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我烛昼依然无敌于世间! (1w1,大章求月票!)

  【注意方向!】


  战争天魔的身体从天空上倒飞而去,而下方,幽暗天魔怒吼一声,祂的降世躯立刻缩小,变回原本凡人大小。


  庞大的躯体可以给人带来恐惧,也可以加强破坏力,对于天魔而言自然是再好不过。


  可是现在,面对一息三千六百转,每一转都还会爆炸的凤凰翎子弹风暴,这超现代的火力洪流的时候,显然不是变大身体当靶子的好时机。


  闻言,衰败天魔也立刻醒悟,它同样将自己缩小回原本的状态——两位魔神便如同暴雨中飞舞的蚊虫那般,开始在苏昼的火力压制下苦苦支撑。


  登时,整个太白关周边,大地震颤不已,在潮水一般倾泻的爆炸火力面前,哪怕是山岭都要崩塌,粉碎。


  每一颗凤凰羽子弹炸裂,都会令大地剧烈的震颤,而子弹风暴攒射,就像是无数次低烈度地震频繁的发生。


  实际上,方圆数百里内已经没有任何直立的树木和山峰,它们大多都已经在这样持续不断的振动下断裂,化作石块滚落在大地上。


  “烛昼真人压制住了天魔,我们趁势去消灭那些魔军!”


  而在这振动中,诸位支撑太白关大阵的数位新朝真人立刻便发现此时正是反击的好时机,虽然他们无法影响苏昼和天魔的战斗局势,但趁现在尽可能的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却完全做得到。


  大阵再次启动,庚金剑气和无数纷飞的术法同样如同暴雨一般朝着魔军的战争垂落,令地面裂开一道道巨大的豁口,金色的熔岩在地表四处蔓延。


  虽然魔军中同样有着各种法阵护盾进行还击和防守,但没有天魔的支持的情况下,双方的火力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短时间内,北境太白关的火力就几乎将整个战场都犁过一遍。


  但是地震仍然没有止歇。


  燕长峰抬起头,刚才出城,斩杀了所有山岭巨蜈和其他几头强大昆妖的他收回了自己的剑,剑士此刻忧虑地看向远方的天空,在那里,有幽暗的云雾升起,无数骨白色的鳞粉正在其中如同萤火一般闪烁。


  隐约能看见,有巨大的神鸟正在其中,和三位模糊的魔神之影缠斗。


  坠星神翼炮·加特林版毕竟是苏昼前段时间才调制完成的超凡器官,虽然威力强大,但是的确很容易过热失效,在凭借压倒性的火力压制了三位天魔一段时间后,神翼炮就不得不收回冷却。


  趁这个机会,饱受重创的战争天魔就带着狂怒与血煞长戟重回战局。


  如同山岳巨人互相挥拳厮杀,神鸟和巨大的魔神虚影战成一团,令大气轰鸣,空间战栗,祂们的每一次身躯碰撞,每一次的羽翼和长期相交,都会将空气激荡出白色的激波风暴,以及肉眼可见的电浆云雾。


  剧烈的龙卷在他们战斗四方升起,雷霆在其中闪动,将没有来得及避让开来的昆妖和九幽魔军化作飞灰。他们的每一次交手,都会在周围制造出大量的尘雾和熔岩。


  不得不说,战争天魔的武技十分高超,甚至比起南正楷还更胜一筹,远胜于二流武者苏昼,如果不是和青年的身体素质相差太大,并且之前受创过重,战争天魔恐怕一个人就可以在近身战中和苏昼打的有来有回。


  而在祂的配合下,幽暗天魔和衰败天魔也同时用出自己真正的神通权柄。


  幽暗的迷雾扩散,遮蔽一切感知,在幽暗天魔的幽暗领域中,除却被允许的个体外,任何生命都将失去六感,完全地陷入彻底的幽暗。


  而朽坏众生的鳞粉跌落,加速万物腐朽衰败的速度,倘若被其击中,即便是刹那,也相当于飞逝了万年的时光。


  但结果却都毫无用处。


  战争天魔的确武艺惊人,但武艺毕竟是一门战斗的技巧,而且还特定战斗的对象,倘若苏昼的确是神鸟亦或是人类的话,那祂或许真的可以凭借自己模拟了数万年的武艺占据优势。


  但可惜,苏昼的神鸟形态只是好看而已,面对烛昼神鸟那五根浮游炮一般上下翻飞的翎羽轰炸,以及时不时就会自己飞出去,化作巨型砍刀的双翼,即便战争天魔擅长百般武艺,也被这种全方位立体打击压制的满身疮痍。


  ——毕竟地球人的武艺不是用来对付有八只手的敌人的,而完美世界天魔的武艺也不是用来对付烛昼的。


  至于衰败天魔的鳞粉,对于这个有着长生之劫,寿元普遍偏短的世界而言,的确是杀手锏中的杀手锏,哪怕是真人触碰,恐怕也会瞬间陷入天人五衰,甚至是当场腐朽成灰,也不奇怪为何衰败天魔的位格如此之高。


  但是对于烛昼这一种族而言,苏昼二十出头的年龄实在是本质幼年期,地仙的寿命更是无穷无尽,寿命类的攻击有点类似于用勺子去掏空七海之水——与世长存这一词汇代表着自然寿命起码四十六亿年起步,哪怕青年放着衰败天魔攻击,也要等上很长的时间才会有成长的感觉。


  再加上苏昼不是完美世界本地人,受到的地脉影响极小,所以他甚至没感觉到自己有在被攻击,即便是浑身都沾满了衰败鳞粉也依然没有任何衰弱的趋势,反而越战越勇。


  只见神鸟一刀翅挥出,配合五道翎羽汇聚的五德轮转神光炮,便直接将战争天魔的血煞长戟拦腰砍断,奔涌的神光更是将衰败天魔吞没,令其发出惨烈无比的痛嚎。


  【这家伙的寿命究竟有多长!?!】


  【我起码已经让他衰老了十五万年了,可他现在根本没有半点老态,反而……反而还有点变强!】


  失去了武器,战争天魔被迫空手面对苏昼,祂固然也擅长空手搏击,但是很明显,面对一个浑身羽毛都会爆炸,看上去像是鸟,实际上比刺猬还可怕的怪物,进行空手搏击并不是什么好选择。


  苏昼每一次挥动羽翼,都在半空中带起一连串的雷鸣,那是空气在爆炸,灵气在沸腾的声音,闪避了好几次,最终退无可退,面对苏昼化翼为刀当胸斩来的一翅,战争天魔被迫双手合拢,以空手入白刃挡住了这一击。


  假如是普通的神刀,指不定还会被战争天魔随后的夺刀一击夺走武器,可是在面对烛昼时,这种武艺没有意义。


  在被空手入白刃的瞬间,苏昼翅膀上的羽毛干脆利落的自爆,将战争天魔的双手震开,这羽翼如同刀锋一般,狠狠地插入魔神的体内,然后直接斩断了对方的脊椎骨。


  紧接着继续自爆。


  刹那,可怖的电浆和冲击波在战争天魔体内爆发,血红色的灵气伴随着灰黑色的天魔气息从伤口处如同火山爆炸般喷涌而出,甚至直接将其身躯炸成两截。


  【为什么,为什么我的幽暗领域没有半点效果?!】


  此刻,最后一个魔神,苏昼的老熟人幽暗天魔再一次地陷入了匪夷所思地惊愕中——刚才的战斗全部都发生在祂的幽暗领域内,也就说,刚才苏昼的战斗,全部都是在被剥离了六感,就连灵魂感应都被封锁的彻底黑暗中进行的。


  此时此刻,无论是被击飞的战争天魔,被吞没的衰败天魔还是震惊的幽暗天魔,所有魔心中都在翻腾着同一个想法。


  ——为什么,为什么祂们的攻击完全没有任何效果,简直就像是白费力气?!

  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天魔们百思不得其解。


  答案是想象力!


  早就在进入幽暗领域之前,苏昼就已经凭借自己的光阴神瞳扫过了三位天魔的周身,源自于烛龙法身的强大超凡器官具备通过计算推演未来可能性的能力,在观测者的脑海中制造出未来的幻影。


  理论上来说,光阴神瞳能够观测到的未来至多也就是数秒之后,之后就需要重新观测,保证未来的准确率。


  可这毕竟只是理论,凭借轮回之印还有神通,被加强过无数次的双目令苏昼早就看穿了眼前三位天魔周身的所有灵气结构,所有能量循环,所有灵力辐射脉冲的特征。他看穿了对方所有的一切,然后全部都铭刻入脑海。


  下一瞬,苏昼便进入了幽暗领域,他被天魔的权能断绝了一切的观测能力,陷入了黑暗——但这并不要紧,苏昼的脑海中,三位天魔的虚影还在运动,光阴神瞳仍在不停地推演未来,令苏昼可以对自己想象出来的完美强敌出手。


  在这里,还真的必须要感谢战争天魔精髓的武艺——祂的的确确是强横无比的武者,每一次攻击都选取了最优化,可以对苏昼造成更大伤害的选择,所以青年才能挡住每一次攻击,并且最终将其重创。


  但凡是祂的武艺差一点,苏昼打起来都不会那么轻松。


  而在最后,幽暗天魔能看见的,是苏昼胸口的结晶,正在释放着七色轮转的光辉。


  火,意味着灵力的加速运动。土,意味着灵力的固化稳定。金,意味着灵气的切割破坏。木,意味着灵力的再生延续。水,意味着灵气的耐受可变。


  而雷霆和狂风,是阴阳交薄而生的躁烈。


  五行七色,苏昼所有属性的灵力都在此刻汇聚,霎时,纯粹的白光从结晶中奔流而出,呼啸的光柱穿透了黑暗的迷雾,它贯穿了云层和苍穹,宛如地上的太阳,将整个北境关卡周边都照亮。


  声音和色彩在这光芒下都失去了意义,灵气的洪流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它扫过山岭,山岭就粉碎,扫过大地,大地就垮塌,即便是幽暗天魔,面对苏昼以自身为中心爆发出的毁灭性无差别范围攻击,也被直接掀飞,浑身燃起光焰,就像是在热风中飘零自燃的枯叶那般无助。


  然后,便是无止境的轰鸣——


  轰轰轰轰!


  面对这样堪比太阳的强光,一切幽暗都消退了,在剧烈的爆炸过后,惊涛骇浪一般的冲击波彻底将苏昼和三位天魔的战场抹平,撕碎一切的冲击波形成的气浪是最好的清洁工,如今的大地一片平整。


  重新取回六感的苏昼低下头,站立在平整大地之上的神鸟,看向三位已然遭受重创,再无反抗之力的天魔。


  轰隆!纵然天上阴云早已因真人们的神力而散尽,可是随着青年的意志,轰然炸响的雷鸣响彻于天际。


  昔日的噬恶魔主,露出了充满食欲的目光。


  在这一瞬间,三位天魔们突然感到了,一丝数十万年没有体验过的……恐惧!

  与此同时。


  中土,京都。


  端坐在‘应天承炁五德轮转大阵’中央核心之座上的明正德,突然听见了源自于高天之上,苍穹顶部的声音。


  【烛昼正在被围攻,人王。你的国师正在苦战。】


  新朝京都的皇宫法阵由明正德自己亲自设计,其防御的严密程度本质上和北境太白关并无不同,都是此世最高等级的神魔大阵,可以汲取整个中大洲乃至于天元界对应的无穷地脉之力。


  在这样的严密阵法保护下,理论上来说,即便是神魔都难以窥探到半点波动,更别说虚空传声了。


  但是现在,紧闭双眼,保持沉默的明正德,却听见了那宏大而威严的声音。


  那是仙天神境之主,第三代天帝,太皓神帝的声音。


  【魔军和天魔们正在进攻太白关,祂们势在必得,三位天魔只是先锋,等到确认了你所有的底牌,九幽那边必然会全力出动。】


  这个声音的语气平静,似乎仅仅只是单纯的叙说局势,但这些话语暗中的意味都十分明显。


  对此,微微睁开双眼,明正德抬起头,他的目光似乎能穿透皇宫大殿的穹顶,看见那隔着一个苍穹,一个世界的庞然身影。


  “而您早就知晓。”


  圣皇平静的说道:“甚至,就连天魔一方为何会如此快速毫无顾忌地入侵天元界,也都是因为你暗中放任,甚至是主动支持的,对吗?”


  如此说道,明正德的语气甚至带着一丝笑意:“不然的话,即便是天魔王门摩罗陛下,也不敢正面抗衡持有诸星天道的您,只能远远避开,更别说在诸星天道的监控下进入天元界,魔染一地了。”


  【的确。】


  对此,太皓神帝甚至没有半点撒谎隐瞒的波动,祂干脆利落地承认了这一点,然后平静地说道:【这也是我的所作所为。】


  而人皇微微摇头,他的语气肃然:“您你需要人心五德,才能圆满自己的修持。”


  “昔年,太初天帝之时,众生被神魔统治,每个人都衷心信仰仙神,故而仙神的确持有天地和人心五德,只剩下收集天地清光。”


  “而后,太昊天帝之时,气运沉浮,万物皆备宿命统辖,祂也依然是天地人心皆有,只差天地清光,便可完成所有的修持。”


  “而您不同,太皓陛下,在如今这个长生之劫已经要爆发的年代,这一代仙神头一次无法完全压制住天魔,故而世间人心有失,不得圆满。”


  话至此处,明正德微微抬起头,他有些讽刺地说道:“所以说,您是打算等到那个时候,等到魔军彻底入侵,凡世生灵涂炭之后,才准备让仙神降世,作为救世主,以获得你们缺少的‘人心五德’吗?”


  “也正是因为如此,天帝陛下您才会做出又提醒我关注烛昼,又主动支持魔军的行为?”


  【确实是这样。】


  而对于明正德的猜测和讽刺,太皓毫不犹豫地全部应承下来:【所以,烛昼必须死。除非祂不再出现,于世间活动,亦或是转投我方。】


  【这便是仙神的要求。】


  明正德闭上眼睛。


  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一排排有关于仙神的阳谋,那是根本无需任何遮掩,便可以称得上是完美的计划。


  依照那计划的计算,无论未来是何种发展,获胜的永远都是他们。


  第一种:以卫国为中心,九幽制造魔土,侵染世间,无论仙神和新朝都毫不妨碍——这样的话,仙神便会启动自己位于九幽的暗子,令魔土一旦扩散便会被反噬,而仙神便可趁势抓住就有的破绽。


  第二种:新朝挡住了卫国的魔军入侵,虽然没有爆发大规模战役,但却僵持在原地,九幽一方被迫在凡界持续出血,被吸引注意力,而这对于仙神而言再划算不过,仙天完全可以乘着这个机会彻底将天魔方从凡界驱逐,将祂们具备的影响力扩散至全天元。


  第三种:新朝大败亏输,被九幽魔军击败,侵染地脉,苍生涂炭。这一以来,仙天便有理由出手,与天元凡界众生一同击退神魔,令仙神有机会可以出手,收拢人心,完善‘人心五德’。


  第四种,新朝和九幽魔军相斥,战斗的非常激烈,一同疯狂失血——这样一来,仙天既可以在人间获取民心,又可以出手压制九幽,可谓是完美的结局。


  无论未来怎样发展,仙天都很满意。


  无论是天元凡界,天魔,还是暗中窥探的宇外天妖,对于掌控有诸星天道的天地而言,都不过是棋子。祂们的力量都会被削弱,只有仙天可以得到好处。


  而这,便是太皓神帝的谋划,最顶尖的阳谋,几近于完美无瑕。


  祂从不在意凡间的事态动向,因为祂很清楚,这一切的关注都毫无意义——无论明正德有多强,都绝无可能改变这个事实,那就是他不可能以人间的一国之力,挡住九幽的全力入侵。


  在神帝的引导之下,无论是何种未来,仙天都必然收益,只是多少而已。


  而且,即便是能够看穿这个计划,无论是明正德还是九幽都绝对会依照这个轨迹去走,绝无其他选择。


  面对可以看穿自己谋划,如今沉默的明正德,来自遥远彼端的天帝之音,传来了一丝欣赏。


  【明正德,罗睺和你,都是未来的天帝种子。】


  如此说着,太皓神帝的声音,带起了一丝渴望,这位最强大的仙神语气肃然地说道:【我真的不介意培养你们这些有潜力的仙神和凡人——但前提是我能够成为天地之上的存在,超越这一境界的存在。】


  【‘道一’之境。】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天地五德,人心五德,倘若以神光熔炼为一体,便是‘天地之善’,可创生万物,成就天人辟始之权柄,创造世界之伟力。


  也即是,所谓的‘道一’之境。


  昔日的太初辟始五德凤凰,以及众妙始源混沌真龙,便是这样的境界,故而祂们战斗的余波,仅存的残骸,都可以创造世界,化身亿万众生。


  而这一境界,追求这一境界,便是神魔纪百万年来,三代天帝,三代魔主,所有仙神天魔的悲愿!


  无论付出任何代价,都要重现那至高的光辉,然后再造一个全新的世界,没有长生之劫和所有怪异的完美世界——这就是祂们的正确,祂们的完美!

  如今,相比起前两任前辈,太皓神帝却是最接近这一目标的存在。


  百万年的汇聚,天地清光已然要收集完成,天地五德也快要完全修持结束。


  而唯一剩下的人心五德,也即将在天魔的帮助下完成。


  那些九幽的蝼蚁,自以为可以侵蚀地脉,掌控地脉之力——可这也不过是自己刻意给祂们的机会罢了,在祂们成功侵蚀地脉之前,仙神便可通过降世援助凡世,重新获得‘人心’。


  【若我成就道一,便可吸收整个天元界,重塑新天地——明正德,如若你始终无法放下那些凡人的话,我可以给你一些名额,让你带一些人族前去新世界繁衍。】


  【那个新世界不再有长生之劫,长生物质也圆满无比,我将会给予众生登仙成神之机缘。】


  如此期待着这样的未来,太皓神帝的意志前所未有地雀跃,故而慷慨地允诺。


  这并不是谎言——倘若祂成就道一之境,那让众生成神又能如何呢?归根结底,还是在祂的掌控之下罢了。


  这对美好未来的幻想,持续了许久。


  直到沉默了许久,但却仍然坚定的明正德之声,从大地之上传来。


  “神帝陛下。”


  圣皇深深吸了一口气,早就知晓天地的目的,早就知晓这些仙神的真面目的他沉声道:“您有没有想过这样一个问题?”


  【嗯?】


  被打断了对未来的畅想,太皓神帝略微有些不愉。


  但随后,祂便听见,男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明正德没有说‘假如神魔不收集天地清光,也就没有长生之劫,这个世界根本没那么多劫难’这种很无聊,很懦弱的话。


  此刻,他语气肃然,且带着一丝坚信的意味说道:“那就是还有第五种未来。”


  “我们彻底击败了九幽魔军,荡平了魔土。”


  “将那万千天魔彻底挡在天关之外——无需借助你们仙神的力量,就凭借我们人族自己的力量!”


  【……哦?】


  听到这里,太皓的语气带上了一丝耐人寻味的意味:【你居然会有如此疯狂的想法?】


  【是狂妄自大吗?还是说……你就那么相信‘烛昼’的力量?】


  提起烛昼,神帝的语气也不禁带起一丝了然,祂回忆起对方那几近于凤凰的神通和强横无比的神鸟之躯,颇为理解地说道:【的确,烛昼是最强大的神鸟之一,恐怕是最接近凤凰的存在。】


  【也难怪你会相信祂的力量,那的确是这个世间的‘异数’。】


  “不,我不是信任他。”


  但是,明正德的回答,却令天帝微微一愣。


  男人深吸一口气,按捺住激烈的情绪,他平静地说道:“我只是阐述自己的目标。”


  一个重生了三万世,仍然没有达成的目标。


  一个孤独尝试了三万次,没有一次成功的严苛挑战。


  “哪怕是没有烛昼,我也一样会这么去尝试。”


  明正德如此说道,宛如立下誓言。


  【狂妄。】


  对此,原本还带着一丝温和的天帝语气,便逐渐冰冷了起来:【幻想的也太过了。】


  【以凡世之力,妄图对抗九幽?虽然不过是最近这么几年前才崛起的叛逆,但归根结底,那也是与我等齐名的神魔。】


  “那可未必。”


  而明正德针锋相对,他毫无犹豫地抬起头,直视高天,反驳道:“无论是仙神,还是天魔,你们只是将终生视作五德神光,亦或是侵蚀地脉的工具和素材,仿佛是可以随意揉搓的泥团。”


  “但倘若说人心真的就是如此脆弱之物,那大自在天魔主又是为何而生?而众生之心又凭什么可以凝聚人心五德,和天地中五行轮转的万物根基之力相提并论?”


  圣皇双眼中,闪动着一丝金色的光芒,


  他的心中,浮现出种种‘修法’。


  那些,可以普及,可以传给大众,令众生可以借此加速修行,提升整个世界力量的修法!

  回忆起这些修法的雏形,坐在王座之上的男人,不禁咬紧牙关。


  ——是了,过去的我,就像是烛昼说的那样,伟大又可悲。


  ——只知道一味地自己去拯救这个世界,一味地自己去重生,将所有的过错都背负在自己的身上。


  闭上双目,生生世世,千万次重生的经历就在眼前如同走马灯一般闪过……每一次都竭尽全力,每一次都身死告终。


  可是,我却忘记了,一个人的重生,不仅仅可以改变世界的历史走向,还可以改变众生的未来走向!

  改变世界既定的历史,有多么困难?

  那是即便是重生者,也需要漫长时间的实验,才能找到一条正确之路的试炼险境。


  但是,改变一个人的命运,却要简单的多了……只需要让他可以获得更长,让他的实力变强,便可以轻而易举地改变一个人的未来。


  倘若是,一群人的寿命变强,一群人的实力加强……那么,世界的未来,也会自然而然地随之而改变!

  一个人改变世界,和一群人改变世界,难度不可同日而语!


  ——多么简单的道理啊,为何我之前从未想过,只有在得到了烛昼的帮助之后,才能明白?


  此时此刻,明正德低下头,他不再去仰视高天上的星辰,而是环视整个天元世界。


  他能看见,在中大洲的每一片天空,有无数火星正在天际中闪耀,无数纷纷扰扰的萤火正在从各地升起,最终汇聚于一团团火云,朝着遥远地北境飞驰而去。


  援军,正在汇聚。


  他能看见,在整个天元世界的各个角落,有青色的气息正在扩散蔓延,阴阳轮转的气息搅动着天地灵气,释放着灵性灵机,神木的力量被引入了这个世界,令它大放光彩。


  希望,正在成长。


  “这就是未来。”


  注视着这一切。


  明正德握紧了拳头。


  他再一次抬起头,与苍穹之上的神帝对视。


  男人笃定无比地说道:“我们会赢的。”


  【……呵,不过是夹缝中,蝼蚁的挣扎罢了。】


  沉默了片刻,遥远苍穹之上,星空的正中央,天帝的声音低沉道:【你觉得的,就这样便可以赢吗?】


  【既然如此,那这样又如何?】


  话毕,太皓的意志便消散不见,不再与明正德交流。


  ——天元界之外·宇外虚空——


  诸星天道的群星宛如棋盘,密布于世界之外,规整无比的群星整齐地排列,令众仙神各司其职,各安其命。


  天道法阵的力量遍及寰宇,笼罩了整个天元界,阻隔虚空中妖邪靠近的同时,也汲取着整个世界中的灵性以及天地清光,也就是所谓的‘长生物质’,融汇入诸星之中。


  这是足以镇压一切的伟力。


  但是,却能看见,在天元界世界外壳之上,却有一片暗淡无比,宛如肿瘤一般的囊肿异空间,正有着生命一般不断地异化,变大。


  这寄生于世界之上的囊肿中,仿佛正在孕育着什么。


  九幽魔土·众生欲海,就是这样根基于世界之上的肿瘤。


  而就在这九幽和仙天之间,有众多天魔和仙神遥遥隔着浩荡的天河相持,双方互不警戒,互相监控,在此处保持着一种微妙的平衡。


  此刻,天魔固然想要派遣更多的力量前往天元界内部,为侵染魔土做准备,但倘若天魔派遣的力量过多,那么祂们用来阻挡仙神的力量也就越少,更容易被对方一锅端了老巢。


  但是,就在此时。


  代天帝指挥众多仙神,与众多天魔对峙的罗睺星君,得到了一个全新的命令。


  【……是,陛下!】


  虽然困惑于这个命令,但是天帝的命令是绝对的。


  所以,罗喉星君只是露出了一个若有所思的笑意后,便转过头,对众多仙神下令:【略微后退!放松压制!】


  【为何?】


  【天帝陛下为何要下这种命令?】


  一时间,众多仙神心中也都颇为困惑,甚至还有几位仙神有些不安和悲悯地叹息一声:【天魔临世……可是会造就无边杀孽的啊。】


  但既然发话的天帝的代言人罗睺,祂们也就顺从地服从这个命令。


  ——毕竟,归根结底,也无非就是凡人罢了。


  【这些仙神,究竟是何意?】


  【管祂,反正给予我等机会,不能不尝试!】


  于是,虽然不知道为何,但的确感觉情况一松,看见众多仙神向后撤退,不再给予压力的天魔,便毫无犹豫地选择再次派遣众多天魔,降临天元凡世。


  霎时间,更多更多的天魔,降临凡尘。


  此时此刻。


  ——北境,太白关外——


  所有关内的新朝军士,此刻都在用无比惊愕,震撼,甚至是……带着一丝恐惧的目光,注视着远方神鸟的行动。


  或者说,进食。


  “味道……还可以,有些酥脆。”


  咔嚓,咔嚓——这是坚固的灵力护盾被神鸟的直喙啄碎的声音,它在大气中传播,如同雷鸣一般响彻高天。


  如今的战场内外,已经再无九幽魔军和昆妖的踪影,在太白关要塞的无数阵法打击之下,即便是堪称无穷无尽的昆妖也被彻底消灭,不再出现,进行无谓地牺牲。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那只庞然,庄严,宛如神魔,甚至超越了神魔的神鸟。


  此刻,正是深夜,群星的光芒略微有些暗淡,在北境常态零下八十度的低温中,原本因为战斗而融化成熔岩的大地已经再一次地被冰封,漫天雪尘在已经平静的战场上卷动,为满目疮痍的天地覆盖上一层白纱。


  站立在城墙的边缘处,手中紧握九劫神剑的剑柄,燕长峰吞咽着口水,凝视着远方的通体闪耀青金色光芒的烛昼。


  以及,那些仍在挣扎,但却再无反抗之力的‘天魔’。


  衰败天魔的虫躯,如今只剩下破破烂烂的主体躯壳,和被燃尽的双翼残骸。


  庞然无比的战争天魔躯体,已经在之前的战斗中被烛昼以刀翼斩裂。


  而就在刚才,神鸟无情地啄碎了这一天魔的头颅,汲取了其中的精华。


  ——当然,在此之前,烛昼喷吐了一团黑白二色的业火冷焰,细致地将天魔全身上下都烧灼了一遍——于此之后,他才下口。


  非常讲究。


  “不错,味道和口感有点像是猪血豆腐,可惜不够辣,应该搭配火锅吃。”


  发出了无人能懂的评价,施展噬恶魔主,亦或是说,‘他化自在之法’的苏昼,毫无顾忌地汲取眼前三位天魔的本质,乃至于天魔之魂,化作自己的力量。


  而汲取的方法,亦或是说仪式,便是‘进食’。


  “这个的味道倒是很熟悉,是高浓度的柠檬水。”


  最后,是幽暗天魔——苏昼惯例吐出了一团罪业之火,烧灼过后才开始吞噬恶魂,转换力量。


  神鸟俯身,撕扯着血肉和灵气躯壳,令大地动摇。


  能看见,有血色,灰色,黑色三色的天魔杂念萦绕在神鸟青金色的躯体周身,就像是一圈圈黯淡的光环。但是这些光环却正在急速地被烛昼的力量灼烧,消灭,最终化作纯粹地灵机,消散于天地之间。


  此刻,能感应到,苏昼的力量,正在逐渐地提升,升华。


  在完成神鸟形态2.0版本之后,苏昼在地仙境界的力量上限又提升了不少,令他可以在成就天仙之前,更加坚固自己的基础。


  吞噬完三头地仙巅峰进阶的天魔之魂,虽然并非是祂们的本体魂魄,但这极高质量的降世之身却也足够。


  所以,在结束进食之后,神鸟便仰天长鸣。


  守候在太白关核心大阵中的王海天,此刻看见了苏昼的双眼。


  那一双他曾经看见过的,昔日曾平等地对待所有北岭城民众,乃至于北岭矿区矿工,温和的简直不像是真人,不像是神鸟的平静双目,此刻正寄宿着凶暴且森然的火焰。


  简直就像是两个极端,就像是日与月一般毫不相同。烛昼的双瞳中,燃烧着黑白二色的业火,它轮转着消磨一切天魔的杂念,令所有源自于人心,源自于恐惧和贪婪的欲望烧灼成灰,最终化作朦胧的灵性光团,重返天地。


  但是对此,王海天却并不意外。


  因为……人本来就是有许多张面孔的。


  有些人对善人慈悲,对恶人刚硬。


  有些人对恶人卑笑,对善人不屑。


  有些人平日不加颜色,熟悉后便会温和如水。


  有些人……


  而烛昼也是如此。


  对众生温和以待,怀有希望与期望。


  对邪恶冷若冰霜,宛如秋风扫落叶。


  “这才是……烛昼。”


  王海天凝视着这一双眼睛,他由衷地感慨道:“噬恶革易之神鸟!”


  一时间,因为三位天魔体内的灵性被苏昼解放。


  太白关外的一小片区域中,灵性的浓度甚至抵达了接近地球灵性一半的水准。


  天地之力的活性化,呈现了急速上升的趋势。


  甚至,就连地脉汲取寿元的速度,都变得缓慢了许多。


  ——杀死神魔,果然可以让世界变得更好啊。


  “这些仙神天魔,本质上都是一个个寄宿在天地之间的毒瘤。”


  苏昼感应着体内愈发强盛,勃发的生机和力量,他不禁微微摇头:“汲取了灵性和长生物质,也就是天地清光后便离开天元界,然后再以天道法阵收纳,令原本应该无比兴盛的世界变成如今这般模样。”


  “不应该是这样的,仙神和世界之间的关系,仙神和凡人之间的关系,不应该是这样才对。”


  如此想到,青年本想要说些什么。


  但是,就在此时。


  天元界东侧,原东大洲之上。


  黑暗的天幕之中,星光骤然黯淡。


  一团团神异无比,或是璀璨,或是黯淡,或是漆黑,或是深蓝的魂魄神光,就这样在天穹的尽头处凝聚。


  然后,就像是一条浩浩荡荡的荧光长河,二十多颗自天而降的庞然光点化作一体,紧接着,如瀑布一般坠下,垂落。


  “那,那是?!”


  即便是苏昼,在看见那些魂魄神光的瞬间,也不由得瞳孔微缩。


  和并不理解那些魂光究竟代表着什么,也从未见过神魔降世的诸多天关守卫不同,苏昼此刻面色肃然:“怎么会……突然降临这么多天魔?!”


  二十三颗魂魄神光,自东朝西,纷纷而落。


  或是附体,或是寄宿,或是凭依,或是占据。


  霎时间,东侧卫国国土之地,九幽魔军阵地之中,二十三团骤然壮大而起的气势在天际幻化,构成一尊尊庞然的神魔虚影。


  【就是他挡住了达罗驮祂们?】


  【的确很强,很强……但也仅仅就是真人罢了。】


  【唔,这个味道……】


  与此同时,二十三双或是揶揄,或是蔑视,或是谨慎,或是平淡的目光,纷纷从天地间的各个角落投注而言,凝聚在战场中央的神鸟身上!

  “这,这是神魔降念?!怎么这么多?!”


  “援军呢?援军什么时候才能到?!”


  “援军还要有一段时间才能来,而且……就算来了,也未必有什么用啊!”


  见到这一幕,即便是身经百战的太白关守卫们也不由得沸腾了,所有人都震惊地眺望远方那一尊尊骤然出现的神魔虚影,不禁沉默。


  天地间一片死寂,阴影正在蔓延。


  但是,率先打破这寂静的,却并非是天魔。


  “铿锵!”


  既是凤鸣,也是刀鸣。


  庞然的神鸟展开双翼,一瞬便破开流云,来到高空之上。


  一柄闪耀着赤金色的光芒的神刀从个人空间中飞出,它悬挂在苏昼本体的头顶,然后缓缓落下,没入他胸口的核心。


  刹那,与道兵相融。


  云层化作漩涡,大气因灵力扭曲,如同太阳一般绽放光辉的神鸟飞翔在高空,胸口的结晶释放神光,驱散阴影与恐惧,沉默与死寂。


  一时间,看见这耀眼的身姿,太白关内,无论是惊慌的守卫们,还是心生凝重的诸位真人,都仿佛有了主心骨,他们不再慌乱,而是充满了斗志、


  ——所谓的强者,便应当是旗帜,是星辰。


  ——引导前路,指引方向!


  烛昼展开双翼,五根翎羽飞驰而出,而后在半空中凝聚灵气——狂暴的灵气旋风在半空中卷起,实质化的灵气之躯以它们为核心开始凝聚,令雷霆闪烁,狂风息吹,青紫色的魔火与黑白色的业火熊熊燃烧。


  并非仅仅是简单的灵气之躯,而是五灵化身,它是传承的凝聚,是力量的菁华。


  转瞬之间,分化出五大化身,苏昼目光毫无畏惧,甚至带着一丝期待,看向远方那黑暗的魔军阵地,凝视着那些沉默不语的天魔化身。


  然后,他张开口,低声笑道。


  “这么多,才够。”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