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隔阂起始

  展泽说不出话来,立即狂奔下去。


  “你小心点,路很滑,别摔到了。”诗紫嚷着,像是忽然松了一口气,同时在想着,昨天晚上到底生了什么事情,两个人怎么在一起了。


  “怎么这两个人活着,也不说一声。”景行说道。


  玉晴不时回过头,朝后面看一眼,说道:“那些人下山了。”


  叶辰点点头。


  太阳已经越来越高。


  两个人晃晃荡荡已经来到山脚下。


  展泽他们已经出现在后面,叶辰也有些累了,那后面的声音传过来。


  “我真的有点累了,休息一下好不好,你太重了。”


  “还说,你这坏家伙。”玉晴嚷道:“放我下来,已经没有台阶了,路很平坦了,我可以自己走了。”似乎怕后面的人看到,犹如做了什么亏心事般。


  “你确定?”


  那玉晴点点头。


  “扭到了另一只脚,等着展泽晚上抱你去茅房。”


  晴儿一巴掌过来,叶辰把玉晴放了下来。


  找了一块石头,趴下来,叶辰喃喃的说:“真是动不了了。”


  展泽跑了过来,嚷道:“你们两个人,都去哪里了?知道让我们担心了一晚吗?”


  叶辰微笑道:“你得问这个丫头。”


  玉晴很不好意思的回答道:“在悬崖边,摘花的时候,一只跳出来的鹿吓到了,一晃,脚没有站稳,就滑到悬崖下去了。”


  “怎么,坠崖了?”展泽着急道,说话的时候看着满脸大汗的叶辰。


  “就是滑下去了,后来又扭到脚了,我又上不去,在悬崖下面转,以为能够找到出路,没有想到,越滑越深,越走越远。”


  “那你为什么不叫我们,不在下面等我们!”展泽责怪道。


  “我叫了,可没有回应,我以为自己能够找到上山的路。”玉晴说道。


  “你受伤了呢?”展泽蹲下来,看到了用撕下来的衣服布条缠着的脚。


  “没事,叶辰敷了一些舂烂的松心,已经好了好多,放心吧,不要担心。”


  诗紫也下来了,说道:“你的手也划伤了呢。”


  “没事,已经凝固了,不用担心。”玉晴说道。


  展泽问道:“叶辰,你是怎么找到她的?怎么不给我们说一声?”


  叶辰回答道:“昨天晚上,你们离开后,我到那崖壁上,当时还是黄昏,我觉得应该到悬崖下面碰碰运气,也没有想这么多,就下去了,后来,现了一些踪迹,就继续下去了,我在崖壁中找到了她。我是想上来告诉你们的,可是当时的天太黑了,月亮都没有,这丫头还扭到了脚,叫了你们也没有听到,索性就在洞里面呆一夜。”


  “你们在洞里呆一夜。”诗紫说道。


  一掌劈来,玉晴嚷道:“丫头,你在想什么呢!”


  “今早,我也想爬上山顶的,知道你为我们担心,但是她这么一个情况,根本上不去,我们就选择了另一条路,离开了崖壁,找到了下山的路。”叶辰继续说道:“展泽,你来了就好,你来背她吧,我得回家了,我要告诉我娘,不能让我娘担心了。”相信娘已经知道了,便把玉晴交给了展泽,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展泽对玉晴说道:“我来背你回去吧。”


  玉晴却说道:“不用了,刚才在山上有台阶,我不好走,怕再一次扭到,才要别人来背,现在路已经很平了,我可以走的。”喊了一声:“诗紫,过来,让我撑扶一下。”那手搭在了诗紫的肩膀上,人一下子多了,似乎因为害羞了的缘故,和先前的情况有些不一样了。


  “还是我来背你吧。”展泽移过来。


  “没事,我这样可以走,已经消肿了很多。”


  那猴子的身影消失得很快,眨眼间就消失在道路的尽头。


  玉晴搭着诗紫的肩膀慢慢的继续沿着河流向下面去,又问道:“展泽,山上的人知道我们活着了吧?”


  “知道了。”看着玉晴慢慢的走动着,展泽心里起了涟漪来,为什么这一切不是生在自己的身上。


  “肯定让你们着急了吧?”晴儿一瘸一拐的走着。


  诗紫说道:“还着急什么呢,只要你们活着,便是好。”


  “你们都以为我被什么怪兽抓走了吧?”


  “呵呵,那还用说,解释不通,你忽然就消失了,我们在山上找了半天,一点消息也没有,留下了叶辰,叶辰也跟着不见了,谁还能不联想到可能是遇到了什么怪兽。”诗紫说。


  玉晴听了微微一笑,说道:“让你们担心了一夜,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嘿,活着就好。”


  玉晴看到那展泽沉默着,像是在想着什么,说道:“展泽,你也过来,让我也搭你的一个肩膀好不好?”似乎看出泽少有些不高兴。


  那沉思的展泽,才被一声给转移了瞎想。


  诗紫说道:“最担心的就是展泽了,他一夜都没有睡觉呢,你再迟一点,我们的人就准备下悬崖,到那些秘洞中去寻找你们。”


  “让你们担心了。”玉晴说道。


  “担心倒是没有,只要你们都活着,就好。”


  “你扭到了脚,叶辰把你背出悬崖的吗?”展泽问道。


  “怎么可能,那是猴子走的悬崖,背着一个人怎么走呀!不可能的事情。”


  诗紫问道:“那你是怎么出来的?”


  “一步一步慢慢移,跟着那猴子,慢慢的移出去的。”


  “那很危险。”诗紫说道。


  “没有办法,我又不想在崖洞中待,真要待到我的脚好了再离开吗?我才不呢。”


  诗紫呵呵的笑着。


  “都是我不好,没有保护好你,我要是一直跟着你,或许就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了。”展泽说道。


  “嘿,一个意外。哎,看来我打搅了你们登山的好心情了。”晴儿道。


  诗紫说:“还说这个,要是你真的出了事情,我得哭死了。你知道我多害怕你们是遇到怪兽了吗!”


  “嗯,知道,知道你很担心我,是我的不好。我该检讨。”


  “还检讨呢,我怕你要是真的出了事情,展泽让我赔人呢。”


  展泽淡淡的假笑了一下。


  玉晴说道:“不会的,展泽不会这么做的。”


  叶辰回到了院子中,他的母亲也知道了这件事情,听说了他不见了,正准备要上山去呢。


  这时候的叶辰冲进来。


  那叶雪正准备出,都有些不敢相信,嚷道:“你这一夜都到哪里去了?”


  叶辰赶紧把事情的经过跟他的母亲说了一遍。


  叶雪才弄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山上的人知道了吗?”


  “嗯,都知道了。”


  “那个姑娘呢?”


  “扭到了脚,我已经把她背下来了,你不用担心。”叶辰灌了半壶水,还说道:“我肚子真的有些饿。”


  “你要出了什么事情,你让我怎么办?”


  “都怪我不好。”


  “你也不告诉别人一声,就直接到悬崖下面去。”


  叶辰说道:“我也没有想到她会在下面的,原本就是想到下面看看,要是没有什么现就直接上去了,没有想到,越走越远,快到半山腰,找到她的时候,天又黑了,她又扭到了脚,上不了山,总不能扔下她一个小姑娘在下面,所以就待到今天早上了。”


  “行了,赶紧去洗个澡,换了身上的衣服,再吃早饭。”


  叶辰点点头。


  没有多久苏洪就过来了,叶辰刚好换了衣服,出来见过苏掌门。


  叶雪正好给他讲完经过。


  苏洪问道:“辰儿,没有受伤吧?”


  叶雪回答道:“没有,让掌门人担心了。”


  “担心倒没有什么的,只要没有出事情就好。”


  叶辰走来,说道:“师伯,我应该给个信号你们,让你们知道我们活着,就不用担心这么一夜了。”


  “嘿,什么担心的,只要没事了就好。”苏洪又说道:“不过这件事你做得很好。”


  “也没有想到那丫头会在悬崖下面。”


  “但是下一次,遇到这种事情,不能这么做,你得先等我们上来,然后一起想办法,你要是下崖出了什么意外,那怎么办。”


  叶辰点点头,说道:“嗯,谢谢师伯的提醒,不过我希望永远都不要生这种事情了。”


  苏洪听了呵呵一笑,道:“你可是让你的母亲担心坏了。”


  叶辰点点头,说道:“所以我跑回来了。”


  “没事了,师妹也可以好好放心了。”


  没有多久,苏洪就离开了。


  展泽送玉晴回到了静月轩,立即把仙城最好的神医请过来。


  神医打开那包裹着的脚丫子的布条,说道:“看来这家伙还懂得一点草药。”


  玉晴说道:“乡里人,在岩壁外面就只有两棵松树,他是从松树上摘的。”


  “松心阴凉,可以消肿。”


  展泽说道:“神医,你得换点更好的药。”


  “放心吧,我会把最好的药给晴儿姑娘用的。”神医说道。


  诗紫说道:“玉晴手上还有伤,你得认真看一看。”


  展泽赶紧说道:“对,她手上还有伤,赶紧看看。”


  玉晴提起手来,说道:“没多大事了,就是划破了一点皮。”


  “那可不行,要是有沙子或者留下木屑,不清理干净,伤口可不容易好。”展泽说道。


  没有多久景行和浩天也回来了。


  走进院子来,景行说道:“你们可真的把我们吓死了,都以为你让什么怪兽给抓走了。”


  玉晴回过头去,说道:“让仙城的人担心了。”


  “何止仙城,要是再找不到你,魔宫的人都得知道了呢。”浩天说道。


  “你也太夸张了。”


  “赶紧说说到底怎么回事?”浩天着急的想知道。


  “就是意外跌了悬崖,扭到脚,上不了。”


  “跌到悬崖下面,这么严重呢。”


  诗紫说道:“你看那裤子和衣服都撕烂了,就知道多严重了。”


  浩天笑说:“像是被人使坏了一样。”


  “这家伙,脑袋中净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诗紫说着。


  泽少泽没有说话。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