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法不容情

  夏日午后!


  一辆红色的保时捷跑车,缓缓开到东安市人民医院的门前,右转停在对面的停车场上。车上下来一位身材高挑的美女,身穿火红色的紧身裙,越发凸显出玲珑有致的身形,一头波浪长发随风飘舞,洋溢着青春的活力。


  她手里拿着精致的爱马仕坤包,锁好车子来到路边,恰好绿灯亮起,她迈着优雅的步子,款款走在斑马线上。


  就在这时,停车场上的一辆面包车突然发动,笔直地冲向了美女。


  这一幕,惊呆了在场的所有人,路边经过的两名女孩,吓得嘴巴圆睁着,不由惊恐的尖叫。


  悲剧没有被避免。


  美女先是被面包车撞倒,跟着又被碾压在车轮下,坤包脱手而出,被甩在了马路上。


  面包车无情地在美女胸前开过去之后,跟着又倒了回来,左侧两个车轮,接连碾压美女白皙的脖颈上。


  那双美丽的大眼睛圆睁着,脖颈处汩汩流出鲜血,顷刻间染红了人行道,在阳光下格外刺目。


  面包车下来一位中年司机,模样普通,穿着工作服,他很平静地看着濒临死亡的美女,缓缓点起一支烟。


  画面定格!


  上面这段视频,时间只有一分三十秒,方朝阳却不知道看了多少遍,每看一次,都觉得异常触目惊心,胸口憋闷,像是压着一块大石。


  嘭!方朝阳的拳头落在桌子上,发出一声闷响!

  “头儿,还没下班啊?”


  房门外,听到声音的小赵,伸进来一只小脑袋,她有一张可爱的小圆脸,干净利落的齐耳短发。


  “小赵,这段视频你看过了吧?”方朝阳冲她招了招手。


  小赵走了进来,看了看电脑屏幕,点头道:“说实话,只看了一遍,吓得晚上都没睡好。”


  “这个案子你怎么看?”方朝阳问道。


  “这他妈就是故意杀人啊!”小赵爆了句粗口,“如果纵容这种事情,每个人上街都没了安全感。”


  “好了,情绪别那么激动。”方朝阳摆摆手,跟着又问:“检察院那边补充新证据了吗?”


  “还没有,但坚持以故意杀人罪起诉。”


  方朝阳沉默了,证据明显不够,缺少最关键的杀人动机。


  小赵接着义愤填膺地说道:“头,你可要为我们广大女性伸张正义啊,这人不被判死刑,天理难容,而且,全国人民的眼睛,都盯着我们法院呢!”


  见方朝阳还是没说话,小赵讪讪地陪了个笑脸,道了声头保重,转身小跑着离开。


  方朝阳,二十八岁,东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刑事审判庭审判长。


  他身高一米八,体型修长,相貌英俊,走在街上,回头率非常高。不光颜值担当,他铁面无私,担任刑庭审判长两年来,审案从无差错,刚刚被评为鲁山省十大杰出法官。


  小赵是庭审书记员,也是方朝阳的铁杆粉丝之一。


  在方朝阳的办公室里,悬挂着一幅汉隶书法,上面端端正正地写着十个字:让司法的天平永不倾斜!


  书法是他自己写的,也是平时的爱好之一。


  从头又看了一遍视频,方朝阳这才关闭了电脑,烦躁地点起一支烟,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迈着大步,走出了办公室。


  走廊里,手机响了起来,是女朋友彭姜打来的。


  “小姜!”


  “朝阳,晚上来家里吃饭吧!我妈炖了排骨。”彭姜道。


  “好啊,正好馋了。”方朝阳笑着答应。


  “记得买一束花,我妈的生日。”


  “不好意思,这几天太忙,把这事儿给忘了。”方朝阳歉意道。


  “又不是头一回了,上次我爸过生日,你说什么避嫌,竟然都不参加。”彭姜埋怨道。


  “这不能怪我,桌上有涉案嫌疑人的家属。”


  “好了,我不说了,在家里等你啊!”


  在更衣室里换上便装,方朝阳到院子里开上自己的那辆二手马自达,一路出了法院大门。


  九月的东安市,炎热渐退,这里本就是海滨城市,环境宜人,清凉的海风从车窗吹进来,让人精神一振。


  这几天,方朝阳一直在研究那起故意杀人案,视频看多了,画面上的每一幕都深深印在脑海里,不受影响是假的。


  看到路边停着的车,总有一种幻觉,它会突然启动撞过来。


  视频上被撞的美女,虽然倒在医院前,可以做到救援及时,但是,终究因为脖颈断裂,失血过多,三个小时后被宣布死亡。


  她叫苗伊,二十五岁,凤舞九天集团董事长,年轻有为,漂亮大方,是新一代的创业偶像,微博粉丝三百万,非常具有影响力。


  犯罪嫌疑人裘大力,三十四岁,东安市钟表厂的一名送货司机,平日里老实巴交,还是个热心肠,谁有困难喊一声都会到场。


  没人会想到,裘大力竟然制造了这样一起令人发指的惨案,事后表现得如同一名冷血杀手。


  裘大力!

  在调阅案卷的时候,方朝阳看到了这个名字,当时脑袋嗡的一声,呆在当场。


  二十年前,方朝阳才八岁,在上学途中,遇到了一群劫道的孩子,手里拿着刀,非让他把零花钱都交出来。这时,一位少年快步跑过来,挡在方朝阳的前面,告诉那些小混蛋,这是他弟弟,谁敢欺负,就打断谁的腿。


  少管闲事!有个不服输的孩子冲上前,用力刺了一刀,在少年的胳膊上留下了一道血淋淋的伤口,至今疤痕还在。


  事后,少年只是憨厚地笑了笑,捂着伤口说没关系!跟着又塞给方朝阳几张皱巴巴的票子,买些吃的,别饿着肚子。他已经辍学了,在一个养鸡场当帮工,能赚到些小钱。


  少年是方朝阳家的邻居,一直照顾他的兄长。后来,少年长大了,打工进城,娶妻生子,就是裘大力。


  想起这些往事,方朝阳眼眶湿润了,作为一名法官,他深刻明白,人可以有情,但法不容情!

  “裘大力,你怎么变得这么混蛋,你不但害死了一个女孩子,也毁了两个家庭。”方朝阳愤然自语。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