,整个人境都不太平,盯紧点!”


  “诺!”


  几人应声,日月统领也很快离去。


  ……


  与此同时。


  张赫忽然道:“崔老弟,我心神不宁,恐怕……人真要追来了!”


  苏宇脸色微变,卧槽!

  这真要追来了,抓住了我,带我回了大唐府,不说自己身份会不会暴露,这不暴露,被抓走了,也是大麻烦!

  “张大哥,速度点!”


  苏宇说着,忽然放弃了飞鹰,直接抓住了他的胳膊,“带我飞,飞的越快越好,这老东西抓我去了大唐府,我师父都不一定能救我出来!”


  “好!”


  张赫也是迅速加速,跑路!


  不跑,他也麻烦。


  人影一闪而逝,他们离去没一会,一道人影再次击破虚空,探查了一下,笑道:“跑的还挺快!看来是感受到了。”


  再次击破虚空,声音在虚空震荡:“张赫,给我停下,停下来,我打你一顿了事,不停……你考虑后果!”


  ……


  同一时间。


  大周府,都城洛丘城中。


  城主府,大周文明学府,都有人睁眼,看向某一个方向。


  很快,各自闭眼。


  心中暗骂!


  还真不要脸地追来了,也是服了,大唐府这边,缺地兵师缺疯了吧!

  不就一个准地阶吗?

  犯得着让这老家伙亲自来抓人吗?

  当然,站着说话不腰疼就是了,反正大周府不缺,大周府地兵师不少,加上赵天兵,足足有5位,哪怕在整个人境,也是各大府最多的。


  能和大周府比的,也就天铸王一脉了,那边也有几位地阶铸兵师。


  大周文明学府。


  周破龙喃喃道:“崔浪……大明府……”


  大明府先是带走了苏宇,现在又出了个崔浪,这崔浪,之前可没什么太大的名气。


  赵立的扩神诀,也不是谁都传的。


  听说,也传给了这崔浪。


  周破龙喃喃一声,没一会,门外有人敲门,“老师。”


  “进来!”


  很快,单雄进门,低着头,开口道:“老师,我伤势养的差不多了,我想去诸天战场。”


  “诸天战场?”


  周破龙沉吟片刻,缓缓点头,淡淡道:“那就去吧!自己小心!提醒你一点,你去,危险重重,不比苏宇出门在外危险小,自己想好了再做决定!”


  “是!”


  单雄应声,犹豫了一下,还是道:“老师,我的神文,真的是多枚神文融合吗?”


  “……”


  周破龙淡漠道:“重要吗?不要被苏宇乱了心境,心乱了,人也乱了!”


  “学生知道了!”


  单雄没再问,转身离去。


  等他走了,周破龙微微摇头,心乱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这一次失败也是好事,也许可以让他经历更多的磨练。


  连单雄这种经历不少的人,都容易被乱了心境,那些经历不多的人呢?


  周破龙想着事情,陷入了沉思,很快,再次闭目。


  有些事,不需要自己去操心。


  至于程墨……自己闹腾去,他懒得掺和。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