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鹤翁

  第二天,见到了鹤翁,鹤翁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但脸色还很好,白白的胡子,像是在下巴挂了一个白萝卜,挺着一个怀孕七八个月的大肚子。


  脸带有几分威严,路上,展泽就告诉他,这老头子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应该怎么来应付,说了整整半个钟头。


  展泽带着叶辰进来,说道:“老头子,我爹应该跟你说过,他是谁了吧?”


  鹤翁坐在一棵高大的柳树下面,摆上一张八仙桌,手中拿着一本书在看,当听得展泽说完,便抬起头来,打量了一下叶辰,似乎只需要一眼就可以看出他是不是一个习武的料。


  他放下了手中的书,说道:“你越来越不准时了,得让你爹管教管教。”


  “嘿,老头子,别这样,背后告知,特别讨人厌的,知道吗!”展泽赶紧解释道:“我是要去带叶辰,才迟了一点点。”


  “扎马步。”那戒尺拍得桌面啪啪响。


  “你是说他,还是说我,我可不需要扎马步了。”展泽继续说道:“这都是初学者应该做的。”


  “谁说的,我说过这话吗?”手中的戒尺挥动了起来。


  展泽对叶辰道:“把东西放下,放下。”


  把那多余的东西放在八仙桌上面,便跑过去扎马步了。


  一人扎一边,像是木桩子一样。


  “这是扎马步吗!给我下压!再不下压,我可就要帮你了。”


  展泽赶紧下压,否者旁边的两个水缸就要压上来了,还说道:“我都已经过了扎马步的时期,还要来扎马步呢。”


  “你最近懒了,应该重头来过,一个小时热身。”


  展泽听了,“呀……”的一声。


  “什么呀……”


  展泽解释道:“我扎一个时辰,没问题,可人家没有学过武功,你让人家一来就扎一个时辰,明天还让不让人走路了。”


  “呵呵,你倒会替人家考虑。”


  叶辰赶紧说道:“我学过一些,一个时辰没事。”


  “我可是体会你,你别逞强。”展泽说道。


  “真的没事,我以前也学过扎马步。”


  “我是怕你明天腰都站不直。”


  鹤翁说道:“你倒真是会替人家考虑。”


  展泽呵呵的笑了笑。


  半个时辰,人已经冒了一身臭汗,小腿开始有些抖动。


  “还行吗?”展泽问道。


  叶辰那豆大的汗珠不断的沿着脸颊往两侧滑下来,此时的太阳已出来,越加的难受几分。


  展泽也开始冒汗了,汗珠也不少,不过他确实是有底子的。


  “别撑着哟,不舒服就说。”展泽倒希望他赶快求饶,他要是坚持,自己倒不好意思说累了。


  叶辰又想起了母亲说过的话。


  “这基本功,每天都要练,初学者,必须过了这个过程。”鹤翁说着。


  “那你的强度,是不是有些大了。”展泽说道。


  “呵呵,这就有强度啦!”老头子问叶辰:“以前学过什么武功。”


  “武功没有系统学过,学过一些防身术。”叶辰说道。


  “那也叫学过武功呢,学过飞墙走壁吗?学过御剑吗?学过吐纳?学过内功吗?学过感应操控仙兽吗?”展泽问道。


  叶辰连连摇摇头。


  “那就是什么也没有学过!”


  “站稳了。”老头子又看起书来,直到那柱香烧完了,才让他们停下来。


  两个人都累趴在地上了。


  老头子一笑,说道:“还御剑术,飞檐走壁,连马步也站不好呢。”


  “嘿,老头子,你也太打击人了,你那么牛,为什么不来扎一个钟,我看你明天,连起床都起不来。”泽少嚷道。


  老头子听了一笑,说道:“到底是我来教你们的,还是你来教我?”


  “你不是说你已经学过了吗!怎么好像也很难受?”叶辰问展泽。


  “我已经很久没有扎过了。”


  “等一下,我们学什么呀?”


  老头子说道:“继续扎马步,还是一个钟。”


  “哈,不是说只扎一个时辰热身吗?”展泽问道。


  “你们身上的油脂太多了,应该好好去一下油脂,这是最好的减肥办法。”


  展泽看着鹤翁那个大肚子,说道:“我倒是觉得你该好好减减肥了。”


  被鹤翁听到了,嚷道:“小子,你说啥呢。”


  “没有,没有说啥。”真有些怕把他给逼急了。


  鹤翁冷冷一笑,

  “你是故意折腾我们的吧!”


  “那你要不要扎马步?”


  展泽真的相信,这老头子,会直接到他老爹那边告状,赶紧说道:“一切听师傅吩咐。”


  挥了挥手,让叶辰赶紧过来。


  扎了一个上午,下午去书堂,算可以松了一口气。


  忽然展泽指了指前面角落在跟人聊天说话的一个家伙,说道:“那家伙就是我的仇人了。”


  “乔昊宇吗?”叶辰问道。


  “对,记住了,就是他,特别惹人讨厌,处处跟我作对,连我喜欢的人,也要跟我抢。”


  胖团团的,让他想起了红楼梦中的薛潘,确有点不可一世的模样,此刻,在里面说话,乔昊宇绝对是最大声的,那声音在好几里外,都可以听得到,像是怕别人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似的。


  “我特别想揍他一顿,可就是没有机会。”


  叶辰听了微微一笑。


  “嗨,反正你记住了,别靠近他就成。”


  叶辰点点头。


  “嗨,还是别说这个了,聊聊接下来的事情吧。”昨天诗紫的话,真的让他一夜没有睡好。


  “接下来有什么事情?”想来又是郭玉晴的事情。


  “出去再说。”展泽叫上了浩天和景行。


  在里面没有待够一个时辰,就让展泽拉出来了。


  “还没有下课呢。”


  “不上了,没鸟用,之乎者也的,屁用。”展泽吆喝的说道,又问:“你以前没有学过吗?”


  “学过一些,不过,没有像你们仙城这么气派。”


  “御剑,控兽,轻功水上漂才气派呢。”


  叶辰听了呵呵的笑了笑。


  “说点正事。”他们转到了桃林那边去了,碰到了送吃的,展泽二话不说,把送吃的人截了下来,要了一些吃的,才放他们走。


  任浩天笑问道:“昨天晚上又失眠,睡不着了吧。”


  “昨天的事情,我还没有和你们算账呢,那诗紫是怎么知道我梦见玉晴的事情的。”


  两个人听了,不敢再笑了。


  “这事情以后再说,我现在想说,你们给我想想办法,玉晴就要到了,应该想一个办法来怎么样欢迎她。”


  “他要求没有那么高,摆上十桌八桌就成。”任浩天没有开玩笑,


  “不行,没有一点创新。”展泽说道。


  “那就办个烧烤大会,弄个欢迎仪式,叶辰的手艺不是挺好的,我们还不用找厨子了。”


  袁景行说道:“不知道乔昊宇知道玉晴来了没有。”


  浩天说道:“应该知道了,我听到他们身边的人在说。”


  “知道!那得小心一点,别到时候让他抢了先。”


  “你们给我想一想,搞个什么仪式比较好!”泽少说道。


  “一拜高堂,二拜天地……”


  “我踹死你信不信!”


  “大聚会呀,在你的院子里,搞热闹一些,叫多一点人过来。”任浩天说。


  叶辰在旁听着,也插不上话,实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玩的。


  展泽问道:“叶辰,你觉得用什么仪式最好。”


  叶辰说道:“问我,我是从乡下来的,对这个不懂,又不知道你们说的那个玉晴喜欢热闹还是安静。”


  展泽想了想,说道:“她当然是喜欢热闹的。”


  “是吗!你不觉得太热闹了,反而不好吗?”


  “什么意思?”展泽有些不解的问道。


  “呼啦啦的来一群人,能够真正的说得上话的,有几个,最重要的还是你和玉晴好不好,其他的就是陪衬,人多,累坏人,还没有你们说话的机会,不如简单一点,创造出一个给你和郭玉晴坐下来说话的机会。”


  袁景行听了,说道:“叶辰说的好像有几分道理!”


  叶辰有些惊讶,说道:“我是随便说的,你们千万别当真。”


  “没有,你说的有道理,来着多人,看着是挺热闹的,呼啦啦的一大片,可是也没有几个人坐在一起好好聊天,特别是泽少和玉晴。”景行说着。


  泽少细细的一想,说道:“听老四的,就简单一些。”看着叶辰。


  “最重要的是让她开心,不是吗!”叶辰说着。


  “对,是让她开心,欢迎她!”展泽又问道:“那怎么欢迎?”


  “我们乡下欢迎人,放些鞭炮,或者烟花!”


  “放鞭炮?成亲吗?”浩天问道。


  景行一笑,说道:“鞭炮,我看就算了,烟花倒是挺不错的主意。”


  展泽摸着下巴,点点头,说道:“对,烟花好,可以好好的准备一些。就烟花。”


  叶辰也在草坪上面坐下。


  展泽继续说道:“你的烧烤技术不错,到时候,就让你来负责烧烤。”


  “不会吧,我就是只会烤两条鱼,烧烤真的不怎么样。”叶辰说着。


  “嘿,别谦虚,我看你不错,到时候,就由你来负责。”


  “只要到时候,不要怪我手艺不好就成。”


  展泽听了呵呵的笑了笑,说道:“放心吧,绝对不会责怪你的。”


  浩天却说道:“别高兴太早了,昊宇已经知道了,到时候,我们准备好了,可是人却被他给带走了,一切准备都功亏一篑。”


  这事情也不是没有发生过,此话一出,让展泽立即警惕了起来,说道:“难道他知道玉晴什么时候过来吗?”


  “估计和我们一样,只知道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


  景行听过了,说道:“我们不是也不知道具体的时间吗?”


  展泽听了说道:“我会想办法确定她到的时间。”


  “那就得小心被乔昊宇插一脚了,到时候什么都准备好了,人都没有到来,那就太扫兴了。”景行说道。


  “还得让诗紫出面。”浩天说道:“玉晴来,肯定是会住在诗紫的院子的,所以,只有她能帮你拦住乔昊宇。”


  “真是冤家路窄。”展泽喃喃的说道。


  景行说道:“那你准备送什么东西给人家呢?”


  展泽听了摇摇头,说道:“不知道。”


  “嘿,现在还不知道呢,怎么行呢。”


  “我真的不知道呀,我都不知道她喜欢什么。也许她什么都不喜欢。”


  “那就送点可爱的给人家呀。”


  “我最不擅长这个了,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景行听了一笑。


  浩天说道:“别到时候,又变成哑巴了。”


  “又在笑话我呢。”展泽嚷道。


  “嘿,我可不是在笑话你,是提醒你一句,要有个准备,放松一点,不要想那么多,为什么非得给自己这么大的负担呢。”


  “我也不想呀,可是见到她,我就会那样子,什么话都会忘记了,然后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我承认自己每一次见她,心就开始乱跳,自己也控制不了!”展泽转过头来,看着躺在地上的叶辰,问道:“叶辰,你有什么方法,让人放松,不紧张的吗?”


  叶辰吃着东西,经过今天上午体力消耗,肚子真的有点饿,想了想,说道:“当她是木头,幻想她就是木头,对着木头,还能紧张吗!”


  景行和浩天都笑了起来,景行说道:“把玉晴当成木头,我看也只有叶辰才能够想得出来。”


  “那我就没有办法了,我对这个没有什么经验。”


  “你就没有喜欢过别人。”展泽问道。


  “喜欢人是什么感觉?”叶辰只知道和小花一起玩,还真不知道喜欢是什么感觉。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