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章 最后的稻草

  尚勇这么说,那就是短信上有重要内容,方朝阳忙问道:“都有什么?”


  “有一条短信,是用移动客服号发来的,内容只有六个字,苗伊在你身后!我看到这条信息时,都觉得头皮发麻,更不要说朱红丽了。”尚勇道。


  苗伊已经死了,这个六字短信,明显带有恐吓的味道,对于独居的单身女孩子很有冲击力。


  然而,朱红丽和苗伊是什么关系?方朝阳才不相信,服务号会发来这样的短信,一定是利用***和改号软件。


  “大勇,只是猜测,会不会朱红丽知道苗伊案件的内幕,然后被逼跳楼的?”


  “不排除这种可能,刚才你说她临死前所自己该死,我分析,她应该做了对不起苗伊的事。”尚勇分析道。


  “要这么说,那就不是简单的自杀,要细细追查。”


  “目前先这样,正在对朱红丽进行尸检,她喝酒了,怀疑还服用了违禁药物。当然,还要等最后的报告。”尚勇道。


  挂断了电话,方朝阳的眼前又浮现出朱红丽临死前的样子,凄然、无助,似乎还有歉疚。很可能,朱红丽最近一直精神恍惚,而那条短信,成为压倒她的最后一根稻草,在那一刻精神崩溃了。


  检察院对案件刚刚撤诉,接着就发生了与苗伊有关的跳楼事件,很像是杀人灭口。朱红丽作为被卷入其中的一员,究竟参与了什么,为何又以一种令人遗憾的方式离世,使得整个案件破朔迷离。


  又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死去了,这背后到底隐藏着多大的阴谋?那些幕后阴谋家到底想要隐藏什么?

  方朝阳敏锐地察觉到,他们坐不住了,唯恐事情败露,干脆采用了极端手段。


  方朝阳愤怒地从床上坐起来,穿着睡衣来到沙发上坐下,点起一支烟。犹豫了片刻,拿出手机,打给了海小舟。


  “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方朝阳这才想起来,新买的手机号还没告诉海小舟,不在她的手机信任名单内。


  于是,他又打开了之前的手机,数不清的短信,让手机的运行速度很慢。没时间看这些谩骂的内容,全选删除。


  滴!

  有一条短信进来了,“苗伊的冤魂会找你,注意卫生间!”


  看号码是外地的,方朝阳又删除了,这才打给海小舟。响了好半天,海小舟这才接了起来,不耐烦地说道:“朝阳,半夜打电话,太不礼貌了!”


  电话里哈欠连天,方朝阳一听就知道是装的,笃定道:“你是标准的夜猫子,这个时间肯定睡不了。”


  “万一我正跟男朋友约会,不就制造误会了?”


  “呵呵,如果是那样,你也不会接我电话的。”


  电话那头停顿了两秒,紧接着是海小舟的哼声,“别说的跟多了解我似的,我一定找个比你强百倍的!有话快说!”


  “傍晚的时候,清水家园发生了一起跳楼事件。”


  “我听说了,不过,跟你有什么关系吗?”


  “我正好目睹了整个过程,一名年轻女孩,名叫朱红丽,从十八楼坠落,当场死亡。”


  “朝阳,跟我说这个,是想吓我吗?”海小舟理解偏了,不满道。


  “敢拿枪的人,还会怕这些?大勇刚才来电话,说了些朱红丽的情况,从摔碎的手机中,恢复了短信,有一条跟苗伊有关。”方朝阳道。


  “大家都在讨论苗伊的案子,这有什么奇怪的。”


  “关键是,朱红丽临死前,曾对我说过,她该死。”


  “你的意思是,她参与了裘大力杀人?”海小舟似乎明白了,语气也变得认真起来。


  “我也只是怀疑,这可能是杀人灭口。小舟,案件很复杂,我想让你明天就去提审裘大力,出示朱红丽的照片,看看他的反应。”方朝阳道。


  “好吧!正好我这里也没有头绪呢,明天我联系大勇,不管那么多规矩了,先协同办案吧!”海小舟答应道。


  “打扰了,快休息吧!”


  “那个,你,一个人住?”海小舟问道。


  “当然!小姜的家教很严格的。”


  “哈哈,没事儿了,睡吧!”海小舟笑着挂断了电话。


  这一晚,方朝阳并没有睡好,梦中时而出现朱红丽和苗伊的身影,他不得不暗自提醒自己,作为一名法官,只负责审案,并不负责查案。


  随着时间的推移,网络的舆论浪潮平息了许多,法院内部的办公秩序已经恢复。只是,法院门前,总有些不明身份的**连驻足,远远地看着办公大楼。


  上午,方朝阳召集两位陪审员开了个会,一是鼓励大家,不要受裘大力事件影响,二是商量明天就要开庭的一起继母虐待案。


  吃午饭的时候,海小舟来了电话,“朝阳,上午提审了裘大力,我们出示了朱红丽跳楼的照片,他的表情明显不对,身体都在颤抖,也不敢多看照片一眼。”


  方朝阳立刻放下筷子,问道:“裘大力说什么了?”


  “还能说什么,不认识呗。不过,肯定是撒谎,这人的骨头还真是够硬的。”


  “还是没有突破。”


  “有突破,可以证明裘大力跟朱红丽有关系,我们又多了一条追查线索。”海小舟乐观道。


  “朱红丽在娱乐场所上班,背景很复杂,调查起来可能会有难度。”


  “有一弊必有一利,她接触的人多,总会找到些蛛丝马迹,洗不干净的。”


  “大勇有的忙了。”


  “别说,他还是那熊样,打几拳都不知道躲,还傻乎乎地咧嘴笑。”说到这里,海小舟噗嗤笑了。


  “那是在你面前,别人谁敢动他。”方朝阳道。


  “改天,咱们三位大侠,一起吃个饭吧!”很难得,海小舟发出了邀请,高兴不过三秒钟,她补充一句,“你掏钱!”


  “就去个便宜的地方,我都要快买不起宣纸了。”


  “小气鬼,已经说好了,人家大勇请客,吃烧烤。”海小舟嗔道。


  接着,海小舟说起了检察院那边的事情,压力相当大,不光有网络舆论,还有上级的不满。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