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温暖的臂膀

  “干瘪瘪的,一点感觉都没,揩什么油呀!”


  晴儿准备一脚横过来,才知道自己的脚疼,赶紧停下来。


  叶辰松开了紧抱着玉晴的手,玉晴慢慢的起来。


  叶辰解释的说道:“我怕你站住,才这样的。”


  “我看你是趁机做坏事。”玉晴说道。


  “真没有想到,我救你一命,你还这么说我,救命呢!还顾得了那么多别的。”


  “谁知道你的心里是怎么想的。”


  “行,我是个大坏蛋心,警惕一些。”


  “呵呵,现在才知道呢,我早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东西了。”


  叶辰继续往另一侧游荡。


  “还女人专门为男人定制的泡蛇酒,你什么都懂哟!”


  叶辰一笑,说道:“的确是呀,村里就有这样,不是什么秘密。”


  “呵呵,什么好的不学,专门去听一些乱七八糟的。”玉晴说。


  过了那一道坎,下面果真平坦了很多,没有多久,就过了那一片悬崖,前面出现了一个拱着的小斜坡。他们顺利的过关了。叶辰也算是彻底的松了一口气。


  那悬崖,已经在远远的后方。


  玉晴像是做了一场噩梦一般,倒在地上,心还砰砰的乱跳。


  此时的太阳才刚刚出来,一道阳光照过来。落在玉晴满是汗水的脸上。


  “这一次探险,肯定会让你终身难忘的。”叶辰说。


  玉晴爬起来,看了一眼四周,想找找有没有别的人影。


  叶辰说道:“要是能快的话,还能赶回到仙城吃一顿早饭。”


  “得告诉他们,我们活着,不能让他们再着急了。”


  叶辰听了点点头,站了起来,可是什么也没有发现。说道:“走吧,出了这里再说。”


  玉晴也艰难的站起来,晃荡荡的。


  叶辰说道:“嘿,我背你吧。”


  “不用。”


  “有什么所谓的,你这样一瘸一拐的,把另一只脚扭到了,今晚就只能让人抱着你上下茅房。”


  那一巴掌狠狠的挥过来,叶辰赶紧闪开。


  “好了,不跟你开玩笑,那脚虽然消肿一点,山路不好走,别给另一只脚太大的压力,这样好的快一点,真的,赶紧上来,哥的肩膀壮实,可不是一般人能够享受的,便宜你了,笨女人。”


  “你才笨呢!”玉晴上了他的背上,还抿了抿嘴。


  “还蛮重的,我看你比我还要重。”


  又一巴掌下来,拍在了他的另一肩膀上。


  “嘿,我劝你别折腾,等一下两个人滚下山沟,就双宿双飞了。”叶辰说。


  “谁和你这乡巴佬双宿双飞。”


  背上了玉晴,叶辰开始穿梭那一片茂密的林子,寻找下山的路,要找到那条路,下山才会轻松一些。


  他们开始在那密丛之中穿梭,雾气还是很浓,特别是在这半山腰上,那雾此时就笼罩在半山腰处,挥之不去,雾很厚,露也很重,不到半会子,叶辰的裤子就已经完全被打湿,他们完全是在那密丛之中穿梭,只顾着往前。


  忽然晴儿推了推叶辰,她好像看到了伫立在山头上的人了,叶辰停了下来。


  玉晴喊了一声:“我们下来了。”


  叶辰也跟着喊了一声,他的声音,当然比玉晴的更洪亮,这山里很安静,出到了这里,不像拱在山洞中,声音虽弱小,但很快就被处在山头上的人听见了。


  玉晴说道:“他好像听见了。”


  “嗯,应该听到了。”


  “我们要不要等他们?”


  “还是不等了,他们知道了就好,下山吧。”总算找到了那条下山的小道,叶辰背着玉晴,头也不回,继续往山下去了。


  玉晴回头看了一眼后方,手压在了那肩膀上,忽然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事情来,那已经不知道多久了。


  那时候她就是这般样子,两只手,放在爹爹的肩膀上,由爹爹背着她,穿街走巷,嬉笑声,在回荡,已经不记得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她还有记忆,那一幕,没有想到就不再了,像是已经很久了,忽然又熟悉了起来。


  如今,已经不记得,有多久没有再和爹爹说过话了,上一次是什么时候,她也不记得,不敢想象,以后还会不会再有,忽然眼眶的泪不由自主的涌出,脑海中浮想联翩。


  “脚还很疼吗?”叶辰的一声,打断了她的沉思。


  鼻子一睹眼泪沿着脸落下来,一晃,飘了在叶辰的脸上,叶辰一看,道:“要下雨了吗!”


  四处张望,玉晴赶紧擦了一下眼泪,叶辰才发现,不是下雨,而是她哭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问道:“不会是我救了你,你就感动哭了吧,不用这么客气的,以身相许就成。”


  这时候的玉晴反应过来,那不是她的爹爹。


  “你真的哭了。”叶辰有些无措,说道:“不过就是举手之劳,不管是我,还是别人,遇到这种情况,都会伸出手来的,别激动。”


  “我想起我爹爹了。”


  “我让你想起你爹爹了?”


  “小的时候,我也是这样趴在自己爹爹的背上,由他带着我到处玩耍。”


  “不会吧,我有你爹爹这么老吗?”叶辰带着开玩笑的口气。


  “可是那些都已经过去了,我现在常常两三个月都没有见到我的爹爹,尽管他回来了,我也未必见得了,即使见着了,也说不上几句话,都不记得有多久没和他吃饭了,我亲娘又死得早,大部分时间都是我一个人,至多也就一两个丫头陪着。”


  “是不是还有一个恶毒的母亲在和你作对呢?”叶辰明知故问。


  玉晴说道:“我现在的后娘叫做夏月,她和我爹爹好在先,我亲娘落入土匪手中,是我爹救出来的,后来就有了我,我的后娘恨我的亲娘,可是我的亲娘死了,她觉得我娘不是好东西,所以把恨就转嫁到我的身上来,其实我是可以理解的,总得有人来承受。”


  “她打你吗?”


  “倒没有,不过骂我的最多。话很难听,很损人。每一次她生气的时候,有我在,都会骂我一顿,慢慢的也就成为了习惯。”


  “她骂你妖精,一脉相承,还是扫把星呀?不过你确实长得挺妖精,要不是成精怎么会这么迷人,如此的让人流口水。”


  钳子手,狠狠的掐了叶辰手臂一下,疼得叶辰差点叫出来。


  “你就尽量别搭理她呀。”叶辰说。


  “我也想,很多时候,不是你想不搭理,就能够不搭理的,恶狗咬人,才不会管有没有理由呢。”晴儿说。


  “所以你跑到仙城来,享受一份安静。”


  “可以这么说。”


  “她骂你的时候,你爹不帮着你吗?”


  “帮也帮不了什么,他经常不在仙城,常年都是在外面。”


  “那你还是少惹你的后娘了,别到时候打死你。”


  玉晴沉默了下来。


  “我没有想到你还有这样的身世,看来,我比你好一点,虽说我从来没有见过我爹爹,我娘对我很严格,但我知道她是爱我的。”


  玉晴听了淡淡说道:“我希望自己能够快点长大。”


  “快点长大,就能够逃离那个地方了吗?”


  “可能是吧。”


  “也许长大,又会有长大的烦恼呢,我们一直可能就生活在烦恼在,生活就像一个坑,跳出了一个坑,还有一大堆坑在等着,四周全都是坑,不在于你能不能够跳出这个坑,而在于你在坑中怎么活。”


  “这些歪道理,你是听谁胡说的。”


  “在我们村里有个老农,他偶尔也会陪着那群放牛娃一群放牛,这些我都是从他那里听过来的。”


  “生活原本就是一个坑,不在于你能不能够出来,在于你在坑中怎么活。”晴儿念叨了一下,微微的点点头,觉得还是蛮有道理的。


  “你也认同他说的有道理?”


  玉晴点点头。


  “别哭了,不好的都会过去,好的会再来。”叶辰说着。


  两个人像是忽然之间,就走近了很多。


  “你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可以找我,我给你解闷。”叶辰说道。


  “找你,你能帮我什么呢?”玉晴问道。


  “我虽然不能帮你什么,但可以听你倒苦水呀,你什么放屁的话,都可以跟我说呀。”


  “那你岂不是什么都知道我的了。”


  “嘿,也不是什么秘密了,你现在不想说,我也知道了很多呀。”叶辰说道。


  玉晴听了冷冷一笑。


  “放心,我会给你保密的。”


  “相信你的话,肯定是一个傻子。”


  “你以为我会把你的事情,告诉展泽吗!不会的,我这个人说不会告诉,就不会告诉,我有自己做人的底线的。”叶辰说。


  玉晴又冷冷一笑。


  “有什么呢,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相信未来是好的。”


  在山顶上,苏洪正准备着,确定了要寻找的地方,弟子们在吃东西,吃完东西他们就要开始行动了。


  在这时候,有一个弟子跑了回来,嚷道:“看到他们了,他们已经到半山腰,两个人都到了半山腰。”


  那一刻展泽扔下了手中的吃的,二话不说,跑向山头,都跟着跑了过去,以为那家伙在说大话。


  展泽带着诗紫跑了过来。


  当时叶辰背着玉晴不断的往山下面去。


  在密林中,浩天看到了,大喊了一声:“叶辰。”


  叶辰停下来,回过头,看了一眼,玉晴回过头,也应了一声。


  诗紫说道:“玉晴好像受伤了。”


  “对,好像还是受伤了,要不然,叶辰怎么背着她。”浩天说。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在瞎想,特别是展泽,叶辰怎么背着玉晴……


  是羡慕吗?还是妒忌?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