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自卑·演戏

  一下子剩下了玉晴一个人,她坐在一块斜草地上,缩着两只脚,下巴正好落在膝盖上面,低着头,陷入了沉思中。


  叶辰思索了一下,要不要从旁边过去,想了想,还是过去了。


  “哟,你在这里呢?看书吗?”叶辰装扮成刚好碰见。


  玉晴才抬起头来,一看,原来是他。


  “嗯,你现在才回来?”


  “搬完了东西,展泽说,要准备一下明天的东西,一忙,就待到了现在。”叶辰靠近过来,问道:“看什么书呢?”


  “庄子,看过吗?”


  “没有,我一个乡下来的,很少看书的。”叶辰说道。


  “乡下来的,又怎么了!”似乎是另有意思,也像说给自己听的,正如她的母亲是青楼女子,又如何,是不甘。


  “你好像心情不太好。”明知故说,他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安慰。


  “有吗!”


  “嗯。”叶辰靠在离她不远的假山旁边。


  “那天晚上,我到昊宇那去,离开以后,怎么就扔鞭炮到院子去?”


  “嗯,当时我想拉住展泽的,不过因为那天中午,乔昊宇说了些气话,惹急了展泽,不过第二天我们就去看过那个女孩子了,那个女孩子,没有什么大事情,你不用担心。”


  玉晴假笑了一下,才不全信,说道:“都是我不好,又惹出了事情。”


  “怎么能这么想,小孩子,打打闹闹,常有的事情,不打闹了才奇怪呢,在我们乡下,这种事情,也是常有发生的,不用担心。”


  玉晴疑惑了一下,问道:“你刚才是不是听到了下面两个丫头的话?”


  叶辰不打算说谎,点点头,说道:“听到了,你不需要放在心上,几句话而已。”


  玉晴冷冷一笑,低着头,拔着自己面前长一点的小草,道:“原本想找个地方清净一下,没有想到,还没有几天,就闹出这事情。”


  “哎,不过几句话,听完,就算是过去了。”


  “呵呵,你倒是看得开,你不是我,你要是我,就不会这么想了。”


  “嗯,有可能吧。每个人,在别人的事情上,都好像很懂,但要真正成自己的事情,就会变得执迷了。”


  倒有些见解,晴儿问道:“吃晚饭了吗?”


  “没有,离吃晚饭还有一段时间。”


  “是不是觉得我挺惹人嫌的?”有些自卑。


  叶辰说道:“怎么可能,一个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怎么会惹人嫌。”


  “说真的,我挺不喜欢别人说我漂亮的。”


  “不会吧!怎么有女孩子,不喜欢别人说自己是漂亮的呢。”


  “因为我不知道,男孩子是不是仅仅因为我的漂亮才靠近我,我不喜欢仅仅是因为我的漂亮。”忽然觉得自己说太多了。


  叶辰听了,似乎理解了,沉默了一会,说道:“看来你不自信,我猜的是对的。”


  “什么意思,你猜的是对的,你猜我不自信?”


  “对,虽然你表面很热情,但我觉得你是不自信的,前面的热情并不是真实的你,就像是在演戏,你有些自卑。”叶辰联系起她的身世,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我自卑,我演戏,你胡说八道吧,以为自己可以看穿我,你一个放牛娃,什么也不懂,只会自以为是。”郭玉晴忽然就生气了起来,一下子大转变,好像被激怒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忽然生气了起来,像是被人说中了似的,就神经质了。


  不过她说叶辰是一个放牛娃,叶辰并没有生气,只是淡淡的笑了笑,说道:“看来我说的是对的。”


  “还笑。”


  “你怎么忽然生这么大的气,是被我说中了吗?要不是我说的,你又为何要激动。”


  “才没有呢,才懒得跟你说,放牛娃,浪费口舌,还说我自卑,你才自卑呢,才演戏呢。”说着拍了一下衣服上的草籽,就冲冲的离开了。


  叶辰,感觉有些吃惊。看着她的影子越来越远。


  玉晴不断的喃喃说着什么:“我怎么会跟这种人生气,还说它自卑、演戏,一个放牛娃,都敢这么说她,我看他才是最会自卑和演戏呢。”


  远处的罗蕊走过来,忽然见到玉晴气势汹汹的过来,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刚才还好好的,忽然像更生气了,问道:“怎么了?后来那两个丫头又来惹你了吗?”


  “没有,只是碰到了一个特别令人讨厌,自以为是的人。”


  “在哪里呀?”


  “别问了,我让你去打听的那个姑娘住在何处,打听到了吗?”


  “嗯,打听到了。”


  “那行,我们回去,吃完晚饭就去看她。”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哎,你烦不烦。”玉晴加快了向前的脚步。


  “我们不认识她呢,要不要带点东西过去。”


  “带带带……”


  “我觉的最好还是和诗紫一起过去,我们两个如果就这样的过去了,要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可不好收拾,再者,我们这样过去,不就是承认了刚才那两个女孩子说的,这一切就是因为我们吗?”罗蕊说。


  那玉晴才渐渐的冷静了几分,重新恢复了平稳的情绪。


  刚进门,碰到了碧春,问道:“诗紫醒来了吗?”


  “嗯,醒来了,还准备出去找你呢。”


  “不用了,我还要去找她。”


  玉晴找到了诗紫,便说清楚她想要做的事情,江诗紫听了也同意了,答应陪她一起过去看看那个叫兰的姑娘。


  “怎么忽然就想去看我这个姑娘了?”诗紫好奇的问道。


  “这件事情,是因为我而起,我应该去看看人家,听说她伤得很重。”


  “没有什么大事情,不过就是一个小擦伤,不要放在心上。”


  “不管是不是一个小擦伤,那都是因为我而起的,我应该去看看人家。”


  “行吧,该死的展泽也是闹得太过分了,拿着鞭炮,就直接往院子里扔,要是落在某个人的头上,不炸伤,烧起来,那还得了,真是一群不顾后果的家伙。”


  “嗨,你别说了。”玉晴还是十分的自责的。


  诗紫也看出来了,笑道:“别想那么多,没事的,几个人折腾,在我们仙城,也是常有的事情。我们经常也这样玩。”


  玉晴严肃了几分。


  诗紫嚷道:“碧春,赶紧准备晚饭,我们吃了晚饭,要出去看望一个人。”


  那碧春应了一声,就去准备晚饭了。


  诗紫看了一眼,有些心事重重的玉晴,问道:“是不是还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


  玉晴抬起头来,说道:“没有。”


  “看着不像。”


  “想说什么呢。”


  “碰到不愉快的事情了吗!记得跟我说,我们是姊妹,我永远都跟你在一起,在魔宫我不知道,但在仙城,我永远跟你站在一起,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好,我都会帮你的。”


  这话很让人感动的,特别是对于长时间无助,缺少爱的她来说,父亲虽然很爱她,可是父亲的事情太多了,常年都在外面跑。没有什么时间留给她,发生的事情都只能靠她自己来解决。


  她就是这么走过来的,加之还有一个非常令她讨厌的后娘,让她的生活更加崎岖了。


  叶辰细细的想了一想,是不是刚才说的话,太尖了,让人无法接受呢,应该是这样,确实很尖,人家不喜欢也是应该的,难怪才会直接骂他放牛娃,乡下来的呢。


  转进了院子中,母亲已经在准备晚饭,看到他回来,还抛出一句:“舍得回来吃晚饭了呢,我还以为你不准备回来了,在外面找到了小媳妇,舍不得了。”


  “怎么叫舍得,这可是我的家了,我当然要回来吃晚饭,要找小媳妇,那也要带回来伺候你呀。”


  “我以为你有得玩了,别的都不会记得的,连回家都直接忘记了,有了小媳妇,我这娘都可以不要了。”叶雪说道。


  叶辰微微的笑了笑,走过来:“你儿子,我不过是个放牛娃,在仙城,谁能看得上,我一个乡下来的乡巴佬,屁都不是!”


  “呵呵,怪我没有给你好出身是不是,你有本事,自己去争取,过些日子,不是大比武,你上去比试呀,争取你的光荣,和你想要的荣耀。”


  “呵呵,你真想看着你儿子,被打死在武台上面吗?”


  “别说我没有给你机会,机会就在前面,你有本事,就去。”


  “放心,给我一年时间,明年,我一定让他们,永远也不敢看不起我这个放牛娃,再也不敢叫我乡巴佬。”似乎因为刚才受到了玉晴的话刺激了,要为自己争口气才行,他现在就在抓紧时间看完鹤翁给他的书。


  “还不洗手是吧。”


  “洗手了。”叶辰继续说道:“明天早上不用给我弄早饭了。”


  “什么意思,我弄回来的早饭不好吃,有小媳妇弄吃的给你是吧?”


  “不是这个意思,我和展泽他们明天一大早去爬山,准备了吃的,所以就不在家里吃早饭了。”


  “爬山,上山找什么大头鬼吗!”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大家都说去,就去了。”


  “我看你们现在可以彻底的联手了,相互开始包庇。”叶雪继续说道:“我听说,前两天,展泽用鞭炮,炸伤了一个女孩子,可有这样的事情,你有没有参加?”


  那叶辰听了,真的吓了一跳,他没有想到事情这么快就传到了他母亲的耳朵里,赶紧说道:“没有,我没有,我也不可能拿鞭炮去炸人家女孩子。”


  叶雪的眼睛瞪过来。


  “你相信我,真的没有,给我十个胆,我都不敢。”叶辰低着头。


  “我说,你还是少做那些事情,你也这么大人了,出了事情,你自己得负责。”他知道自己的儿子很鬼,却也知道自己的儿子不会做这些事。


  叶辰低着头,端着一碗白米饭,像是耗子刨耗子洞一般。


  叶雪说道:“将来,人家展泽,即使再差,那也是仙城的一方首领,你呢,要是在这里待不下去,就只能回老家当农夫。话我就说到这里了,到底你要选择怎么样的路,你自己看着办。”


  “知道了,人家是掌门三代,我是乡巴佬世家。”


  叶雪就喜欢这样的刺激他,一定要激将法。


  “机会我就给你争取到这里了,你自己来选择你接下来的路。出了事情,你自己负责就行。”


  玉晴和诗紫,去看了受伤的女孩子,待到了天快要黑的时候才回来。


  诗紫说道:“这下子,总算可以放心了吧,我就说没有多大的事情,你又不相信。”


  玉晴听了没有说话,继续的沉思着。


  “不过,话说两头,这次很幸运,的确应该小心一点,这展泽为了你,还真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


  “你什么意思?我可没有让他这么做!”


  “我想说,你在他们两个人之间,要是能确定对象的话,可能会少很多冲突。”


  “你的意思是让我跟展泽吧?”


  “这话可是你自己说的,展泽还真的挺不错的。”


  “那我也不必就非得跟着他,孩子一个,做事不顾后果。”晴儿似乎有责怪泽少的意思,觉得他很不懂事。


  “难不成,你还真的打算跟着昊宇,那可真是铁打的人渣。”诗紫说道。


  玉晴听了沉默了下来,继续往前走,他就不是这个意思。


  “要不你就跟昊宇一刀两段,不要有联系。”


  玉晴明白诗紫的意思,果真不跟昊宇有联系,就不会刺激到展泽,却觉得很不自由。


  “明天就去爬山了,今晚得好好的休息一天晚上,否者明天会无精打采的,我可不想滚下山沟。”诗紫说道。


  “最好,滚下山沟。”


  “你的心地怎么这么坏呢。”


  “摔一个半身不遂。”


  “太坏了。”


  玉晴笑了笑,在想着什么。


  “哎别想了,不要给自己这么大的负担,就是一桩小事。”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