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4章 强大背景

  在浏览器输入微薄地址后,很快就打开了,博主名字叫夜无声。这篇博文处在被置顶的状态,名字起得很有诱惑力:东安车祸杀人案背后的迷局!


  留言三万条,点赞超过十万,而此人的粉丝竟然有二百万!


  文章很长,写得很详细,电脑上查看甚至都没有显示全部。但是,只看了前面这部分,方朝阳便愤怒了,差点骂出脏话来。


  文中称,犯罪嫌疑人裘某某,虽然只是名普通工人,那只是表象,他的家境并不差,抽好烟,喝好酒,出入高消费场所。


  他的大姨正是东安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李祥的妻子赵佳宁,有这么强大的背景,此案延期审理,不足为奇。


  夜无声在文中还说,此次市检察院将案子撤回,一定会对裘某某发起精神鉴定,结局可以预料,用不了几年,此人就会在大街上溜达。


  为了证明他的观点,博文上还有插图,一张是案发现场,从裘大力车上搜到的好烟,还有一瓶价值不菲的白酒。


  另外一张照片,却是裘大力笑着跟一名女人在街上交谈,那女人方朝阳认识,正是李院长妻子赵佳宁。


  纯属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捕风捉影,造谣生事。裘大力的背景,方朝阳比谁都清楚,往上查三代,还是普通农民,而且,他的**根本不姓赵,而是姓王。


  下方的留言虽然没有全部显示,但依然能看得出来,全部都是谩骂之声。甚至,有人还公布了方朝阳的手机号和座机号,自然也少不了海小舟的。


  吸了半支烟,方朝阳渐渐冷静下来,眉头也拧成了大疙瘩。


  文中的这两张照片,就是夜无声出示的主要证据。但是,这也充分说明,这些幕后人物,为了能让裘大力被判死刑,暗地里做了许多准备。


  方朝阳相信,裘大力跟院长妻子的那张照片,只是偶遇而已。但是,抓拍这样一张照片却并不容易,肯定经过了长期跟踪。


  此刻,方朝阳的手机上,骚扰短信已经增加到几十条,还好,没有电话打进来。


  找到小赵发来的那条,方朝阳直接转发给尚勇,随后打去了电话。


  “朝阳,这网址是什么?”尚勇看到了,还没来得及打开。


  “有人在网上造谣,竟然把我们李院长也给扯进来了,简直丧心病狂。你下点功夫,先联系服务商,把这个微博关了,然后查一下此人的地址,如果在外地,就联系下兄弟省份帮忙,先把他给抓了,问问这些内容和照片,到底从哪里得到的。”方朝阳道。


  “好,我一会儿就去办,不瞒你说,同事们也在议论这件事,还真是一石惊起千层浪。”尚勇答应道。


  放下电话没多久,一个陌生号码打了进来,方朝阳没接,无奈地又把手机给关闭了。


  去卫生间冲了个澡,方朝阳又在窗前练习了几张书法,这才躺在床上休息,脑子里却依然在想着裘大力的案子。


  这次舆论风暴,来得异常猛烈,背后有推手,毋庸置疑。


  但是,有一点让方朝阳始终想不明白,裘大力的背景不难调查,出生于新兰屯,早早辍学,进城打工。


  尚勇早知道裘大力跟自己是邻居,这些人应该也清楚,为什么不把这件事抛出来,要求主审法官避嫌,指派他人审理此案?

  直到后半夜,方朝阳才大致猜测到原因,他被省里评为十大杰出法官,评语中称他肩担正义,铁面无私,这些人认定了,如果裘大力到了法庭上,一定会被他判决死刑。


  计划得相当缜密,几乎每一步棋都想到了,这不得不让人猜测,在裘大力案件的背后,很可能隐藏着一个高智商的犯罪团伙。


  第二天上午,方朝阳先去了通讯营业厅,买了部新手机,并且办理了一张新卡。原来的那部只能先无限期关机,直到事情过去后再使用。


  营业厅里有很多人,方朝阳听到了不少对案件的议论声,什么官官相护,司法不公一类的话语,不停充斥在耳畔。


  舆论的错误引导,让许多人都失去了正确的判断力,他们选择站在道义的制高点,已经对裘大力判处了死刑。而且,他们迫切希望并争取这种道义审判能够生效。


  关于裘大力案件的很多疑点,公检法目前都不能对外公布,那样,势必会打草惊蛇,让其余案犯提前做好准备,销毁证据。更何况,这些幕后者,随着案件撤诉,已经非常敏感了。


  用上了新手机,方朝阳的耳朵终于清静了,他先给彭姜发去短信,告诉他那个手机已经不能用了,这是新手机号。


  彭姜竟然没回消息,方朝阳只能理解为,她现在正在休息中,可能是手机关机了。


  到了法院后,方朝阳刚进办公室里没多久,小赵就敲门进来,说是院长让他去办公室一趟。


  李院长不可能不关注此事,对此,方朝阳早有心理准备,如果提及让自己避嫌,他也只能接受。


  李祥院长年纪也五十多了,跟温刚检察长不一样,他总是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


  “院长!”


  “朝阳,是不是觉得压力很大啊?”李祥问道。


  “确实很大,一部手机也废了,真怕他们再把我的家庭住址给公布出去。”方朝阳道。


  “大不了就住在法院里,这伙人太过分了,竟然把我爱人也给牵扯出来了,简直没底线。”李祥生气道。


  “总有些人,唯恐天下不乱。”


  “朝阳,我找你过来,就是想告诉你一件事儿。我问过爱人,案发前一周左右,在华丰路那边,她刚下公交车,就看见不远处的地面上有个钱包。当然,她没去捡,后来裘大力也从公交车下来,追上来询问钱包是不是我爱人掉落的。”李祥院长解释那张照片的来源。


  “我知道,是有人故意设计了这个局,为了给裘大力贴上一个有争议的背景。”方朝阳点头道。


  “该怎么审,怎么判,不用迟疑,我会全力支持你。”李祥掷地有声。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