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落魄战神纳尔逊

  今天便是伯纳先生家举办舞会的日子,林梓涵不敢怠慢,毕竟舞会上会有许多伦敦的上层人物,穿着不得体的话是一件非常失礼的事情。对于这次伯纳家举办的舞会,林梓涵不说好奇那是假的。伦敦的社交季是在冬天,在盛夏举办舞会都是比较少见的情况,因为这个时候大多伦敦的达官贵人都在乡下避暑度假。而伯纳家将舞会放在了这个时候,一定是有什么原因的。


  林梓涵走到旅馆外的时候,威廉爱德华已经等在旅馆门口了。因为经常要用车,他索性以一英镑的周薪,雇佣威廉爱德华作为自己的私人马车夫。一英镑的价格已经算是很高的薪水了,要知道一个家庭教师的年薪也就在十五英镑左右,而威廉自己买了车当车夫后,一年最多也就是十英镑的收入。威廉对这份工作是相当满意,在他心目中没有那个绅士比威克汉姆更大方,更善解人意的了。


  来到舰队街三十四号的时候,外面已经停满了各种带着家族徽章的华丽马车,可以看得出伯纳家族在伦敦上流社会有着相当的影响力。相比那些装饰豪华的马车,林梓涵乘坐的着一辆就显得有些寒酸了。在门口招呼客人的罗伯特眼力非常好,一眼就发现了从马车上下来的威克汉姆,便热情地走过来:“乔治,欢迎你来参加我们家举办的舞会。”接着又压低声音说道:“虽然现在不是伦敦的社交季,但是还是有不少漂亮的小姐呢,今晚玩得开心点。”


  林梓涵露出了个男人都懂的笑容:“罗伯特今晚还要靠你引荐一些美丽的姑娘呢。”这倒不是林梓涵对那些所谓的贵族小姐感兴趣,而是他一想到十八世纪那华丽的舞会,心中就有些小激动,以前只是在欧美电影里见过的场面,今天他终于要亲自体验了。


  罗伯特家的大厅此时灯火辉煌,乐队正演奏着来自维、也纳和巴黎的宫廷舞曲,而侍者们则端着各色酒水穿梭其中,空气中充满着一种奢华糜烂的气息。穿着各色礼服的绅士们端着酒杯,不时在舞池边高谈阔论,而盛装打扮的女士们则聚在一起,讨论着来自巴黎的最新时尚女装和蕾丝花边。舞池里则有四五对青年男女,随着欢快的圆舞曲在翩翩起舞,不时露出暧昧的神色。


  伯纳先生和夫人则被一群穿着海军军服的人围在其中,不知道正在谈论着什么,不过从哪些人凝重的神色上看,应该不是什么好事情。林梓涵有心想去找伯纳先生和伯纳夫人打个招呼,不过看看他们周围哪些海军军官严肃阴沉得神色,便果断放弃了。一些年轻未嫁的小姐们早就注意到了白皙帅气的威克汉姆,纷纷朝身边的闺蜜打听这是哪家的少爷。不过林梓涵面生得很,谁也说不清楚他到底是什么来路。


  几个大胆的姑娘走过来邀请林梓涵共舞一曲,可惜林梓涵对这种拘束的宫廷舞一点兴趣都没有,况且那些小姐的身上喷洒了太多的香水,他实在是忍受不了,便礼貌地拒绝了。不过这样一来,那些贵族小姐们就不乐意,林梓涵甚至听到有人低声说自己性格傲慢自大。对此林梓涵只有苦笑,没想到哥们提前享受了下达西的待遇。


  这时,一个穿着间洗得有些发旧的海军军装的中年男子,拿着酒杯走到了林梓涵旁边,微笑着说道:“这些女人的见识都很浅薄,不是么?”林梓涵皱了皱眉头,虽然他对那些衣着华贵,姿态优雅却眼高于顶的贵族小姐们不怎么感冒,可这并不意味着他会一个陌生人表达自己的看法。那中年男子好像并不在意林梓涵的反应,嘴角弯曲了一个诡异地弧度:“在她们心中永远只有漂亮的衣服,闪耀夺目的珠宝,还有舞会上迷人的小伙子。当法国人踏上英伦三岛的时候,不知道她们还有没有这份闲情逸致!”


  林梓涵对这个中年人收起了自己轻视,现在法国正乱做一片,几乎所有的英国人都在为这个国家的沉沦而欢欣鼓舞,可谁又能想到正是这个内忧外患的国家,在科西嘉小矮子的带领下震撼了整个欧洲。不过这个中年人是个例外,如果他不是喝醉了在胡说八道的话,那他的战略眼光就不得了。


  “在下乔治?威克汉姆,不知先生是?”林梓涵决定先探探这个家伙的底。


  中年人随意地举起手中的酒杯:“霍雷肖?纳尔逊,目前在海军任职。不过现在估计没有几个人会想起我了吧?”随即,自嘲地笑了笑,抿着酒杯里的威士忌不再言语。


  什么?纳尔逊?英国皇家海军的战神纳尔逊!林梓涵的心中有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试问全世界对军事有所了解的人,有几个不认识纳尔逊的?没有!在这个家伙风骚的海上生涯中,就没有一次败北过,简直比战神还牛叉的大神级人物。


  1798年,他率领皇家海军主力在尼罗河口重创法国海军,使得入侵埃及的拿破仑不得不返回法国。1801年,纳尔逊再次在哥本哈根战役中击败丹麦海军,使得北海地区再无皇家海军的敌手。1805年,他率领皇家海军出击加第斯,以少胜多,击败了法西联合舰队。虽然他本人在这次战役中英雄陨落,不过他最后的一战却再次挫败了拿破仑从海上入侵英国的企图,使得法国再也无力和大英帝国争夺海上霸权。


  可以说,纳尔逊就是拿破仑的克星,因为有了纳尔逊,拿破仑即便能征服整个欧洲大陆,却征服不了英国这个坚定的反法堡垒。不过现在才1792年,后世那个牛皮哄哄的家伙还没出现,现在的纳尔逊只是一个在加勒比海惹上官司,然后被海军部闲置了近五年的倒霉家伙。


  纳尔逊有些不自然地喝了口酒掩饰自己的尴尬,他怎么总感觉对面那个家伙望向自己的眼神有些怪怪的,这让他有种佛袖离去的冲动。林梓涵笑得比刚才热切了不少:“纳尔逊先生,伯纳将军可是将你在西印度群岛的战斗故事跟我说了呢,我最羡慕的就是你们这些在大海上驰骋的勇士。大英帝国的荣耀,终将会和大海联系在一起,而你们,就是海之子。”对于做过销售工作的林子涵来说,节操这东西早就不知道丢哪去了,这一会更是胡天海地地吹起来。


  纳尔逊听林梓涵提到自己在西印度洋的经历,脸上先是露出怀念的样子,接着便是深深的落寞。当年他刚当上舰长,受命前往加勒比海域堵截北美十三州的革命分子。他兴冲冲地准备大干一场,向上司们证明自己会是一个优秀的海军军官。到任的他很快就发现英国在加勒比的殖民地竟然偷偷地和美国通商,这简直就是在挖大英帝国的墙角!在前方和大陆军那群乡巴佬浴血奋战的士兵们的血不是白流了?

  然而,在政治上完全属于小白的纳尔逊并不知道这件走私案背后有国内大佬们的身影。于是,严格执行了航海法的纳尔逊倒霉了,走私商们竟然跑到法院状告他侵犯私人财产,要不是当了海军检察官的舅舅在其中斡旋,他说不定就被革出海军了。虽然如此,他也被海军部冷藏了起来,直到现在再也没有踏上军舰半步。


  纳尔逊眼神有些复杂:“是啊,那可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难道,做一个纯粹的军人就真么难吗?”他这些话与其说是对林梓涵说不如说实在自言自语,他在很多夜深人静的夜晚会想,这个国家到底值不值得自己为之战斗?为什么国内那群贪婪成性的商人和贵族,能轻易影响这个国家?

  林梓涵曾经在书上看过纳尔逊这段迷茫不受重用的历史,便只轻轻拍了拍未来英国战神的肩膀:“一个人如果一直自暴自弃,那么他就不会拥有未来和明天。纳尔逊先生,相信你自己,你会成功的!现在法国的局势动荡不安,巴黎那群头戴三色帽的家伙可不会消停,说不定你的机会很快就要来了。”林梓涵的语气非常肯定,因为在这里的人除了他,没有人知道法国很快就会对英国宣战,而纳尔逊在明年也会重新得到海军部的任用,成为一艘三等战列舰的舰长。


  纳尔逊感激地看着对林梓涵说道:“谢谢你的鼓励,威克汉姆先生。你说的对,总是唉声叹气的人永远会拥有明天,为了我们的明天,干杯!”他实在是受够别人的白眼,甚至在五年都没有得到海军部的启用后,他的妻子,那个原来在加勒比寡居的寡妇,都开始对他冷嘲热讽!只有这位陌生人,虽然认识的时间短暂,却让他有种知我者的奇妙感觉。


  林梓涵见这个家伙又恢复了自信,也微笑着举起酒杯:“敬我们的明天!”两个大男人就这样看着彼此,发出了一阵畅快的笑声。有些时候,男人的友谊就是这么微妙。


  林梓涵和纳尔逊两人干脆在休息区找了个位子,聊一聊法国的时局,品品伯纳家的红酒和威士忌,一时好不惬意。又聊了一会,纳尔逊便将话题扯到了林梓涵的身上:“威克汉姆,你小子在海军里应该混得不错吧,要不然伯纳将军怎么会邀请你?”今天的出席舞会的人,不是在上议院拥有极大影响力的贵族,就是海军里的中高级军官,纳尔逊之所以跑到这个舞会上,也是抱着碰碰运气的看法,看能不能谋到个好差事。


  林梓涵苦笑道:“纳尔逊,你猜错了,我现在可不在海军里服役,现在就是自由人一个,没有什么正经职业。”看着纳尔逊这家伙明显不相信的表情,林梓涵便将那天在小巷子里救了伯纳夫人的事情简单地说了一遍。


  纳尔逊两眼放光地看着林梓涵:“我不得不说你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和伯纳家有了这样的交情,你以后要是加入海军绝对会平步青云!”林梓涵有些奇怪,难道这个伯纳家在海军里影响力这么大?只不过他从来就没想着从伯纳家得到些什么,所以一直以来都没有打听过伯纳家的背、景,只是知道伯纳是个从海军退休的老绅士而已。“纳尔逊,除了登门拜访过一次外,我对伯纳家还真的不怎么了解。好吧,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以前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德文郡的乡下。”


  通过纳尔逊的解释,林梓涵才知道伯纳家族原来是多么牛逼的存在。原来伯纳家族并不是纯正的英格兰人,而是跟随荷兰执政官威廉登陆英伦的一名军官。奥伦治的威廉在成为英国国王之后,继续平衡英国的政治力量对比,以稳固自己在英国的统治,于是他在自己的亲信里册封了一批新贵族,以改变上议院的力量对比。这一批新晋的贵族中就包括的伯纳家族。伯纳家族虽然只得了个子爵的头衔,不过其子孙后代大部分都在军队中发展,经过两百年的发展,伯纳家族在英国海陆两军中都有着请强大的影响力。在知道了伯纳家族的历史后,林梓涵眼角都快抽搐了,这家人还真是深藏不漏啊,伯纳夫人在称呼自己丈夫的时候,从来没有用过Lord这个词啊。不过林梓涵很快就想到问题的关键,貌似伯纳夫人一直用“亲爱的”来称呼她的丈夫……捂脸……


  纳尔逊总结道:“所以,我说你这小子走运了。你知道这次伯纳将军举办这次舞会的目的是什么吗?”


  林梓涵顺嘴接道:“为什么?”


  纳尔逊有些臭屁地挪了挪身体:“国王陛下和议会已经批准了出使清国的提案,马嘎尔尼勋爵即将带领使团出使清国。伯纳将军举办这个舞会,就是想让马噶尔尼勋爵认识认识这次出使舰队的海军军官。”


  啥?马噶尔尼?林梓涵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快承受不了这么多的刺激了,今天这个舞会简直就是个历史名人见面大会呀!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