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摊牌

  从诗紫的院子离开了以后。


  展泽那心,一下子再也不能平静了。


  景行和浩天都看出了展泽的心思,知道泽少一定在琢磨玉晴明天晚上去找昊宇的事情。


  浩天说道:“我看,直接和昊宇摊牌算了。”


  “摊牌,怎么摊牌?”展泽问道。


  “直接和他说清楚呀,问他什么条件,才肯放过玉晴!反正这样下去,挺折腾人的。”浩天说道。


  “那家伙,肯定是狮子大开口的。”景行说道:“大番薯就是看晴儿的魔宫宫主女儿的身份,还有晴儿的漂亮,以为要是能够和玉晴好上,日后有利他成为新掌门人。”


  浩天说道:“反正他是不可能真心喜欢玉晴的。”


  展泽说道:“这个我也知道呀,可是那家伙的脸皮太厚了。”


  “我看,还是直接和他摊牌,看看情况,反正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景行说道:“要是这样,会不会表明我们示弱了呢。”


  展泽一笑,说道:“示弱,开玩笑,我跟他没完。”


  叶辰跟在他们一边,听着。


  忽然在河边,几个人也跟着停了下来。


  展泽有些焦头烂额的,越发生气。


  “今天晚上,他把我们的心情都给搅了。”景行说道。


  “我们也不能让他明天晚上好心情。”浩天说道。


  “什么意思?”泽少问。


  “我们明天也过去闹。”


  “我可没有那家伙那么厚脸皮。”展泽说道。


  “但也不能让那家伙就那么容易得逞。”


  景行听了,也赞成了浩天的话,说道:“不错,不能让他就这么容易胜了。”


  “那怎么闹呢?”泽少问。


  “明天直接跟他摊牌,看他同不同意,然后再做打算。”浩天说道。


  叶辰一直都在沉默着。


  展泽问道:“叶辰,你也说一下你的想法。”


  “我,更没有见解了。”


  “还是说说,要是你,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


  “我觉得最重要还是玉晴,要是玉晴不喜欢昊宇的话,你们即使不这样做,她也会拒绝昊宇的,要是昊宇是你们说的那样的人,你们又何必担心呢。”


  景行却说道:“你是不知道那家伙的卑鄙,那家伙很缠人的,很让人很难受。特别可恨,你看今天晚上,我们就玩得挺开心的,可是这家伙以来,什么心情都没有了。”


  浩天说道:“我们应该把他搞臭。”


  叶辰又道:“我看玉晴,是一个聪明的女孩子,谁对她好,谁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她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只要你是真心对她好的话,她会明白的。”


  浩天一笑,说道:“辰,你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那家伙是不按常理的,就像今天晚上,他一搞,把我们的心情都搞没了,要是我们不想办法,这家伙会继续这样的折腾我们的,直至把我们折腾的什么心情也没有。”


  叶辰听了沉默下来,似乎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够说其他别的。


  “反正是不能由着这家伙,我们可以跟他们讲公平,可这家伙是不会讲公平的,他会为了目的,不择手段,坏着呢。”景行继续说道:“玉晴那丫头,天生又是个心地善良的人,他很容易着了那家伙的道的。”


  展泽听了,觉得景行说得十分有道理,说道:“好,明天跟他们谈判。如果谈不拢,再想办法收拾他们。”


  “对,决不能手软了,再任由这家伙胡来,可不行。”浩天说道。


  “行了,时候也不早了,回去,都给我想想办法,有什么计划,明天再说。”


  叶辰点点头,陆续分开了。


  玉晴洗了一下,头发还没有干。


  因为今早睡得太迟,诗紫此时并不困,在看着月亮发呆。


  “在思春呢?”玉晴好奇的问道。


  “我才没有那么闲。”诗紫冷笑道。


  “那在发什么呆?”


  “你就一点也不喜欢展泽吗?”


  玉晴擦着头发,沉默了一下,回答道:“应该有一点吧。”


  “可我觉得,你对人家挺冷的,总是转移话题。”


  “挺冷,你想让我多热情呀,来来去去都那两句,挺烦的。”


  “反正觉得,有些拒人千里之外之感。”


  “不会吧,那是你自己瞎想的吧。”玉晴说道。


  “反正我有这种感觉。”


  “那你想让我怎么做呢,直接扑过去,对他说,我已经深深被你打动,爱上你了,我们一起白头偕老吧。”


  “反正我也说不上,但是感觉你对展泽挺淡的。”今天有好几次扯开话题,诗紫的看到了。


  “真要我扑上去,直接和他亲密,嘿,我们可还是小孩子,现在适合谈这个吗!”


  “对,你说的也许是对的,我又怎么能够让你扑上去呢。不过对展泽热情一些不是挺好的吗?”


  “你觉得我现在对展泽还不够热情?”玉晴放下了手绢。


  “感觉是这样,比如你对昊宇就很热情。”


  “胡说吧,我对昊宇热情?”玉晴很不相信的说道。


  “反正我有这种感觉,觉得你可以再对展泽热情一些。”


  “我已经挺热情的了。”


  “可我发现,你对所有人都热情,好像所有的人,都一样的。”诗紫说。


  “那你要我差别对待?”


  “起码对展泽更加热情一些才对。”


  玉晴听了微微的笑了笑。


  “承认了吧。”


  “我们还这么小,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谁都不知道,现在我们应该用更多的时间来学习,修练武功才是最主要的。”玉晴说道。


  “这也不妨碍往我们学习。”诗紫说道。


  “我看你挺关心展泽的,你是不是对展泽感兴趣,要是真的这样,我来撮合你们,怎么样?”玉晴带着开玩笑的口气说道。


  “你想死是不是。”诗紫说道。


  “嘿,在我这里,有什么想法都可以说的哟。”


  “你这疯丫头。”诗紫就差要不要跳起来了。


  “今晚的月亮真圆。”玉晴发出了一声感慨,又道:“我来你这里住,会不会打搅到你。”


  “说什么呢。”


  “最好不打扰到你。”玉晴说着。


  “你和你娘的关系还是很僵吗?”


  玉晴点点头,似乎并不想提起这件事情。


  “还有很多人说你?说你亲生母亲的事情?”


  “说就说呗,我也改变不了。”玉晴说道。


  “哎,你也别想这么多了,好好在这里放松一下。”


  “我就期盼,自己能够快点长大,长大了我就可以自主一点了,到时候也应该能够自由一些了。”


  “嗨,都需要一个过程,慢慢来,我相信以后,大家都不会那么想了。”


  “不说了,今天真的有那么一点累了,你也早点休息吧,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玉晴站了起来。


  诗紫知道玉晴有些不愿意说那个话题。


  院子里面一下子,变得十分的安静。


  那蟋蟀稀稀疏疏的弹唱。


  玉晴回到了房间里,那对白玉兔,放在了桌面上,在被风吹动的火光的照耀下,不断的闪烁。


  忽然安静了下来,说实在的,有时候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就是觉得有些累,来仙城,就是想好好的透一口气,换一个好的心情,别的都不重要。


  第二天中午,展泽带着叶辰他们,在昊宇经常路过的一条桥上面等着他。


  昊宇和东方唐在聊着,后面还跟着两个人,他们聊着今天晚上的安排。


  结果东方唐看到有四个人站在桥边,立即就唤住了昊宇。


  东方唐疑惑道:“他们是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要跟我们干架吗!”


  “呵呵,我才不怕,想干架,我奉陪到底。”乔昊宇看了一下,他们也就只有四个人,自己也有四个人,所以并不畏惧。


  忽然安静了。悠悠荡荡的走过去。


  在桥中央的时候,被柳树旁边的展泽唤住了。


  昊宇回过头来,问道:“哟,这不是我们的泽少吗,有什么事情呢?”


  “别再装糊涂,昨天晚上的事情,我可以当没有发生过,但你以后绝不要缠着玉晴了。”展泽嚷道。


  “呵呵,我有点没有听清楚,什么叫别缠着玉晴了,玉晴是你的吗?你别不害臊。”


  旁边的东方唐立即说道:“不跟我们算账!昨天晚上,扔出来的烟花把我的裤子都给炸拦。”


  “活该,就应该把你裤裆的东西一并炸烂,这天怎么就这么不长眼呢。”浩天说道。


  “什么,小子,你别嚣张。”东方唐的眼珠都快跳出来了,拧起拳头,像是要打架。


  “我有什么好嚣张的,我在自己的院子里放烟花,当然是怎么喜欢怎么来。”浩天说:“而且我经常炸那些不长眼的恶狗。”


  东方唐听了,想扑过去奏他。


  展泽喝了一声说道:“想打架是吧。”


  东方唐看了一眼昊宇,才停了下来,毕竟那展泽的身份,没有昊宇的发话,他又哪敢这样做。


  展泽又说道:“你身边的女的,那么多,谁都知道,你不可能是真心喜欢玉晴的,就想跟她玩玩而已。”


  昊宇说道:“嗯,不错,我身边的女的,确实很多,但你管得着吗!我就喜欢玩,难道不行!”


  “你是非得和我作对是吧。”


  “什么叫做非得和你作对,第一,玉晴现在还不是你的,就是说谁都可以追求她,包括我,所以你没有理由要求我不要追求。第二,即使你真的很喜欢她,我也有追求她的权利。”


  “你是故意的对吧。”


  “我有什么好故意的,见到长得漂亮的,我动心了不成吗!为什么漂亮的女孩子,我就要让给你呢,我干嘛要这样做,虽说你爹爹是仙城的掌门人,也不见得我们事事都要让着你,仙城还是个讲道理的地方,不是土皇帝说的算。”


  那一刹真是把展泽惹急了,想扑过去,但是给叶辰拉住了。


  “即使你爹爹在这里,我也会这么说,还会这么做呢。”乔昊宇摇摇摆摆的晃过去,还说着:“我兴趣广泛,就想让女的围着我来转,我就喜欢这样子,日后晴儿是谁的,还说不准呢。”


  “你这个人渣,别以为人家不知道你是什么货色。”


  “哟,纯情少男,着急了,我今天就跟你说白了,晴儿我是追定了。”昊宇说道:“我们是文明人,不暴力,有本事,别动武,别拼爹,不要以为仙城的掌门人是你爹爹,我们就要事事让着你,没有的事情。”


  他们过去了。


  留下了展泽他们几个人来,展泽一拳打在了柳树上面,特别不服气,心里琢磨,非得给他点教训才行。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