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寻梦者小说网>玄幻奇幻>超神大掌教 第三十三章:缘分起于冤家

第三十三章:缘分起于冤家

  天黑了。


  任浩天把玉晴失踪的事情,带回了仙城,告诉了苏洪,苏洪立即带着五六十人上山去了。


  浩天在后山找到了寻找玉晴的展泽。


  “你们来了。”展泽很着急的样子。


  浩天问道:“可有消息?”


  展泽摇摇头道:“我爹爹也知道了?”


  “嗯,带来五六十人。你也别着急了,不会有事情的。”


  展泽又怎么可能不着急,问道:“你们在山顶上面碰到叶辰了吧?”


  “叶辰?叶辰在山顶吗?”


  “嗯,你过来的时候没有见到叶辰吗?我让他在山顶等,怕晴儿回来,找不到我们了,留他在山顶。”


  “我没有见到他。”浩天疑惑了起来。


  “怎么可能,不可能的。”苏展泽疑惑了起来。


  “我们真的没有见到叶辰。”


  展泽眼睛瞪了起来,浮想联翩,不敢相信了。


  “不会真的出现了什么怪物了吧。”景行疑惑道。


  “你不要吓唬我们。”诗紫说。


  碧春道:“叶辰也不见了?”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展泽赶紧见过自己的爹爹,把叶辰不见的事情告诉了他。


  一下子气氛紧张了起来。


  江欧阳听了,担心道:“难道真的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在山上!”


  苏洪想了一想,问道:“他们都是在山头不见的吗?”


  诗紫说道:“今天晴儿在山头西边画画,后来我走开了大概半个时辰,回来以后玉晴就不见了。”


  展泽说:“我让叶辰在山头上面等着,看看晴儿会回来否,可是他也不见了。”


  江欧阳听了说道:“要是这样说的话,他们出事的地点,都是在山头,不应该在后山这一边的。我们应该回到山头那边去寻找。”可山头就已经很大了。


  苏洪觉得江欧阳说得对。


  这时候人心浮动,说什么的都有,有人在传,说山上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一下子让大家心事重重起来。


  景行说道:“我们在山头,都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玉晴,肯定是遇到怪物了。”解释不通。


  诗紫一巴掌拍过去,嚷道:“你别说那些没有屁用的吓人话。”已经着急的快要哭出来。


  这时候她心特别的烦,这么一闹,就更加的烦了,要是晴儿真的出事了,她一辈子都会过不去的。


  苏洪说道:“不要自己吓唬自己,都到山头那边去,记住了,不要单独走动。”他是不愿意相信在山上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但也不得不警惕起来,要真的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江欧阳嚷道:“大家伙记住了,三五个人组成一群,千万别单独行动。”


  很快做了一份布置。


  苏洪留一部分人在后上继续寻找,又带上一部分人,回到了山头这边来,那山头,还不小,不是一个小山头。


  有些人起了猜测,说什么的都有,有人担心他们两个人都遇害了,虽然这样想,但是不敢说出来,怕影响大家伙的心情。


  展泽把自己的爹爹带回到玉晴消失的地方。


  展泽还说道:“当时我们也到处的看过,这边没有打斗的痕迹,更没有血迹,如果真的有什么怪物,应该不会是在这里生的,那画架当时也是好好的,除非是很大的怪物,人没有反应过来就……”不敢往下说。


  江欧阳看了一眼四周,看看是不是在别的地方有打斗的痕迹。


  一下子两个人,一前一后不见,如何让他们不担心。


  苏洪走向悬崖处,悬崖下面黑漆漆的一片,没有一丝光。


  这时候黑漆漆的,即使有什么绳子,也不敢下去,江欧阳说道:“太黑了,要真的想下去,也只能在天亮后。”不能让人冒险,此时月光也没有。


  叶辰有些困意,玉晴只感觉到脚很疼。


  “很不舒服吗?”


  “嗯。”


  “只能忍着了,我又不能替你疼,这里什么也没有,我能够找到一点松心,已经很不错了。”叶辰继续说道:“熬过去吧。”


  “怎么熬,疼得又不是你。”


  “对,我理解,但你想让我做什么呢,我也不能替你来疼呀,要不干点有意义的事,分散你的注意力。”


  郭玉晴的眼睛瞪过来,撅了撅嘴角喃喃道:“坏东西。”


  “吃点东西,肚子饱了,就不疼了。”叶辰说。


  “肚子饱了,和疼有什么关系?”


  “是没有什么关系,那你就带着笑的疼,可能就不那么痛了。”


  “什么叫做带着笑大的疼?”玉晴问道。


  “你就告诉自己,不疼,我不疼,保持笑容,我一点也不疼,相信就不会那么疼了,这好像叫做自我催眠,有点像是望梅止渴,画饼充饥一样。”


  “这鬼方法,是谁教给你的?”


  “哎,你就保持一下,不要愁着脸,让我不疼的人,都觉得难受。”叶辰说。


  “你还是自己给自己催眠,说我有媳妇,我已经有媳妇了,就真的有媳妇了!”


  “这媳妇,是不能幻想出来的,我还没有这么神经。”


  “我听说你娘对你要求很严格,有暴力倾向,你是不是被打多,经常用这种办法来麻醉自己呢。”她听泽少说,他母亲常常用戒尺打他。


  “没有你说的这么恐怖,我娘没有暴力倾向。”


  “你连自己的爹爹叫什么都不知道,还跟着你娘姓,你爹爹跟人跑了吗?”玉晴好奇道。


  叶辰感觉有些冷,添多了一把干柴进去,冷笑道:“你对我的事情还挺感兴趣的。”没想到才认识几天,她连这个都知道,看来仙城真的没有什么秘密。


  “我就是想问一问。”


  “怕娘的乡巴佬,是不是特别让你们瞧不起,特别的没有出息呢?”


  “我有说过这样的话吗!还说我自卑,又说我演戏,我看你才自卑呢!”


  “我怎么可能自卑了。”想起了昨天晚上自己说的话,这丫头还真记仇,道:“你还真的记住了昨天晚上说的话了,这么看不开。”


  “没有,我才没记住呢。”郭玉云才不会承认呢。


  “还没有,昨天晚上,我也不过随便说你不真实,有点自卑,你就记住了,现在都还记在心里。”叶辰呛了呛鼻孔。


  “你不也一样,把别人说你是乡下来的乡巴佬记在心上。”


  “这点,我和你不一样,我不在乎别人说自己是乡巴佬,我觉得有些事情,我一出生就是这样,改变不了,我接受,只有接受了,然后才是改变我自己,去做一个真实的我,所以我以前是一个乡下无知的放牛娃,但这个可以激励我不断的前进,我不会因为别人说我乡巴佬就生气。”


  晴儿冷笑一声道:“说的好像真是那样,还激励自己,什么也不懂,就会随便评价别人,你把自己搞懂了吗!”


  “你不相信,那也没有办法。”


  “你说我不真实,你觉得我有什么不真实了?”


  “还用说吗!表面阳光,很自信,其实你并不自信,你怕别人是因为你的漂亮接近你,你知道乔昊宇是个人渣,可你就是不拒绝,难道不是在演戏?你母亲的事情,我就不说了!”


  “你才演戏呢。”


  “你看,我说这两个字,你就生气。”


  “我没有。”


  “我倒是觉得,你大可不必在乎这些,也不要去理会这些,这些原本就不是你能改变的,还不如做一个真实的自己。”


  “你就做了一个真实的自己了吗?说得好像真的。”


  “我!不敢说是做了一个真实的自己,但我希望自己做一个真实的自己,这也是我的追求。”叶辰说着。


  “我也觉得自己是在做一个真实的自己呀。”郭玉云说道。


  “是吗!那我怎么觉得,你并不真实。”


  “只是你觉得,别以为你了解我,小屁孩!”


  “就说乔昊宇,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一个不正经的家伙,到处沾花惹草的,不可能真心喜欢你,大部分人都觉得这个人挺招人讨厌的,但你还是接近了。”


  “难不成,我要排斥人家,怎么说都是师兄妹一场,我见个面,又怎么了,还不准我们见面!”


  “是的,恰恰证明你在演,你不喜欢乔昊宇,却因为面子,你怕人家不高兴,你不真实。”叶辰说。


  “呵呵,我还要按照你的想法来做,才是对的,你是自以为是吧。”


  叶辰笑了,说道:“对,我自以为是,什么也不懂的小屁孩,怎么能够给你指点呢。”


  “知道就好,也没有比我大,就喜欢教人道道,你把自己的人生想清楚了没有?”


  “对,我没有,你说的对,我连自己都没有完全搞懂,哪有资格说别人。”叶辰继续烤着火。


  玉晴冷笑了一声,像赢了一样,又问道:“你不想知道你的爹爹到底是谁吗?”


  “想知道呀,但我娘说,等我十八岁以后再告诉我。”


  “也许你爹爹是个大坏蛋,要不然你就是你娘和别人偷情来的,或许你娘都不知道你爹是谁。”


  “有这么说话的吗!我说你两句,你也不用重伤我娘吧!”


  “我只是猜测的,也不用放在心上,你不是不会轻易把别人的话放在心上吗,别这么生气。”玉晴假笑了一声,觉着他还是挺好玩的。


  “行,你怎么想都行,说吧,你高兴就成,越尖锐越好。”


  “怎么会有娘亲,不告诉自己的儿子,他爹爹是谁,还要让自己的儿子跟自己姓。”


  “也许我爹爹就是和我娘一个姓,也是姓叶。”


  “呵呵,你觉得这种可能大吗?天下那么多姓,你娘就正好碰到了一个跟自己一样姓的。”玉晴说道。


  “怎么不可能。”


  “对,是有可能,但更大可能就是你娘特别恨你的爹爹,你娘不知道你爹是谁,所以你跟她姓,也许是你爹爹真的跟别人跑了。”


  气得叶辰那眼睛呆呆的看着她,抛出一句:“真没有想到你这嘴巴还是挺厉害的,噼里啪啦想放屁一样。”


  “呵呵,我只是猜测而已,你不要放在心上,听过去就算了,我相信你一定做得到,不要轻易生气,做真实的自己。”


  “你还真的挺刻薄的。”


  “哟,我又成了刻薄的人了,你不是说自己不会那么轻易生气吗!两句话就受不了了。”


  叶辰点点头,说道:“行,不好听的,你要是觉得高兴,尽管来,我不生气,我不跟你一般见识。”


  “别勉强自己。”郭玉云说道。


  “我不勉强,放心,只要能说些话,让你忘记脚上的疼痛,尽管说。”说话的时候,还故意的狠狠的戳了一下她那受伤的脚背。


  疼得玉晴一巴掌杀过来,打在了他的臂膀上面。


  “看来我们注定八字不合的,应该远离一些,比较安全,否者估计每一天都要吵一次。”


  “谁要跟你八字合了,我也认为我们应该尽可能的远离,我早就知道了,要和你待在一起久了,也要成为一个乡巴佬。”


  “行,你厉害。”


  “你生气什么!”


  “我后悔自己下来,就不该下来,得让你在这里陪公猴子。”


  玉晴继续烘烤着,洞口只有一丝缝,可以看见那天空的星星。


  “过瘾了就早点睡觉,好好休息。”叶辰说道。


  “他们不会都以为我们死掉了吧?”


  “有可能呢。我傻呀,犯贱呀,以为你跳崖轻生。”


  玉晴忽然不屑的问道:“你晚上不会有什么癖好之类的吧?”


  叶辰听了沉默了一下,说道:“偶尔会梦游,你小心点,到时候你要理解一下。”


  玉晴瞪着他。


  “真的,这是我的母亲说的,我自己都不知道的。”


  “你梦到你母亲的房间里了?”


  “你真有想象空间。”他气汹汹的侧过身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