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章 幕后主使

  “归根结底,还不是网上舆论给闹腾的,让咱们东安市全国闻名。局领导一再催办,检察院那边更讨厌,一天八个电话的追,压力山大,刑侦这边如果不尽快拿出结论,差不多就要全部换人了。”尚勇解释道。


  方朝阳点起一支烟,沉默了片刻,认真地问道:“大勇,你又发现了什么?”


  “裘大力的儿子,昨天住进了省医院,一次性地交了十万费用,还是现金。”


  “什么?小德病了?”方朝阳一愣。


  “嘿嘿,你的表情出卖了你的内心。”


  “现在不是封建社会,不能株连九族。”


  “那孩子是白血病,又没有大病医保,治疗费用可不低,裘大力的媳妇哪来的钱?再说了,她就是倾家荡产,也不够赔苗伊的。”尚勇道。


  方朝阳的眼前,出现了一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拿着个点读机,正在吐字不清地学习英语。那还是三年前,他去过一次裘大力的家里,受到了夫妻俩热情款待,差点就喝醉了。


  这么可爱的孩子,居然患上了白血病,上天有时候还真是无情。


  “你怀疑,裘大力有意撞死苗伊,是收了别人的钱,给孩子治病?”方朝阳问。


  “还能有其它解释吗?交警那边,虽然检测出裘大力是酒驾,但这里有个疑点,当天中午,交警就在那条路上查酒驾,裘大力的车被拦住过,并没有监测出来。”


  “这说明什么?”


  “他是后来才喝酒的,而且是白酒,他娘的就是为了壮胆。”尚勇骂道。


  “大勇,如果是雇凶杀人,问题就复杂了。比如,裘大力是如何锁定苗伊的行程?肯定有人通风报信。”方朝阳皱眉道。


  “最为蹊跷的是,裘大力的手机上,那段时间内并没有通话记录,不是删除了,我去服务商那边查过,就是没有。”


  “有另一部手机。”


  “老同学,我今晚已经喝了三瓶啤酒,哦,这是第四瓶,但这里,脑子是清醒的。包括我在内,不知道多少人都希望裘大力死,以告慰苗伊的在天之灵。裘大力该死,他坏了良心!可是,一旦他死了,幕后那些混蛋,就真的逍遥法外了。”尚勇左手指关节使劲敲了几下茶几,眼眶潮湿,揉了揉,又拿起了啤酒瓶。


  “别喝了,你的工作性质我清楚,不一定什么时候就要去案发现场。”方朝阳将酒瓶夺了下来,把茶水推了过去。


  “朝阳法官,答应我,算我求你了!”尚勇重重地抱了抱拳。


  “我只能承诺你,尽力而为。”


  “那我就等着好消息了。”


  还真让方朝阳说中了,尚勇的手机响了,出现了案情,他急忙披上衣服出了门,噔噔噔跑下楼。


  茶几上一片狼藉,到处是酒渍、油渍、还有胡乱摆放的签子。


  方朝阳耐心地收拾干净,又把所有的窗户都打开,这才来到卧室,在窗前的桌子上,铺上一张白色的宣纸。


  点亮台灯,他拿出毛笔,流畅地写下一首诗: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接着,方朝阳签下了自己的笔名,无尘!

  抓住宣纸的上端两角,悬挂在旁边的一根细绳上,方朝阳对这幅书法很满意,不禁点了点头。


  就在他转头之时,却发现对面五楼的窗口,有一名穿着睡衣的女孩,正在朝这边挥手。


  干什么?

  方朝阳不明白挥手的含义,跟着,女孩拿起了一张大白纸,上面写着三个字:你很棒!

  方朝阳不禁笑了,也冲着女孩挥了挥手,这才重新回到客厅,坐在沙发上,静静地思考明天的安排。


  他还是被尚勇给说动了,要努力争取能让裘大力的案件延期审理,最好重新打回刑侦那边。


  苗伊死不瞑目,这是因为,背后的幕后主使者,正在幸灾乐祸,他们更盼望裘大力死,从此可以不用生活在担忧之中。


  一定要让这群混蛋,一个不漏的都要接受法律的审判!

  通常,方朝阳都会十点准时休息,可是今晚,直到后半夜一点才睡着。法院没权力将刑案打回,只能去找检察院的海小舟。


  而海小舟,恰恰是方朝阳最不愿意见的人。


  第二天一早,方朝阳下了楼,准备到路边摊吃点早餐就去上班。就在楼道门口,一名二十出头的女孩拦住了他,看打扮像是个大**。


  “帅哥,我就是昨晚对面楼的,我的名字叫林雯雯。”女孩自我介绍。


  “你好,我叫方朝阳。”


  “你写字的样子,真的好有魅力啊!”


  “感谢你的欣赏。”


  “我也喜欢书法,就是写不好,能不能送我一幅?给点钱也行,哦,我还在读大学,最多能出一千。”林雯雯很小心地伸出一根细白的食指。


  “不能让你没了吃饭的钱,既然你喜欢,那就送给你。我还要去上班,时间怕是来不及,这样吧,晚上你来找我。”方朝阳答应道。


  “谢谢!”林雯雯非常开心,到底要走了方朝阳的手机号。


  吃过早餐,方朝阳驱车来到法院门前,就看见这里聚集了很多人,其中年轻女孩就占了一大半,他们扯住了一个白色条幅,上面印着一行黑色大字:强烈要求宣判裘大力死刑!

  这支队伍很有秩序,见到车子来了,立刻让开到两旁。


  方朝阳脸色难看,将车子缓缓开了进去,等伸缩门合拢之后,他停下车,直接走进了警卫室。


  “外面都是什么人?”方朝阳问执勤人员。


  “凤舞九天集团员工,说是经过了公安部门的许可。”一名警卫恭敬地回答,又问:“方副院长,需要驱散吗?”


  “不!”


  方朝阳摇头,走出来重新开上车,停在车位上,这才走进了法院大楼。


  刚进入大厅,一名年轻人就迎了上来,陪审员高亦伟。


  “头,刚才院长建议,让我们先碰个面,商量一下裘大力的案子。”高亦伟道。


  “好,去会议室等我,记得叫上穆凡同志。”方朝阳答应道,这时,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