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即便需要守护天关,直面神魔 (小章,第一更)

  北境太白关,长发披肩的青年站立在高耸的城墙边缘,他右手按在腰间的神刀刀柄,将其缓缓拔出,青紫色的双眼微微眯起,凝视着远方翻腾的魔气,漫天昆妖,以及庞然的魔影。


  苏昼居高临下,俯视着远方的敌人,青蓝紫赤黑烛昼五色于身后形成五道光轮,耀眼璀璨的光轮互相交错重叠,以他为中心旋转着,凝聚着天地间的灵气。


  双方遥遥对峙的瞬间,这一幕像是冻结了时光。


  就在之前,苏昼道出:“不够。”这充满嘲讽挑衅之意的词汇时,所有人,甚至包括九幽魔军们都以为傲慢的天魔们会恼怒,呵斥乃至于直接动手惩戒。


  但实际上,祂们并没有这么做。


  面对苏昼缓缓抬起的长刀,赤金色的灭度之刃上跃动着危险的炙热光焰,三位天魔降世身全部都屏声噤言,严肃无比,甚至是戒备地地凝视着那道兵。


  【等等,刚才没细看……为什么这道兵,给我一种很可怕的感觉?】


  多重复眼旋转着调整角度,衰败天魔警戒地低声自语,巨虫之躯的翅膀震动都微微有些变形:【简直,简直就像是……】


  【是惩戒,大自在天魔主的惩戒!】


  而同样注意到苏昼手中长刀内,那蕴藏的漆黑魔光时,手持鲜血长戟的战争天魔同样神情戒备,祂紧张地摆出了战斗姿态:【这家伙,得到了大自在天魔主的传承?!】


  对此,幽暗天魔一言不发,并不仅仅是因为祂之前在被吞噬魔种时便早就有所猜测,更是因为祂注意到了。


  祂注意到了,苏昼在面对祂们三位天魔降世身时,不但没有退避。


  反而,主动出刀。


  向前踏步,苏昼踩踏在陡峭的城墙垛口,他动作简单干脆,就是面对前方距离自己有百里之远的敌人抽刀斩出,没有任何技巧和神异。


  但是在他抬手的瞬间,天地间的灵气便开始呼应,一道无形的金色激波便从刀刃上迸射而出,急速的狂风向前破开大气和尘埃,以笔直地角度朝着站在对前方的衰败天魔而去。


  它所过之处,空气开始变得寒冷,天地间所有的温度仿佛都凝聚在那到无形刀光中,极寒和极热此刻交错,极致的阴阳此刻开始互相孕育转换。


  【障!】


  刀光转瞬即至,已来不及闪避,衰败天魔复眼转动,祂低喝一声,一层层半透明的灰色网格护盾便出现在祂身前,有漫天飞行的昆妖意外飞入这护盾内,仿佛一瞬间过去了万年,立刻就化作了飞灰。


  而后,阴阳轮转的刀光已至祂面前,仿佛刀剑裂帛之声响起,能衰败一切,包括灵气结构的网格护盾立刻就令刀光最外侧的狂风气浪停息了,但阴阳轮转的刀光却生生不息,它在短时间内居然没有被完全消磨,而是贯穿所有阻碍,令护盾在一阵明灭中消散。


  虽然因此它也被偏离了方向,并没有命中衰败天魔,但残留的刀光劈斩在大地之上,仍在北境的冻土上留下一条超过数千米长的刀痕。


  对于地仙而言,祂们之间战斗的距离已经不能用常理计算,很多对于普通超凡者而言算是超视距的战斗,对于真人地仙本质上其实是贴身搏杀。


  一般来说,寻常地仙相隔十几里战斗,就等同于近身肉搏,祂们可以一瞬间跨过那类似面贴面的距离,将自己的神通法宝轰在对方的脸上。


  苏昼和众天魔之间的距离,超过百里。


  但即便是在这没有天地灵性的天元界,在这样程度的距离范围内,他的攻击也可以转瞬即至。


  【真的是大自在天魔主的他化自在法!】


  此刻,闪躲抵挡了苏昼的攻击,衰败天魔却并没有任何欣喜自得,反而震撼无比。


  祂感应到了,刚才的那一击中,隐藏着足以吞噬自己本质的可怖力量,巨大的昆虫复眼锁定敌人,祂伸出一条节肢,肃然地指向远方的青年:【刚才那一刀中,有他化自在之力!】


  ——所谓的他化自在,其愿意是‘自己不用任何变化出任何事物,却可以使用其他天人具象化出来的种种事物来享乐’。


  换而言之,这种力量的本质,便是‘转换其他存在的力量,变成自己的力量’。


  吞噬混播,化恶为己用……被称为噬恶魔主之神通的本质,便是‘他化自在’之法!

  【你得到了大自在天魔主遗留在凡界的传承?】


  同样看出了这一点,看出灭度之刃上寄宿的‘噬恶魔主之道’,战争天魔握紧手中长戟,祂抬起头,有些难以置信地问道:【你是真正的大天魔种子,怎么会是神鸟,还为这些凡人而战!】


  对此,苏昼微微一笑。


  一击普普通通的刀光,便测试出了眼前诸多天魔的力量本质还有反应,这一次于他而言,算是大赚特赚。


  这些天魔的力量,的确足够强大,完全是真人境界所能持有的巅峰配置,三位这样的巅峰真人,再加上认真的天魔权能,三位天魔降世身齐至,这是就连持有道兵的南正楷恐怕都需要严阵以待的强敌。


  “但是……不足为虑。”


  他没有回答衰败天魔的话,而是转过头,俯瞰眼前的半成品魔土。


  太白关之前,原本已经开始在诸多天魔的主持下进行侵蚀转换的大地,展现出的就是布满魔纹的漆黑形态,有源自于九幽的气息深入地脉,释放着迷蒙的光芒。


  所谓的魔土,本质上,就是使用人心中的欲念,去侵蚀地脉。


  天元界万物众生的魂魄中,带着一丝始源真龙的气息,神魔以信仰和恐惧为源点入手,便可以介入地脉的核心,逐渐侵蚀天地本质。


  明正德以地脉祭柱为源点影响地脉,用的也是同样的方法——他乃是以新朝之名祭祀大地,以自己乃至于新朝的威望,汇聚万物众生之力影响地脉,进而铸就应天承炁五德轮转大阵的根基。


  这是正确的。


  但是,具体实行起来,无论是仙神,天魔还是人皇,都用了完全不一样的方法。


  此刻,因为震撼青年可能拥有的大自在天魔主传承,三位天魔呆在原地,与苏昼对峙不动。


  幽暗天魔本想要随着自己的两位同伴一同开口,呵斥青年的沉默,但是此刻,祂却看见了苏昼的眸子,青紫色的双瞳中灵光温润,但内在的光芒却锋锐如刀,刺痛祂双眼。


  一种莫名的不安开始在这位天魔心中蔓延——祂忽然察觉,自己等人其实从未了解过苏昼的实力底线,只是将其视作普通的强大神鸟。


  但是现在看来,对方的实力似乎远远不止如此。


  于是,祂心念一动,勾连远方地底深处的巢穴。


  下一瞬,莫名的波动闪烁,一位强横的昆妖撕裂大地,从地表裂缝中冲出。


  那是一只宛如飞蛾一般的真人级昆妖,数百米的双翼扑打着刺骨的冰风,在地表掀起纵横交错的寒流,令无尽的冰尘在半空中闪烁,这极寒巨蝶出现的瞬间就令整个太白关周边的温度再次下降了十几度。


  冰蝶飞驰而来,美丽而炫目,它继续向前,呼啸着的狂风携裹着寒潮,令万物冰封,挑衅般地朝着天关飞扑而去。


  “是昆妖蝶化部的‘玄冥冰蝶’!”


  一旁,同样戒备着天魔魔军巨洞的燕长峰辨识出了这只强横昆妖的来历,他的语气肃然:“这一昆妖本质是天地精气凝聚冰霜所成,难以用刀剑杀伤,需要用……”


  他还未说完。


  天关之上,苏昼只是转动眼珠,双目锁定了那正飘飞而言的昆妖。


  青年凝视了这只冰蝶一瞬,瞳孔中有轮回之印转动。


  然后,原本正轻盈飞舞,引动了半个天地汹涌寒潮的冰蝶,就这样痉挛着停停止了飞行,跌落在地。


  粉碎成一地碎裂的冰晶。


  天地间再次迎来寂静。


  【……不行,不能再试探,必须要出手了!】


  此刻,战争天魔察觉到,原本因为祂们的降临而抵达巅峰的人心恐惧,如今正因为在这太白关周边进行的数次试探失败而逐渐丧失。


  众多原本恐惧祂们存在的新朝士兵,正因为烛昼的降临和表现而逐渐鼓起勇气,不再畏惧神魔。


  所以,祂正准备主动出击,挽回颓势。


  但苏昼的速度却比祂们更快一步。


  “试探结束。”


  此刻,苏昼已经紧握灭度之刃,在一眼毙杀了玄冥冰蝶之后,他似乎已经大致知晓天魔在魔土中的战斗力可以抵达什么地步,动静转换之间,他周身被岚种环绕,足以推动山峦的火箭气流推动人形轻盈的躯体,将其速度加速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该开始真正的战斗了。”


  话音未落,在空气的炸鸣声响起之前,刀光已经一闪而至。


  为首的战争天魔甚至没有反应过来,祂便看见前方亮起一抹金色横线,带着足以斩裂一切的气势奔涌而来。


  ——快,太快了!


  天魔悚然,祂心念刚起,苏昼便先祂一步发起攻击,仿佛就像是可以读心一般。祂的猜测倒是并没有错,无想之心固然无法准确倒映同阶强者的心绪,但至少却可以感知到泛起的情绪预兆。


  被抢先一步,巨大的天魔虚影只能勉强抬起血红长戟,厚重坚固的血煞之兵挡在刀光的前方,在雷鸣一般的碰撞声中,斩击被阻挡,而被迫后退一步的战争天魔于此怒吼一声,祂血色的双目中骤然燃起明亮的光芒。


  由无数昆妖魔军尸骸以及血气凝聚而成的长戟同样燃起,无数兵戈虚影在其身后浮现凝聚,锋锐的杀伐毁灭之意在天魔的力量下凝聚为实体,然后化作了毁灭一切的森然风暴,而在这风暴中卷动的自然不是普通的砂石和灰尘,而是无数无形无质,却堪比神兵的刀剑煞气。


  挡住了苏昼的刀光,战争天魔竖起长戟,唤起刀剑风暴,反过来淹没了青年所在的方位,吞没一切煞气洪流随着将军的命令奔涌向前,将天地间染成一片血色。


  与此同时,幽暗天魔和衰败天魔反应过来了苏昼的突袭,巨大的昆虫振动双翼,在天地间遍布了漫天骨白色的鳞粉,鳞粉所过之处,土石腐朽风化成砂,树木枯干粉碎为尘,万事万物都归于衰败,那是人世之间的必然。


  而幽暗天魔再一次扩散了自己的黑色雾气,如同墙壁一般的黑色迷雾混入赤色的煞气风暴,一切都陷入幽邃的黑暗,令人心智迷失,魂魄黯然。


  太过壮观了。


  三位天魔齐齐全力出手,太白关和魔军之间的空白地区全部都被黑红交加的风暴覆盖,倾覆了半个苍穹,即便是仙神被笼罩在这天地之间的风暴中,也必然会如同风暴中的飘零枯叶那般漂泊不定,最终被那无穷煞气凝聚而成的刀剑切割地粉身碎骨,化作漫天血雨,然后又被黑暗吞噬神魂,血肉衰败成灰。


  强大无比,必杀的一击。


  但是祂们的攻击,从一开始就全部都搞错了目标。


  ——从未有人说过,刀就必须有人拿着,才能挥砍。


  或者说,没必要整个身体上去挥砍。


  一只手,就够了。


  狂暴的刀剑风暴中,道兵佁然不动,煞气兵戈对它而言毫无意义,因为它自己就是最强大的神兵,而衰败于不朽不灭的道兵来说也是如同春日的暖风那般无害,就更别说根本无法遮蔽它光芒的幽暗了。


  它现在甚至连刀灵都没有,幽暗就是想要侵蚀它的魂魄都做不到——天魔也没办法蛊惑没脑子的东西。


  但,却能看见,有一只人类的手臂,正在三位天魔的全力攻击下逐渐化作白骨,然后腐朽成灰。


  不过,归根结底,也就仅仅只是一只手臂罢了。


  “要看清楚自己打的究竟是什么啊。”


  遥远的天关城墙处,仅仅是向前一步,发射出了自己右手火箭飞剑,根本就没有真的合身扑上前的苏昼哂笑一声。


  然后,他这右臂空荡荡人躯便在一阵光芒中化作无形。


  而下一瞬出现的,便是硕大无朋,如同山岳一般顶天立地的神鸟。


  五德光轮在背部轮转,在三位天魔还没搞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的时候,神鸟背后的双翼便在‘咔嚓’一声中脱落,然后在其手中转换成了一柄看上去就非常狰狞可怖,整体修长流畅的巨大枪炮。


  ——都神魔纪百万年了,战争天魔还在用长戟?

  ——坠星神炮2.0,五德轮转加特林,一息三千六百转,大慈大悲渡邪灵!


  没有任何犹豫,在雷霆鼓荡之间,洪流一般的灵气子弹便被凝聚,化作风暴,每一颗灵气子弹都像是闪耀的星尘,细小轻盈,但却能撕碎最坚固的铠甲,子弹的风暴向前席卷,而控制神翼炮和它们前进方向的苏昼就是统领它们的将军,他将枪口对准何方,何方就将迎来覆灭。


  因为之前正在全力施展攻击,战争天魔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这大片大片抵达了百分之一光速的子弹淹没,即便是神魔降世之躯坚固无比,难以毁坏,祂也感觉自己仿佛被一座座自天际坠下的神山来回砸中。


  天魔甚至根本就来不及体会浑身被子弹重拳轰击的痛苦,已经被打的破破烂烂的身躯就像是炮弹一般倒飞了出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