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9章 突然消失了

  “太可惜了!”方朝阳装作惋惜地喝了一口酒,说道:“两个月前,她去应聘,说这里太乱了,想要找份安稳的工作。说实话,表演一般般,正好剧团缺人,我还想找她去试试呢!”


  “没想到,她还有这个爱好,我经常来这里,跟她也算很熟。这一个月来,她精神很差,经常喝得烂醉,说是跟男朋友分手了。这年头,男人最靠不住,唉,动什么别动感情,游戏人生,才是最值的。”茉莉大发感慨。


  “嘿嘿,大壮哥就靠得住。”尚勇故意打岔,总揪着一个问题,会让茉莉察觉不对的。


  “云先生我看不透,但是,大壮哥,你是干这个的吧?”茉莉笑着比划了个手枪的姿势。


  好眼力!方朝阳也不得不佩服这个女人,反正他没看出来,尚勇身上哪里带着警员的气势。


  “没个眼力见的,换换地方,我跟茉莉妹子聊聊。”尚勇嚷嚷道。


  方朝阳跟尚勇换了位置,目光转向了舞台,女孩还在唱歌,在人来人往的酒吧里,显得格外孤单。


  在这种喧嚣的环境里,人更容易迷失自己,方朝阳还是觉得,安静地练习书法,才是一种惬意的享受。


  “帅哥,一个人喝酒不闷吗?”又有一名浓妆艳抹的女子过来搭讪。


  根本不是尚勇说的那样,方朝阳的颜值在这里,也是被关注的焦点,他笑着摆摆手:“还好,可以安静地回忆下前女友。”


  “感情的事情,不必当真,受伤害多了,也就拿得起放得下了。有个词怎么说,对,活在当下。”妖艳女子倒也没纠缠,又去了找别人喝酒了。


  “你倒是看得很开。”


  “经历过一次刻骨铭心的背叛,还有什么看不开的。”


  那边,尚勇跟茉莉相谈甚欢,不时发出一阵阵笑声。


  在这里,每个人都像是过客,不时有人过来跟方朝阳搭讪,随后又离开,过了今晚,谁都不记得谁。


  歌手换了好几个,过了两个小时,尚勇那边的聊天才结束,招呼方朝阳离开。


  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喝酒不能开车,但尚勇对此早有安排,打了个电话,一名身穿便衣的警员就赶了过来,充当了代驾的身份。


  “裘大力的父母也该走了,朝阳,晚上我去你那里住吧!”尚勇道。


  “我不愿意跟你一张床。”方朝阳道。


  “嘿嘿,那就你睡沙发。”尚勇嘿嘿直乐。


  “行,晚上别打呼噜。”


  “臭毛病,哪个男人不打呼噜!”


  “记得关门!”


  “行行,真啰嗦。”


  回到家里时,已经是晚上十点,没有看到裘大力父母的身影,已经离开了。


  方朝阳烧了一壶茶,两人坐在茶几上,一边吸烟,一边喝茶聊天,尚勇酒量非常好,没什么醉意,反而是方朝阳有些头脑昏沉。


  “大勇,从茉莉口中问出了什么?”方朝阳道。


  “我感觉她早就认出我们是谁,故意过来打招呼,顺道透露些朱红丽的情况。”


  “这方面我不如你,没太多敏感性。”


  “据这个茉莉讲,朱红丽的男友也是一名酒吧的服务生,突然消失了,再也没出现过,没人能跟他取得联系。”尚勇道。


  “遇害了?”方朝阳眉头皱了起来。


  “可能性不算太大,如果这样,朱红丽会选择报警的,证明她没有牵扯其中。这人的名字我已经拿到了,回去好好查一查。”尚勇道。


  “之前不知道?”方朝阳问。


  “租房协议是朱红丽签的,没有这小子的名字,反正他以前经常去,因为屋内会传出那种动静,有时还不关窗户,邻居还投诉到物业。”


  “如果他活着,一定知道内情。”方朝阳确信道。


  “他要是躲到乡下去,也不好找,没有证据之前,也不能发布通缉令。”尚勇对此也感到为难。


  刚刚发现朱红丽这条线索,却找不到跟她关系最近的人,案件查到这里,似乎又陷入到另一个僵局。


  “茉莉可能知道得更多。”方朝阳道。


  “她说得已经够多了,问不出来了,我感觉她还算是个有正义感的女人。”尚勇道。


  “她是干什么的?”


  “也需要查一下,不过,她把手机号给我了。”


  “大勇,有两下子啊!”


  “别往泡妞那块想,我这是在工作。其实,我还想调查一下,夜魅酒吧到底有没有违禁品,但今晚显然不适合,他们好像有所防备。”尚勇道。


  聊了一阵子,两人都困了,冲了个澡后,方朝阳当真就把大床让给了尚勇,自己选择睡沙发。


  第二天一早,方朝阳正准备跟尚勇一道下楼,无意间从窗口朝下看了一眼,又停住了脚步。


  裘大力的父母又来了,就站在楼道门前,手里还拎着昨晚那两兜子水果。农村早婚现象很普及,他们也不过五十出头,看起来十分苍老。


  就像尚勇说的,说他们七十岁,也有人信。


  入狱的儿子,患病的孙子,让他们感受到从未有过的生活艰辛。


  “又来了,很有毅力。”尚勇也从窗口向下看了一眼。


  “怎么办,被堵门了。”


  “我去把他们劝走,就不坐你的顺风车了。”尚勇说完,先一步下楼去了。


  “大勇,对他们态度好点。”方朝阳在后面喊了一句。


  方朝阳从窗口看下去,尚勇不知道跟裘大力的父母说了什么,他们一再点头,拎着水果先后离开了小区。


  等了二十分钟,方朝阳这才下楼,开上车子上路,经过早点摊的时候,买了一杯热粥,就这样站着喝了,匆匆去上班。


  这天上午要开庭,方朝阳作为审判长,当然不能迟到,在开庭前,还要跟辩护人进行短暂的沟通。


  发生在东安市的这起继母虐待案,也曾经一度登上新闻头条,引发了浪潮般的口诛笔伐。


  这名继母手段残忍,将丈夫带来的八岁女儿,使用一根擀面杖,疯狂殴打到全身多达三十多骨折,女孩衣服都被鲜血湿透了,奄奄一息被送到了医院。


  女孩骨瘦如柴,非常可怜,在外地打工的父亲赶回来,看到这幅场景,痛苦到无法形容。


  此案经过向阳区人民法院一审,以故意伤害罪判处继母有期徒刑八年,继母表示不服,认为量刑过重,上诉到中级人民法院。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