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松鼠小灰

  他缓缓地下了床,穿上鞋子,将松鼠放在自己的枕头上,一步一步向房间走了过去。门虚掩着,从门缝中,若有若无地有风吹进,凉丝丝的。


  专毅浑然不知自己的身体发生了什么变化,只是裹了裹自己的衣服,让自己暖和些。也没有在意这些小细节,此时的专毅只是感觉到肚子“咕咕”地叫着。于是推开门,向着厨房的方向走去。


  偷偷摸摸地在厨房吃罢后,正准备离开,发现尾随自己身后的松鼠,此刻也来到了厨房。低着小脑袋,一只小鼻子在厨房里嗅着,顺着气味一路向前,动作灵敏,让转移看着胆战心惊,怀疑自己将他带回桃渊是对是错。


  松鼠摇摇晃晃快速移动,它没有意识到角落里有一双贼亮贼亮的眼睛已经发现它存在,依旧肆无忌惮的随着香味爬着,当发现气味的来源后,松鼠终于昂起自己的小脑袋,四目相接。


  松鼠也不傻,麻利地转身,收尾迈步,做好了一切逃跑的准备,两只后腿使劲的一弹,离地而起。没有预料的离开,因为专毅将它抓住了。


  松鼠耷拉着两只耳朵,可怜巴巴地看着专毅,从大尾巴后摸出一色彩绚丽的古珀,专毅好奇,自己的古珀也被这小东西带回来了。


  专毅仔细看着手中的珀,令他吃了一惊的是:珀中含着一株草,同时还透露着丝丝的阴气。专毅也不傻,知道珀中的是当初潭中的那株小草。


  同时对于小东西的举动,专毅蛮感动的。当初这只小畜生嗅着自己胸口古珀那恋恋不舍的模样,让专毅以为这只小松鼠是看上自己胸口古珀,但现在知道当初的想法错了。这真是一只拾金不昧的好兽,一高兴,这只小松鼠就入住了专毅的房间,成了长期住客。和松鼠之间的感情也是亲密,专毅还给它取了个名字——小灰。


  没时间仔细端详古珀的异样,从厨房拿了几枚栗子,抱着小兽就离开了厨房。松鼠感激的看着自己的主人,然后低下头,两只前爪捧着栗子狼狈得吭起来。


  肚子填饱里,专毅自然要去拜见自己几位师傅。首先,专毅要去的自然是天渊子哪里,因为天渊子的住处也在桃源之上,相隔最近,专毅也没必要舍近求远。要不是昨晚天色已晚,专毅还是要去给这未七师伯请安。


  心里想着,不过片刻就来到平日悟道的崖边,刚要说话,一阵恶心的感觉涌上心头,一头栽倒在地上。


  天渊眼疾手快,口中轻喝:“锢”


  专毅下倒的身体被禁锢在空中,天渊迅速将其抱起,枯瘦苍老的身体抱起专毅不费吹灰之力。


  熟练的把脉,观色后,天渊的神色变换不定,眉头紧蹙。不过好在让得他松一口气的是,专毅虽然一直在昏迷,可那气色却是在逐渐的恢复,想来他体内的伤势,正在逐渐的被修复着,只不过这种修复的速度,相当的缓慢而已……

  而这种缓慢,足足持续了将近半个月,专毅方才终于从那种重伤的昏迷状态中一点点的苏醒过来。


  在专毅昏迷的这段时间,先后有四位老者来到他的房间,不过都摇着头离开的。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