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8章 夜魅酒吧

  在裘大力这一案件上,温刚检察长挺得相当硬实,检察院没有履行好职责,他可以带头写检讨,坚持要把此案一查到底。


  “改天,我是该拎两瓶酒,却看看温检察长。”方朝阳道。


  “呵呵,别费心了,他不会收。”海小舟笑道。


  “那就买菜去他家吃饭。”


  “这个嘛,可能还行得通,反正他家里就老两口,儿子在外地工作,也不常回来。”海小舟道。


  这边海小舟刚挂断电话,尚勇的电话跟着就打了进来,他跟局领导汇报了,因为朱红丽跳楼死亡存在诸多疑点,局里决定对此进行立案调查。


  “太好了,只要打开一个突破口,那些混蛋就会彻底暴露。”方朝阳高兴道。


  “裘大力真他娘的可恶,明明跟朱红丽认识,就是不肯招供,真想揍他。”尚勇发狠道。


  “说这些也没用,你想揍的人多了。还是要先拿到有利的证据,他会坦白的。”


  “但愿吧,只要发现其它线索,揪住一位幕后指使者,他招不招的也就不重要了。”尚勇道。


  “朱红丽一个人租房子?”方朝阳问。


  “不,她跟男朋友一起住,邻居说,那小子一个月前就不来了,现在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我们正在找。”


  “大勇,你有的忙了。”


  “我现在浑身充满了干劲。”


  忙碌了一个下午,在夕阳的余晖中,方朝阳拖着有些疲惫的身躯,开车回家。


  可是,当他将车子刚刚开进小区的时候,突然发现楼下站着两个熟悉的身影,还拎着两兜子水果。


  是裘大力的父母,他们找过来,一定是替儿子求情。


  方朝阳立刻将车子掉头,重新驶离了小区,这种时候,绝对不能跟犯罪嫌疑人的家人见面。即便他认为坦坦荡荡,谁知道哪个地方,就会藏着别有用心者。


  回到街道上,方朝阳突然发现,竟然无处可去,自从担任法官之后,他几乎推掉了所有的应酬,昔日的朋友也疏远了。


  彭姜又是夜班,总不能赖在她的家里,再说了,万一遇到了她舅舅庄志奇,难免会谈到裘大力的案子,可能又会起争执。


  想了半天,方朝阳将车子停在一边,拿起手机,还是打给尚勇。


  “大勇,我去你家呆一会儿吧!”


  “怎么,惹上洗不清的风流债了?”尚勇意外道。


  “我看见裘大力的父母找来了,跟他们说不清楚,万一哭哭啼啼的,也不知道该怎么劝。”


  “儿子做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他们也好意思求情。”尚勇鄙夷道。


  “还是那句老话,可怜天下父母心!”


  “朝阳,咱们去夜魅酒吧,我正好去暗查,你陪我一起。”


  “我去合适吗?”


  “怕什么,不穿那套衣服,没人认识你的。嘿嘿,你觉得自己帅,酒吧里可从不缺小帅哥,倒是我这种男人味儿十足的才吸引眼球。”尚勇自恋吹嘘。


  也只能这样,方朝阳答应下来,重新发动车子,半个小时后,来到了酒吧门前。


  刚把车子找个角落停好,尚勇也从一辆出租车下来,他穿着便衣,真丝t恤,上面印着个叼着烟的男子,下面牛仔裤运动鞋。


  “大勇,你这套衣服可不便宜。”方朝阳笑道。


  “到这种地方,穿得太老土,反而容易被人看出问题,你这套西装还勉强吧,像是个出轨的知识分子。”尚勇打量着方朝阳道。


  “进不去家门,也没地方找衣服换。”


  “裘大力的父母我也见过,说他们七十岁也有人相信,老得不像样。”尚勇感慨一句。


  “新兰屯他们估计是回不去了,出了这种事情,走在路上都会被人戳脊梁骨。”方朝阳很了解那地方的风土人情,芝麻大的事情,也会瞬间传遍全村。


  “对了,带钱没有?”尚勇问。


  “你出来办案都不带钱吗?”方朝阳反问道。


  “嘿嘿,回去报销,最近手头有点紧。”尚勇嘿嘿笑。


  “我有,进去吧!”


  两人进入酒吧,里面灯光幽暗,缠绵悱恻的歌声飘在空中,更增添了暧昧的气息。


  正对面的舞台上,一名身穿白裙子长筒靴的女孩,正抱着麦克风闭目轻唱。吧台边坐着几名客人,还有些客人坐在下面的条桌两侧,衣着暴露的女服务员在陪酒。


  “朱红丽就是陪酒的,靠推销酒水来赚钱。”尚勇低声道。


  “看来,她跳楼的事件,对这里影响并不大。”方朝阳道。


  “在这种醉生梦死的地方,谁还管那些。再说了,局里对外宣称,初步认定朱红丽为自杀,也没引起多少人的关注。”


  两人来到吧台跟前坐下,点起一支烟,又要了两杯鸡尾酒,小口品着。


  “帅哥,请我喝一杯怎么样?”


  一名浓妆艳抹的女子凑过来,妩媚地笑着,轻轻搂住了方朝阳的脖子,身上是浓浓的香水味与烟味的混合气息,一看就是常在这里混的。


  “你觉得我像是缺女人?”方朝阳反问道。


  “你这么帅,不少女人都想要倒贴吧!我不一样,不图你的身体,只想做红颜知己。”女人微眯着眼睛,雪白长腿从下方先伸过来,不乏挑逗。


  “美女,怎么不勾搭我?”尚勇笑问。


  “实话实说,我觉得你像是个粗人,而这位帅哥斯斯文文的,一定是学富五车!”


  粗人?方朝阳都被逗笑了,大方地为美女点了一杯酒,邀请她坐下来,这才问道:“美女,请问芳名?”


  “到这里来的,也没几个真名,叫我茉莉好了。两位大哥怎么称呼?”


  “我叫云清,他嘛,大壮!”方朝阳笑道。


  尚勇立刻瞪圆了眼睛,抱怨道:“大壮,这名字是学富五车的人起的吗?”


  “叫小壮你也不乐意啊?”方朝阳反问。


  茉莉被逗得大笑,花枝乱颤,捂着肚子道:“云先生,你是演员吧?”


  “我给很多演员打分。”


  “是评委?”


  “话剧!”


  茉莉又是一阵大笑,还当真了,问道:“现在还有人看话剧?”


  “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对了,你们这里有个叫丽红的,就去我们剧团应聘过。”方朝阳道。


  丽红,正是朱红丽在这里的花名,茉莉收敛笑容,果然敏感了,说道:“听说她跳楼了,摔得没个人形。”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